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充滿疑惑地看著程海,看她滿臉通紅,欲言又止的樣子,大家都有默契地耐心等她說出原因。
「陸...陸東源約了我倒數,不能跟你們去,抱歉。」程海緩緩地道出。她似乎不希望得到任何人的回答,所以拿起還剩下不少食物的餐盤站起來。
「慢著!」沈雪拉著程海的手臂,示意她坐下來。
「難得的機會,不如除夕跟我們一起過吧,誰都不希望少了誰,你是我們的一份子啊!」沒想到答話的是平常最沉默的倪鋒。
「但是...」程海顯然比較重視陸東源,「算了吧,別強逼她了。」立智忽然站起來,「這是取決她的個人意願。」
本來大家都為了能聚在外面而興致勃勃,沒想到最後會不歡而散。

沈雪坐在學校外的公園,看著噴水池,腦海又浮現張亮上次的表白,偶爾被水花濺到純白的校服,可是她一點也不在意,反而覺得挺清涼。
「一個人坐,不悶?」搭訕的是4B班的林守奕,他裝扮時髦,性格貪玩,跟沈雪是因為中二時在學校一起戮破開放日的汽球而認識的。那時候他們是同班同學,後來被老師罵了一個下午,還被罰站了一個星期的小息。
「難得一個人的時間,你就別煩我了。」沈雪已經好幾年沒跟他這樣說過話。


「有心事嗎?」林守奕追問,「告訴我吧,我能保守秘密喔。」
「沒事,我回家了。」沈雪拿起放在地上的藍色書包。
「喂!」林守奕喊停她,「二月的開放日,一起玩!」
沈雪沒有記起他所暗示的事,或許是她早已忘了,而且她沒有覺得自己和這個人很熟稔,所以她只是禮貌地回頭一笑,便離開了公園。

距離應約時間還有十分鐘,沈雪跟大家約好了五點半在尖沙咀碼頭等,但是現在的她還在為穿著什麼衣服而煩惱。
「別只愛美,今晚很冷的,穿這個吧!」沈雪媽媽把一件黑色羽絨丟在她面前。
「不要呀,很醜!」沈雪二話不說便把黑色羽絨丟走。
「隨便你了,著涼了可別跟我說!」呯!沈雪媽媽用力關上了房門。
最後沈雪穿上了保暖內衣,外面穿著一條藍色連衣裙,配上黑色短靴,背上黑色小單肩包便出門了,她足足遲到了二十分鐘。


「搞什麼呀,睡過頭?」張亮仿佛沒有表白過一樣逗她玩。
「別吵了,我們現在去吃飯?」沈雪整理著還沒梳理好的頭髮。
「附近有一間燒烤店好像不錯,想不想試試?」大家心裡想著立智剛剛從澳洲回來竟然知道這裡有什麼好吃的?
「好,那你帶路。」張亮好像也覺得不對勁,但是大家只好跟著他。
往前走了幾步,發現人流越來越多,他們有點後悔選擇來尖涕咀倒數,不過現在大家都餓得很,沒辦法之下只好留在這裡。
進入立智推介的餐廳後,發現原來他訂了座,大家很是驚訝。
店內人數還算多,剛剛好滿座,在門外還有至少十人在等候,看情況他們應該要等到八點左右吧。
沈雪在店內掃視了一圈,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程海。
這下子立智奇怪的舉動都一目了然,他是跟程海串通好的,沈雪一直等待程海轉過頭來看他們,可是等到上菜,程海也只顧著和身邊的陸東源你一口我一口。
難道程海根本不知道大定都在同一間餐廳?她不是跟立智串通嗎?沈雪一直想不明白。


「你從剛才開始就很奇怪矣,一直看著那邊,有什麼好看?而且你一點東西都沒吃過,身體不舒服?」立智好像已經知道了沈雪發現程海,很緊張地追問她。
「沒事,我沒有很餓,你們吃吧。」沈雪說話時目光還是離不開程海。
「吃點東西,她應該不知道我們在。」倪鋒夾了一塊肉給沈雪,原來他也發現了程海也在場。
「嗯,你說我們該不該逆出來?」沈雪吃著肉塊問他。
「不,我們配合立智吧,他這樣做一定有原因。」倪鋒又夾了一塊肉給她。
張亮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可是看到倪鋒不斷夾肉塊給沈雪,他也不想輸給倪鋒,所以隔著最遠的距離的他也堅持夾東西給沈雪。
沈雪明白張亮的用意,可是這樣讓夾在中間的何沬很尷尬,所以沈雪提議張亮夾食物給何沬,張亮沒有給何沬夾食物,但總算是停止給沈雪食物了。
「我們結帳!」大家都還沒吃完,立智便忽然說要結帳。
「我們還在吃呢,你幹什麼啊?」何沬忍不住問他。
「走吧走吧,要佔位子了,倒數啊!」現在還是七點半,大家也說好吃完飯後去逛街的。
「你那麼趕時間不如你先去吧,我們吃完再去找你啦!」張亮也不想那麼快就走,重點是他還沒吃飽。
「那我先去佔位子,張亮你有電話吧?我一會打電話給你!」立智看上去真的很趕時間。
沈雪和倪鋒不約而同看向程海和陸東源的桌子,果然他們已經走了,立智要追上去。
大家都吃飽了以後,去逛了逛街,吃了甜品,才想起立智離隊了一小時仍然沒有打電話來。
「張亮,你打電話給立智吧,我有點擔心他。」沈雪在張亮後面叫停他。


張亮沒有說造,只是拿出電話給沈雪,要她自己打過去。
在沈雪準備撥號之際,倪鋒捉住了沈雪的手,「立智在前面,過去!」

「為!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程海好像犯罪後被抓到般緊張。
「大家都來這裡跨年,既然我們這麼巧,不如一起走?」立智說話時故意不看陸東源。
看到程海臉有難色,明顯表示她根本不希望跟大家一起行動。
「好提議,反正這裡人那麼多,既然遇到認識的人,那就一起跨年吧。」沒想到陸東源會對立智如此友善,當他發現其他人就站在不遠處時,還招手邀請他們。
大家都顯得格外尷尬,多出一個人,總不能像平常一樣玩得自在。
沈雪明白,是立智為了能讓大家都一起倒數而不用讓程海為難,做了很多準備,雖然不知道他這些資訊從何而來,但是大家都心存感激。
同時,何沬看得出程海的眼眸比平常更孤單,她已經不是個開朗的女孩,現在更加顯得寂寞,或許她根本不想被這麼多個
電燈泡打擾,雖然她沒有向大家正式宣佈,但是從她和陸東源那十指緊扣的手看得出,他們在一起了。
「十!九!八!七!」張亮和立智和途人一起大聲喊著,「三!二!一!」沈雪聽到站在旁邊的程海輕聲細語地數著,好像有甚麼意思藏在話中。
「我們能不能約定,以後每年也一起倒數啊!」張亮在嘈雜的人群中大聲喊出這句話,「一定能啊,約定好,誰也不能反口!」倪鋒右手搭著他的肩膀,不知道甚麼時候左手也搭了在沈雪的肩膀上。
程海和陸東源擁抱得很緊,何沬和立智也笑得比煙花更燦爛,沈雪,倪鋒和張亮三人仍保持著同一個狀態,流露出喜悅的神情。
在喧鬧的夜城中,情侶的眼中可能整個世界只有兩個人,也很安靜。


在遠處,有一目光停留在沈雪的身上很久很久,甚至跨越了一年。
即使沈雪混進人群中,他也能一秒抄出她,對他而言,沈雪的存在就是一顆天上最光最亮的星星,夜空多黑暗,她就越是光亮。
大家在心裡都默默許了個願,無論會否實現,他們都在這刻如此真心真意過。
記住要共最美的人分途享每個夜晚。—程海&陸東源

沈雪說:「在濃厚的火藥味道下,我還嗅到名為青春的氣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