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年,醫院病床倚在窗旁,切完腦瘤手術輾轉難眠的崇德凝望著窗外的桂花花瓣隨風飄落在地上

「讓妳久等了!在吉隆坡那邊順道帶了妳那只小花貓過來!」寶瑞笑了笑

「吉隆坡?牠現在在那?」崇德愕然問道

「我家呀!」寶瑞在她耳畔輕聲道

「我可想說,明天要出院了,想看看牠。」



寶瑞斟了杯白咖啡遞給她,道:「來我家吁一口氣都好的,至少不會納悶......」


「清暑!」牠朝着崇德方向迎面而來,爬到她的肩膀,愜意的睡著了
「牠呀,真是的!那麼愛睡,在我家裡也是這個樣子,還如此黏人呢!」寶瑞笑了笑
「噢!妳的筆記本我也帶過來了!在房間」她又加了一句
打開筆記本,每一條公式都是利蘭嘔心瀝血的筆跡,她泫然流了滴淚,當年的友情至今兀自歷歷在目
「 這些全是在妳小睡時我幫妳抄的!」這一句話在她腦海中繚繞著,
「利蘭,謝謝妳......」她哭道
「那你不再恨我我喇!」


「只是鬧了個彆扭而已,利蘭死時,我沒再想恨你呢!」她垂下眼簾嘆道
此時此刻,銀包裡跌出了一張照片,六年前那張與萬石合照
她撿起來,流了滴淚:「算了,還是與他失之交臂,反正所愛的也對我啥意思也沒有。」她收拾行李,將照片擠成一團,握在手裡,離開房間
「姐!我要離開這裡呢!」
「哦?離開?」寶瑞愣了愣
「嗯!」她再次垂下眼簾
「妳手上?」
「妳愛的男生,留給你」她把照片塞進寶瑞手裡
「是他?」寶瑞愕然問道
「嗯!」她頷首


她與清暑踱步離開,隨之掩上大門
下午,市場兀自熙來攘往,賣食物,賣家品的林林總總
「一個菜肉包,一個阿龜粿.....」
離開市場,途經小花園,她坐在鋪滿桂花瓣的長椅,仰望著桂花飄落,又垂下頭,熱淚盈眶,似乎思念着他。
此時此刻,有枝玫瑰花遞在她面前,她接過花兒,抬起頭望......
「萬石?」
「嗯!」萬石頷首
「妳跟我一樣,彼此都收養了只貓!不過我有好幾只!」他輕撫着清暑笑道
「其實我想說你回來幹嘛......」崇德哽咽
「散心」萬石冷冷地道
「我可曾經愛慕過你呀,可是......」
「可是甚麽?」
「你要好好關照寶瑞啊!」
「寶瑞甚麼?」萬石愕然問道
「她可愛你呢!」崇德嫣一笑


「就是這樣了!再見!」
她帶着清暑轉身離去,並哼着舊夢不須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