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檳城,眺望著檳威大橋略有懷念味道,回到張寶瑞家,仍然如此原地不變,二人四目相交

「那個叫萬石的男生,廷好的呀!」
「甚麼事?」崇德愣了愣
「他廷愛護你的,請你好好珍惜他」
「過去的事情,算了吧!反正你已經投進他的懷裡!」
驟然間,寶瑞塞了張卡片在崇德手裡
「鄭五福?是誰?」
「我的名字呀!不想跟別人說我姓鄭的,乾脆改名字......」
鄭家在檳城僑生家族裏可是顯赫的,所以説寶瑞擁有房子亦是不可言喻。


可這只是名份而已,受盡多少蹂躪何知,那座富麗堂皇的府邸,始終都是兄弟的,與她又何干,她乾脆洗盡自己家産,一走了之,確是難免的

「我才不要妳的卡片呢!我只想問妳跟萬石有甚麼關係?」崇德垂下眼簾又抬起頭,面目猙獰的問道
「朋......友關係而已」
「看似千絲萬柳哦!在飛機上卿卿我我!你還以為我沒見到呀!」
「德......對不起......我們之間没甚麼關係......」
「收皮啦!馬拉雞!」崇德歇斯底里的閃了她一下耳光,隨後匆匆離去
東方酒店依然如此,燈飾令人觥籌交錯,穿著如婚紗的連身裙在璇宮大廳裡儼然是新娘,走入宴會廳,再次遇到顯承,他頷了頷首,道:「上次的別再提了!」
「好的!」崇德小酌一杯雞尾酒
「張小姐會來嗎?」


「我想她不會呢!」
驟然間,萬石牽着寶瑞的手蹭蹬進來
「看!又是那隻狐狸精!」崇德帶着輕蔑眼神盯着寶瑞嗆道
「甚麼?張小姐跟妳有甚麽過節?」
「沒甚麼.......」


此時此刻「砰!」一下槍聲射中了利蘭腹部,倒在血泊中的她仰望著二樓,張華封的槍頭正對著她,而且在他身邊還帶美誠。
 「那女有愛滋的!當心!」華封大聲嗆道
眾人逃之夭夭,留下崇德,寶瑞二人伴著利蘭,崇德仰起頭,望見華封拉著美誠的手從後樓梯離去,回眸小時候愛慕的他,黯然失色,再望著倒在血泊中的利蘭,她泫然流淚




「別哭,他朝我們會再見的!」利蘭握著崇德的手哽咽

「瑞!對十不起妳了,我死後有靈一定會保佑妳們的。」她又加了句

「別這樣說吧!彼此都是好友,我......相信,妳不會就這樣離去的!」寶瑞熱淚盈眶

「這......就好了......德妹妳一定要完成會考啊......莫辜負前途啊!」

「那要我怎麼做?」

「這......」利蘭吁了最後一口氣,閉上雙眸

此時此刻崇德亦昏倒在地上



驟然間,樓上又傳出「砰!」的槍聲,美誠從二樓高處墮下,寶瑞抬頭望,乍見萬石竪在上面,與寶瑞四目相交
「謝謝你,萬石,望望你身後」
張華封緊緊用搶頭指着萬石的頭顱,他擰一擰頭,逕自的把槍奪去,再推華封墮樓,倒在血泊中,萬石沾沾自喜笑了一笑,道:「這一切都完了,包括你至愛的張華封!」
「我不愛他,我從來沒愛過他!」
「現在只有我和你而已了!」
「不,還有崇德跟顯承!難道你想丟下他們吧!」
「除了崇德我根本不想理會誰!」
「那麼!你就去愛她吧!」
萬石垂下眼簾,擰頭道:「我對她捨意思也沒有!」
「那你就好至為之了!」寶瑞抱着奄奄一息的崇德離開,剩下萬石一人站在樓上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