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兩位新同學加入我們班,大家歡迎他們吧。」林老師站在兩位新同學的前面,可是高度不足以擋住他們的臉。

「我是,何沬,從隔壁一所名校轉來的,因為成績差,被逼退學了。」

「我是立智,從澳洲回來的,多多指教。」

他倆被安排坐在沈雪和倪鋒的前座,一切就像早已註定,他們的青春裡,一定有彼此。

沈雪主動和前座的立智自我介紹,接著也和何沬聊聊天。



不知道為何,她對這兩個人很感興趣,跟倪鋒他們一樣,也許是她能感覺到,他們會是陪伴一輩子的好朋友。

午飯時間,六個人坐在一張桌子剛剛好,不會像以前一樣有陌生人坐過來。

看到自己喜歡的菜會毫不猶豫地搶走,大家都不會生氣,而是樂在其中,每天都能過著美好的時光。

何沬的性格與沈雪較為相似,她們都是直腸直肚的人,也是個有義氣,勇氣的女孩。





程海花了一整晚寫情信給陸東源,他是和程海同班四年的同學。

因為剛入學時程海和陸東源一起遲到,他卻引開老師的注意,讓程海逃過一劫。

自此之後,程海便對陸東源朝思慕想,一向膽小如鼠的她,終於在今天鼓起勇氣向他表白。

「陸…陸東源,可以出來走廊嗎?」程海的臉比紅蘋果更紅。

「哦,好。」陸東源的身高比程海高出二十厘米,所以說話時都低著頭。



「這個請你收下!」走廊上空無一人,即使是程海那種柔弱的聲線,都能變得擲地有聲。

「是信?我能現在看嗎?」陸東源很驚訝,沒想到這女孩子會給他寫信。

「可以。」其實程海沒想過陸東源會即場看,雖然有點尷尬,不過也無法制止。

信中,程海詳細地寫著剛入學那天所發生的事,不求陸東源能給她作出回應,只希望能夠喚起他的回憶,和明白她的心意。

「那件事過了好久呢,謝謝你記得!其實那天發生的事我也有印象,不過你走得太匆匆,我不知道原來是你。」陸東源笑著,一點尷尬的氣氛都沒有,仿佛沒有看到信末那句「我喜歡你」。他也沒作回應,簡單閒聊了幾句,交換家用電話號碼便上課了。

但是程海就特別在意陸東源的想法,終於忍不住告訴了沈雪。

起初沈雪認為陸東源長得那麼帥,一定接受過不少女生的表白,所以才不那麼重視程海的情信。

可是經過何沬的裝不懂調查後,發現陸東源其實不受女生歡迎,原因是看起來太冷酷,讓人難以接近。



所謂裝不懂調查就是,利用何沬是剛轉校來的新生身份,四處查問陸東源的事情,裝作想認識這個人。

不過何沬比一般人更勇敢,直接問陸東源本人,所以得到的消息更準確。

「你該做的事都做了,不要再想了,接下來跟我們玩吧,心情會更好的!」

沈雪拿起書包,往學校天台跑。

何沬和程海都立刻跟上了,倪鋒和張亮看到她們走了,也拉上立智追上去。

「哇!」

站在天台的沈雪對著操場上正在上體育課的同班同學大喊。



「喂,你們不夠義氣啊,翹課也不帶上我們!」

張亮說完也跟著沈雪一起大喊。

立智隨身帶了一瓶玻璃瓶裝可樂,大家坐在地板上輪流離口喝著,最後的空瓶用來玩真心話大冒險。

玻璃瓶停止轉動,瓶口向著倪鋒,他選擇了真心話。轉動的人是沈雪,所以可以問他一個問題。

「你最後悔的事,是什麼?」

沈雪只想到這個讓人好奇的問題。

「應該是沒能聽到媽媽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吧。」

倪鋒的眼神帶著迷茫。



大家都能聽得出,他的媽媽去世了。

「好,那下一個轉玻璃瓶的人就是倪鋒了!」

何沬打破沉重的氣氛。

這次瓶口指向沈雪,沈雪也選擇了真心話。

「那你最後悔的事情呢?是什麼?」

倪鋒重覆沈雪的問題。

「我最後悔的就是剛剛問了你這個問題,讓你想起了不開心的過往。」



沈雪反常地認真。

「你們搞什麼呀,這瓶子只轉向你們,不如你倆自己聊天就好了啊!」

張亮不耐煩,他很想玩這遊戲。

「那我們現在不要轉玻璃瓶了,就指定張亮吧。」

何沬把氣氛緩和了不少,只有沈雪和倪鋒二人還活在沉重的氛圍。

「好,你們隨便問我問題吧,大冒險我也不怕!」

張亮用力拍了自己的胸口,受不住自己的力度而咳嗽了幾遍。

何沬提議張亮跑到操場,跟老師說他翹課了。

「簡單,那要不要問我一個問題?」

張亮得意洋洋的語氣都讓大家反白眼,除了接下來說話的人。

「你喜歡的人是誰?」

立智異常地認真,讓氣氛又沉重了。

「我去操場!」張亮馬上站起來,頭也不回地往樓梯跑。

不消一分鐘,張亮已跑到操場,他被老師發現後沒有逃跑,大家都覺得他挺有膽量。

不過體育老師是個挺嚴厲的訓導主任,所以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正因如此何沬才提出這個大冒險,沒想到張亮真的願意。

可是誰也不知道,張亮的勇氣不是因為他貪玩,而是為了傳達自己的心意。

張亮站在操場中心,從天台看下去,明顯地阻礙了正在踢足球的同學。

他雙手舉起,揮動數次,確認倚靠在天台圍欄的人看得到他,然後用盡畢生力氣說出不曾後悔的一句話。

忽然一陣強風吹過,張亮的聲音被風吹散,大家都聽不到他說的話。

除了他說這番話的對象,能清楚聽到之外,大家都一臉茫然。

「我喜歡沈雪,很喜歡!」張亮的聲音順風而至沈雪的耳邊。

「張亮!今天放學留堂!」訓導主任一聲下令,張亮便再沒有勇氣反抗,他的勇氣只為了遠處的花朵而生。



飯堂內的氣味總是讓人食欲不振,但是卻帶來閒聊的氣氛。

「喂,你說了什麼?」排在張亮後面的倪鋒用托盤撞他的背部。

「我說,我想吃飯。」張亮一臉認真地開玩笑。

「不說就算了。」倪鋒搶走了張亮托盤上的飲料。

何沬和立智早就在老地方吃著飯了,程海被陸東源邀請了一起吃飯,所以今天不跟他們一起。

大家都認為陸東源對程海有興趣,程海很快就成了六人之中第一個談戀愛的人了。

唯獨沈雪,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去向,只有張亮知道,沈雪是在避他。

從那時候沈雪的眼神他就看得出她並不喜歡他,雖然隔著七層樓的距離,可是用心來觀察的一切都比眼看真實。

直到隔天何沬強行拉著沈雪到飯堂,張亮才終於能和她一如既往地吃飯聊天。



「二零零九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六個人一起倒數吧!」張亮舉起汽水罐,示意碰杯。

「必需的啊!總有一天我們會變成碰酒杯的!」何沬高興地站起來,在飯堂當值的老師很是在意他們的行為。

「嗯,大家一起去玩吧!」沈雪也舉起汽水罐。

「各位,對不起,我去不了。」程海尷尬地握著汽水罐,卻不敢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