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婚紗,幸福的婚禮,女生說沒有憧憬過肯定是騙人的,雖然沈雪緊張得徹夜無眠。

但仍是精神奕奕的面對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何沬穿上淡藍色伴娘禮服,向來素顏的她為了今天花了三小時化妝,不敢相信眼前人曾是一個會打架的粗獷女孩。

話沒說完,她便因為不習慣穿高跟鞋而跌倒了。

「何小姐,你還好嗎?」沈雪已經快忍不住要大笑了。



「我自己會起來!不用你操心,休想笑我!」

何沬也忍不住笑了,無論他們長多大,從前那稚氣還在。

 今天,二零一三年在一葉中學畢業同學都出席了,來賓都在相認昔日的同學,仿佛今天是舊同學聚會。

「喂!你竟然是我們這一屆最早結婚的人啊!」

林守奕是曾追求過沈雪的男生,也是最不討老師喜愛的那種學生。



「妒忌?羨慕?趕緊交個女朋友吧!」

沈雪沒想到他會出席,有一瞬間被嚇到了,所以用不太友善的言語掩飾。

「看你這幸福的模樣,比交女朋友更重要吧。」

林守奕別過臉說這句話,沈雪想回應的時候,他已走遠了。

沈雪見大家都忙於聚舊,於是走回化妝間。



穿著長袖蕾絲純白婚紗的她,不是因為怕冷,也不是她不愛美。

而是為了遮掩右手手臀五厘米長的刀疤。

沈雪打開手機屏幕,苦笑地看著七年前沿用到現今的桌布—六人的合照,又忍不住流下溫熱的淚水。

照片中的程海是短頭髮,穿著潮流的服飾,牽著何沬的手。

何沬的短髮不像程海,她是較可愛的曲短髮。沒想到現在的何沬居然留了一把大長直髮。

張亮和倪鋒中間站著的是沈雪,倪鋒是裡面最帥的男生,也是校草。

當時的立智還沒做激光矯視,還架著厚重的眼鏡。

而張亮拍照時沒看鏡頭,目光停留在沈雪的身上。





二零零九年

「這三年時間,你們都會在同一個班級,所以要跟同學好好相處啊,別惹事就好了。」林老師一臉嫌麻煩地說。

沈雪的鄰座是倪鋒,那時候他們並不認識。

正確來說,他們五個人也互不相識。

「我叫沈雪,你是倪鋒吧?大家都說你是校草,可我覺得坐我後面的男生比你更帥啊!」

打開話題的是沈雪,開始這七年的緣份也是沈雪。



「那你怎麼不找後面的男生聊天?」倪鋒淡淡地回答,也對沈雪沒有興趣。

男生大概都愛比較被動,讓他們想要接近的女生吧,比如說程海。

「我叫張亮,能叫你小雪嗎?」沈雪沒想過會被他搭訕。

「可以啊!你旁邊的女生呢?叫程海?」

沈雪偷瞄了那女生的課本一眼。

「嗯,很高興認識你們。」

程海說話大方得體,眼睛大而且瞳孔很黑,就像深不見底的黑洞。

在之後的幾節課,他們都沒有專心,只顧著交換電話號碼和聊天。



「四位同學,第一天上課就那麼不專心了嗎?」林老師終於忍不住要罰他們站走廊。



除了天氣有點熱,站走廊也沒什麼不好,因為他們更能專心聊天了。

「我說,不如放學後去網吧玩啊!」張亮拍了一下手掌,把程海嚇了一跳。

「我還是第一次被罰站,很緊張,而且學校不是不允許去網吧嗎?」。

「不用擔心,有我們陪你,怕什麼!去就去吧!」沈雪的情緒也激動起來。

「嗯,一起去吧,肯定好玩。」這是倪鋒的第一個笑容。



被罰站後老師也沒特別的話要罵他們,只是強調不能再犯就了事。

放學後,他們跑著去了最接近學校的網吧。

網吧裡被濃濃的煙燻著,要不是能嗅出煙草味道,還以為是火災。

他們盡量選擇裡面的位置,怕被老師發現,到時候就不只是罰站,而是記過了。

其實沈雪很少接觸這種游戲,程海更是完全沒有玩過,所以她們都只是在旁邊默默看著張亮和倪鋒玩。

「快走!林老師來了!」沈雪大喊,張亮馬上關掉了電腦。

可是當倪鋒跑出去時,被老闆喊住了,「還沒付錢呢你們!」。

倪鋒只好趕緊付錢,但是卻趕不上逃跑,快林老師抓住了。

他們見倪鋒太久沒回來不對勁,所以又回到網吧看看。

老闆說他們不夠義氣,留下倪鋒被老師帶走了。

翌日是沈雪先開口道歉的,接著張亮和程海都紛紛道歉。

可是倪鋒仍然沒釋出善意。沈雪想盡辦法逗他開心,又是送牛奶,又是送糖果,但都沒有用,現在的他比昨天更冷淡了。

中午的突撃數學測驗,讓同學們都感到不滿,今天大家都忙於作文,放學前要交,現在整個腦子都是自己的文章吧。

唯獨沈雪昨晚有溫習數學,這些題目對她來說簡單不過。

旁邊的倪鋒看上去就很苦惱,沈雪則偷偷把試卷放近他的桌子。

由於桌子是拼在一起的,所以倪鋒要看的話,那距離就等於看自己的試卷,一定能看到。

可是倪鋒異常地被動,沈雪好幾次用手肘撞他都沒反應。

直到沈雪搶走他的筆才願意看過去。

「你幹嘛?現在測驗啊。」倪鋒只敢用氣聲說話。

「你不是不會做嗎?借給你抄!原諒我!」

沈雪也學他用氣聲說話,話語中也帶著可愛的語氣。

倪鋒忍不住為她的可愛而笑了,抄了幾題大題,也原諒了真誠的她。

「下不為例。」

收試卷的時候倪鋒笑著敲了她的頭一下,旁人看起來他們就是很曖昧的一對。

「放學後一起去玩吧,倪鋒!」張亮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就像是相識多年的兄弟。

「又想我幫你們結帳啊?算是霸凌嗎?」倪鋒說的時候是臉帶笑容的,看來他已經接受了這群人的熱情。

「那到底去哪玩?」。

「我提議去踏單車,你們有誰不會?」

程海生怕有人反對,所以說出來的話完全沒說服力,但是卻讓人想要遷就她。

「好啊,去吧!可是我不會呢!」沈雪興奮地說出自己的弱項,這份勇氣是她獨有的。

「我教你,我可是單車小王子呢!」張亮的自信也是過人的。

「好,那我以後就能當單車小公主了!」沈雪和張亮都樂在其中。

單車徑上幾乎沒有一個途人,他們無論笑得多大聲,都沒有人理會。

「我怕受傷,你別讓我跌倒啊!」沈雪重覆了這句話好幾次,聽到張亮都煩了,「真不會跌啦,相信我。」。

起初還挺順利的,沒想到沈雪一不留神,便從斜坡直衝而下,把程海都嚇哭了,沈雪自己也認為快要死了,在心裡許了個爸媽要身體健康的願望。

就在她從自行車掉下來之時,出現了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把她抱起來。

「別顧著哭,放手啊!不要理會自行車了,快放手!」

眼看沈雪還捉緊自行車,倪鋒便大聲叫喊。

「我沒死?倪鋒,我是不是還活著?」仍躺在倪鋒懷裡的沈雪激動地問。

「你死了,我也死了,大家都一起死了。」倪鋒逗笑了她。

終於,沈雪學會了踏單車,比誰都更熟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