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你還覺得張亮比我帥嗎?」倪鋒臉上無光,恍如沒有靈魂的驅殼。

二人站在空無一人的教室,黃昏使教室的氣氛浪漫。

教室變得暖和,大概過多一會兒,天色便會慢慢黑起來,到時候校工便會鎖門。

「你為甚麼這樣問?」沈雪不懂,而倪鋒雖然較平日有點失色,但仍無礙他的帥氣。

沈雪呆著想了好久,還是不知道該說甚麼回應他,。



她沒預料過倪鋒會記得她當時的話,她不好意思說那只是她隨口說的話。

「我很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平日沉默寡言的倪鋒竟然如此大膽。

此時,天色已漸暗,但是他們仍沒有離開的意願。

「倪鋒,我也很喜歡···」





「沈雪你還不起床就要遲到了,我會把你的早餐吃光!」

沈雪媽媽喜歡在罵人的時候帶點幽默。

「原來是夢啊。」

沈雪發現剛剛讓自己心跳加速的場景原來只是夢。

雖然沒有睡飽,但是沈雪今天格外精神,不但沒有遲到,還趕得上看一會兒學生壁報。



校草一欄還是倪鋒的學生照片,一般來說所有人拍證件照片都會顯得不像平常的自己,唯獨是倪鋒,怎樣拍也很帥。

校花一欄一直空著,大概是女生之間的妒忌心很重吧,即使實際上並不是,她們也會默認校花和校草是一對的。

回到教室,沈雪蘊釀了一段時間才敢坐在冰冷的椅子上。

「喂,沈雪幫我拿一下報紙。」倪鋒指著擺放在教師桌上的報紙。

每個星期一,都是派報紙的日子,同學們需要在老師來之前預先拿好,不然會被罰站。

因為要在早會時間全校同步看,為免造成混亂,才設定這個規則。

雖然設定了這個奇怪的規則,但是仍有人是懶惰得不願意自己去拿,由其是在寒冷的天氣,沈雪旁邊便有一個例子。

「哦,下週換你拿給我。」



沈雪看著倪鋒時,不禁想起昨晚的夢境,臉紅起來。

「小雪,幫我和程海拿啊!」

張亮見有人站起來,不管是誰都會這樣要求。

「還有我們!」何沬和立智比沈雪坐得更前,可想而知寒冬讓懶惰給逼出來的程度有多大。

「你們的懶惰癌沒得救了。」

沈雪邊說邊把報紙派發給他們。

在早會閱讀報紙期間,沈雪很自然地往倪鋒的方向看過去,好幾次好像被他發現了。



對望了幾秒後,沈雪覺得自己滿臉通紅,整個早會都沒有好好專心看報紙。

老師總像會讀心術,專門挑選沒有專心的同學來問問題。

「沈雪,這份報紙你看完了沒?」

只要林老師看完,就不管同學是否看完也會開始提問。

「我沒看完。」

沈雪根本還未開始讀。

「那,倪鋒呢?」

林老師說出倪鋒時,沈雪的心不禁加速起來。



「嗯,但我覺得沒有甚麼特別需要說。」

倪鋒沒等林老師回應就坐下來,眼神無意中在滿臉通紅的沈雪臉上掠過。

不要再想昨天那個夢了!—沈雪心裡祈禱。

林老師很生氣,可是面對著平常不惹事生非的學生,她也說不出甚麼罵人的話。

「那我們來討論一下開放日的事宜,誰自願當工作人員?」

全班陷入沉默,從來都沒有人願意幫忙。

「那老師自己選了喔,剛剛不能回答老師問題的沈雪和倪鋒,你們就幫老師佈置全校的裝飾吧。」



林老師忽發其想,用這件事來罰他們。

「慢著!全校的裝飾?我們兩個人怎麼可能完成啊!」

沈雪站了起來,用力拍了自己的桌子。

倪鋒看著她的眼神似是在說冷靜點,可是沈雪沒有理會,對於不公平的事情沈雪比誰都要執著。

立智和何沬見狀,打了一個眼色,兩人同時站起來。

「老師,我們也幫忙!」

張亮也發揮他的義氣,一同站起來,連最膽小的程海也悄然站了起來。

「你們···」

沈雪沒想到自己身邊的朋友有如此義氣,讓她感到自豪。

「好,六個人啊,你們從今天開始,每天放學都要留下來佈置!」

林老師看到他們的團結,更加生氣。

「知道!」

六人異口同聲說出,眾人相視一笑,整個氛圍瞬間變得輕鬆愉快。



小息時,沈雪又去了看學生壁報的校草一欄,聚精會神地看倪鋒臉上的每一吋。

在沈雪夢中的倪鋒,就像照片中的他,帥氣仍在,但是眼神空洞。

沈雪的脖子忽然感到一陣冰涼,轉頭一看發現是倪鋒的手。

他的臉容簡直和沈雪夢中的他一模一樣,臉紅和心跳加速已經不能盡顯沈雪此刻的緊張感。

「你···你怎麼在這裡?你···你很早就站在這兒了?你···你為甚麼不叫我啊?你!」

沈雪驚慌失措之時,倪鋒沒等她說完便把她抱入懷裡。

在沈雪眼中,倪鋒是自己的好朋友,一輩子的好朋友。

可是現在她回想起來,踏單車那天的倪鋒比誰都更快救自己,那時候看著她的目光是如此的真誠。

沈雪卻從沒察覺那個眼神,原來意味著不可訴說的秘密。

沈雪待在倪鋒的懷裡,不願意離開,也不捨得放手。

她知道人生中所有機會都只得一次,即使他們不是戀人,也盡可能多抱一秒中。

「你覺得張亮比我好嗎?」

聲音從沈雪的身後傳來,現在他們就像程海和陸東源倒數那時一樣抱得很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