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拉我去蕉賴幹嘛!」萬石低喃著
「聽聞這裡入夜之後有美女爭客,跳個迪斯科都好!」張寶瑞笑道
 入夜時分,二人走入迪斯科舞廳,此時此刻袁美誠已經輾轉來到此地經營都有第三個年頭了,她身姿婀娜,衣著只有低胸熱褲,牽著利蘭
「利同學,幫我好好招乎兩位恩客!」
利蘭走上前,摟着萬石:「讓我洩出自己心中的秘密,好吧!」
他愣了愣,悻悻然推開她:「我可不想聽!」
「看你怎樣對她!」美誠歇斯底里,給了他耳光
舞台上五光十色,崇德站在臺上,唱出悠揚的聲音
「我願似花嬌美,願明月皎潔常圓,看芳草青青,那堪嬌花快謝,明月不常圓。」
只可惜音響設備早已被美誠切斷了,所幸的萬石打開結他盒為崇德伴奏,唱完回到黯淡無光的化妝間,對萬石一事毫不知曉。


直到她望見鏡子上黏了張便利貼
「明晚7.00,東方酒店見!

                           萬石」
                        
崇德愣了愣, 心頭一顫

「萬石不是死了嗎?」
「男友約妳呀?不是死了嗎?!」一把低沉的男子聲傳入崇德耳中
「華封!你......」她回眸一看,華封拿著槍械,面目猙獰的把槍頭對著她


「我不知道!真的!」
「跟著我,在一起......甚麼花街大屋!去他媽的!」他托著崇德下顎道
「你......待我考慮一下吧!」崇德怯怯開口
華封放下槍枝嘴角露出隱隱微笑,
「好!就待妳消息!如果不跟的話,我就將妳非法移民一事公諸於世!」隨之踱步離開
崇德面如土色,但覺得張華封已經變了,惡相昭然若揭,他就是一個皮條客
此時此刻,望見顯承躲在冷巷裡,夜闌人靜只有老鼠數隻
「你在幹嘛!」崇德在顯承耳畔邊輕聲道
他愣了愣,悄聲道:「噓!與妳不相干!快走!」
「寶瑞,明天回檳城一趟......」她愣了愣跑到電話亭硬咽


「明天?何時?」
「7點東方酒店.......」

「崇德會來的!」寶瑞放下電話,脱下外衣,剩下一件薄薄的白蕾絲衣裳,和一條顯透內褲的裙子
「嗯!」萬石將她拉進懷裡「你是馬拉雞又好,甚麽都好......」
「隨便你說......」
二人互相強吻着對方,寶瑞悄然脱下內褲,握着萬石之手,輕撫她陰蒂
「喜歡嗎?所有秘密也被你洩了......」
「我就是喜歡這樣!」萬石不由自主道
「那你就不要離開這裡,好吧!」
「別瘋了.......」
「那做一夜情侣也好吧!」
萬石怔了怔,從襯衣裡掏出一把槍子,槍頭對着寶瑞的前額,道:「一夜情侶,可以!那你也別想離開這,明天以後要是你踏出檳城一步,我就宰了你!聽懂沒有!」
寶瑞感到愕然
「甚麽?」


「不是跟美誠一夥的嗎?」
「甚麼一夥,只是舊同學而已!」
「那張華封呢?三年前利蘭得了愛滋,你知道她已經時日無多嗎?!」
「利蘭得了愛滋,又與我何干?」寶瑞歇斯底里
「妳還是乖乖地回到檳城吧!」


崇德回到公寓,坐在書桌前,撫摸著貓咪打開梳妝盒子,略施粉黛在面腮上,蘸了點玫瑰香水在白綢緞連身裙,足足弄了一整夜

她買了下午機票,搭上了飛機,瞥見有對熟悉的男女在她座位後似乎卿卿我我
「寶瑞萬石,不會是情侶吧」她暗忖
「嘿!崇德,這麽巧呀!」
「你為甚麽會在這?」
「說來話長......」寶瑞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