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乍暖還寒的晚上,街道靜迢迢,但東方酒店卻燈火通明,裡面用大理石鋪墊的地板,酸枝木鑲嵌窗框,可說華麗,宴會廳人流可說是駱驛不絕,崇德寶瑞二人分別穿着帶有破綻的白洋裝,衣領綁著一個脱了色的紅蝴蝶結,一條桃紅綢緞連身裙,領旁還有朵玫瑰心胸針。


 「早就勸你別挑這套,醜死了」寶瑞嗆道

「算了,只有那套......」

「我有很多嘛!」




踏入宴會廳,一位身穿米黃色外套的男生迎面而來


「嘻!崇德!很久睽違已久了!」


「華封!沒想到你會在這!」崇德愕然道


「哦!生意應酬而已,我們公司幫妳的學校做了不少嘢!」華封嘴角掛著隱隱的微笑



「嘿!是你?原來你們是認識的!」寶瑞怔了怔

「嘿!貓女!」

寶瑞逕自的繞著華封彆扭,爽口道:「咱們吃點東西吧!待會去看個午夜場!我請!」

「好!彌補上一次......」華封腼腆一笑

孰料, 二人依偎着,臉頰緊貼着對方,對一個鍾情華封已久的崇德,確是難堪,只好小酌一杯麻醉自己,可此時此刻袁美誠與利蘭拿著杯威士忌緊緊倚在大理石柱,臉上掛着腻歪的媚笑,一種輕蔑眼神



「利蘭呀!妳好姊妹真眼利!居然會挑這個男人......」

在眾之夭夭下,崇德感到被侮蔑,她一聲不吭拂袖而去,可威士忌卻太濃了,小酌一口都會觥籌交錯,在璇宮大廳裡感到有點飄然,當她走到梯間邊,一不留神就撞向一位男子, 抬頭望他頭髮瀏了點海,遮蓋了眉頭,耳邊,眉毛粗了更顯得眼神深邃,衣著筆挺,温文儒雅,乍看來不善言辭。

 「你沒事嗎?」他用福建話冷冷問道

  二人四目相交,男子似乎對崇德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沒有」崇德臉頰泛紅,卻想趁機逃竄:「我想回家。」

男子撿起崇德錢包並扯着她的衣領道:「妳家住在那?我送你回去。」

 走出酒店門口,就是夜闌人靜的街道,即使五光十色,但兀自在燈火闌珊處,屋簷下紅燈籠陸陸續續點著,顯得暮色沉沉,這種格調,只在今晚儼然是為他們二人而點。孰料,男子倉促的叫了輛計程車,曇花一現的美景不能常看,二人搭上計程車,二話不說,沉默寡言,崇德只凝視著風景,街道每一處角落,直到下車之時,男子突然開口道:「明天中午桂花園見!」




 崇德怔了怔,面對一個初見面的男人,還是萍水相逢.......怯怯開口道:「好......考慮一下......」

  「原來你叫張華封啊!封哥!」張寶瑞兀自調侃

「嘻!貓女真的貓女!那麼調皮!」華封撫摸著她那軟綿綿的乳房

寶瑞悻悻然甩開他的雙手,歇斯底裡的給他耳光,華封摔倒在地上

「小心一點,貓會黏人,亦會殺人!」

華封望著她拂袖而去,恨意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