上學路途中,少不免瞥見小情侶一雙雙的卿卿我我,不是牽著雙手就是互拍背脊或是撓撓手臂。一名短髮女學生從老公寓郁紅別墅離開,走到梯間....

「阿德......明天要妳上場了,我們咖啡店很缺人手」這句用廣府語說的話頃刻截住了那個女學生,她徑自的抬頭瞥見有個打扮嬌媚妖艷,身穿桃紅綢緞連身裙,儼然一副不是妓女就是舞女相的年輕女子,而她只是冷冷的一句:「哦」字答覆女子。女學生為女子的表妹,崇德,乍看年齡僅有十五六歲而已,輾轉來到檳城,人地生疏,所幸並非舉目無親,有家投靠,……

    她踱步踏出小門,跨上腳踏車朝著大街衝,雖然待了這已有兩年半載,但初來到此地唸書人生路不熟是難以言喻的,對她而言只要記得方向路線就好了,她環顧四周,滿街情侶卿卿我我,讓她內心儼然釀着米醋頃刻卻釀成了指天椒汁,直至踏入校門這個難堪現象才漸漸消失,只因此地為文德女中。

  

 她踏進教室,環顧四周,同學們都是跟平常一樣聚在一起不是談著陳百強,張國榮就是互抄功課,而她卻回到座位伏在桌子上玩弄橡皮擦。




直到有個名叫利蘭的女生走向她座位前,問道:「喂!阿! 妳究竟喜歡誰呀?」 「偶像……我想是Danny吧!他廷帥氣的!」她帶著一副茫然不知的面容回答道。 「其實,我對他們沒啥興趣……」 「既然這樣說,我也不瞞妳了! 其實整天想著會考的事,根本就沒有空去理會甚麼偶像。」 「那就最好了!」 利蘭今年20歲,已經重讀多年,現在跟崇德同班,也是她唯一姊妹…… 每次小休時間,兩人都會坐在一起,一個教歷史,一個教數學,午膳時還會一起去福利社買東西吃,毫無疑問她們甚篤的感情。


所謂的開心時光就這樣過去……霎那間,距離放學時間就只有一個數學課,可她卻熬不住大半天的疲倦,在窗外的陽光照射下,朦朧地閉上雙眼,睡著了。  授課的李老師,只是面面相覷,倒抽一口氣,視線又轉向黑版上的數題…


在女生后座利蘭也只專心地抄筆記,似乎沒注意到她…… 放學鐘聲響起,其他同學紛紛收拾書包離開,而利蘭待在仍然睡著的女生旁邊,把剛剛抄好的筆記塞在女生的書包裡,離開座位。




利蘭又在中四課室樓層來回踱步良久直到逢魔之時…… 女生又在明媚的斜陽下醒過來,矇矓的環顧課室周圍,除了她以外,其他人都離開了學校,然而在她感到張惶失措時,利蘭回到教室…… 「阿德,看妳醒來就好了!」利蘭鬆了一口氣說道。


女生倉促地將書包放在桌子上,赫然發現自己的數學筆記放在眾多書本前面,讓她瞬間愣住,而她翻開筆記又發現,小睡前所抄的公式跟數題只有半頁多,不過現在卻多了好幾頁,這下子,她澈底給懵了…… 「這些全是在妳小睡時我幫妳抄的!」利蘭站在女生身後笑道。

「那麼感謝......」崇德嫣然一笑

「明天星期六,就好好休息休息一下」利蘭輕輕一句




 時間確是一刹那的過,連一個跑手也没法追得上,莫説鄧崇德這種「小馬鈴薯」


此時此刻街道變得夜闌人靜,鴉雀無聲,只僅僅三輛車兒的鳴笛聲,她再次回到「别墅」那個簡陋狹小的公寓,她拿著茶壺,沏了杯熱茶,盛在心愛的貓公仔馬克杯中,坐在書桌前,打開收音機正播放著陳百強所歌曲《漣漪》,緊守著窗户儼然是思索著……


        「如果我是翁静晶,多好呀…..」她輕嘆道

  

良久,她再次翻開數學課堂時的那本筆記,眼前那密密麻的公式不是難以牢記就是令人豆暈目眩,雖為利蘭的―番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