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
H也需要沖洗 因為H血比我還多我馬上跑走
到外面穿回下身他衣物順便偷看一下H洗澡
H很像電視劇被定格了紋身在他身上像是藝術 
沖洗後 他回到床上我躺了在H旁邊
H眼睛閉起來我很享受這種感覺 因為我可以慢慢觀看H
我以為只有男人會貪念肉體慾望後對其他領域的佔有這刻
我想應該全天下都一樣只要有了肉體的侵蝕後
就會像腐蝕食物的速度想把整顆融爛
很快 他夠鐘要離去了


我猜想他是工作到一半來的「這房間很不錯」𡁻 ~ 一聲他用菲林相機拍下了

這時我想即使我和他沒可能至少在他閒時
看到這張菲林應該會曾經想起有個20歲的少女迷戀他哈哈
我內心苦笑了

我知道這很嘔心月經來了也做愛可如果不做愛
我們可以見面嗎?我可以用肌膚之親交換他的靈魂嗎
其實我不了解他 許多事情都是我猜想推斷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