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崇德早已對顯承意味闌珊,可能心繫著萬石這個翩翩公子,垂下眼簾時更令她悸動不已,可知道現在住址的只有顯承跟寶瑞二人,萬石毫不知情.....


話說回來,她掩上大門,打開電視,赫見天安門城鮮血淋漓,橫屍滿佈,都有成千上萬,昨晚還是廷好的,想必解放軍與學生們對峙的「傑作」她澈底被愣住了。


這是為人民服務嗎?


六月五日以後,中國那邊噤若寒蟬,一片死寂,但紙總是包不住火焰,外國記者已經對此耳濡目染,中國政府是否一葉障目?不是



崇德又拿起胭脂膏,塗在嘴唇上,此時此刻,貓咪在她腳邊磨蹭,爬到她大臂上,篋意的呼呼大睡

「清暑......真的乖巧可愛!」她輕輕撫摸貓咪道


良久,黃昏已到,崇德卧在床上,抽了幾口熏著檸檬和香草的長煙,孜倦的對著《東萊博議》過一會兒睡著了。

「貓呀!真乖巧的呢!」寶瑞露出腻歪的媚笑
酒吧裡的舞池中間總是播放着震耳的迪斯科音樂,形形色色的少女魚貫一樣酣歌妙舞,寶瑞可能就是其中一個。



驟然間,音樂停了,五顏六色的燈光又停了,夜幕中顯得漆黑沉靜,頃刻,又打開了舞台燈,瀰漫着一股神秘氣息,舞台燈映照着一個從紅天鵝絨帷幔出來戴着性感的貓耳貓尾的女子,眾目睽睽下搖拽着自己的身子,用中低音,哀婉的聲音唱著,令人魂牽夢繞,她走到T形舞台邊,觀眾們總是遞給她好幾束玫瑰,然後她輕吻他們的手背便留下唇印作回禮
「此女的也不錯看!」旁人悄然說道

這女子並非任何人,正是張寶瑞

到了深夜,顯得疲憊不堪的寶瑞套上襯衫,灰白色的長褲......

離開酒吧之際,驟然間她瞥見一個漆黑的男人身影,回眸一看,愕然問道:「你是何人?」
「你還記得三年前那個晚會吧!」


「你尾隨着崇德跑了那個?」
「嗯!」男人頷首
「那你想幹嘛?」
「崇德在哪?」
「去了吉隆坡!」
「哦!我想找她......一下,你可以幫一個忙吧!」
「明天早上去買下午機票,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一趟!」寶瑞嫣然一笑。
「謝謝你!明天見!」男人緊貼着寶瑞前額,輕吻了她一下
「那我怎樣稱呼你好?」
「叫我萬石!」他冷冷道
「那你叫我寶瑞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