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比他帥一點點。」沈雪沒有意圖推開倪鋒,反而覺得自己仍在做昨晚的那個夢,希望不要醒來。

倪鋒見前方有老師從教員室步出,馬上推開沈雪。

沈雪背向教員室,並不知道倪鋒這樣做的原因,她甚至想,是不是應該要說張亮比他帥才能抱久一點。

雖然沈雪隱若感受到倪鋒的心意,可是沒有勇氣去求證。

兩人尷尬地並肩在走廊慢步,若有所思地回到教室。



沈雪數學科的成續最好,所以她總是睡覺,老師也不會多說。

她忽然覺得有人在拍她的背後,便從睡夢中醒來了。

「小雪,借我那個東西!」程海的聲音輕得像蚊子的叫聲,但沈雪作為好朋友,看得懂她的口形,她想要借衛生棉。

正當沈雪在書包想要取出衛生棉時,發現倪鋒一直注視著她,她的臉和耳忽然熱燙起來。

程海坐在座位上不安地等待著沈雪,她很少見這個慢條斯理的沈雪。



平常她總是不理旁人是否男生,很隨便地拿出來,反而覺得尷尬的總是程海,可現在她有急切的需要,不在乎被誰看到了。

「小雪!快點!」

程海這次說得比較大聲,讓何沬都轉過頭來了。

何沬見狀,馬上從書包取出衛生棉,直接拋過去給程海。

程海跟老師報告後直奔洗手間,沈雪終於鬆了一口氣。



「小雪,其實你是忘了帶吧?」

背後的張亮用筆頭戳了沈雪的頭。

「不關你事!」

沈雪不希望自己有任何的事傳進倪鋒耳朵裡。

「不行啊,萬一你忽然需要用那怎麼辦,我幫你買吧,你要哪個牌子?」

張亮的口吻就像媽媽一樣,關心自己的女兒。

「哎你別吵了,好好上課。」

沈雪現在絕對是尷尬得無地自容。



幸好倪鋒一句話都沒說過,沈雪覺得自己再不能像以前一樣和他聊天玩耍了。

一天八節課,沈雪一句話都沒能與倪鋒聊上,好幾次倪鋒開口說話,她都故意跟張亮聊天,或是與前座的何沬閒聊。

林老師分配了何沬跟立智一組,沈雪跟倪鋒一組,張亮跟程海一組。

從天台開始佈置,誰也知道林老師只是根據座位分組。

可她還特地影印了工作人員名單,後來被張亮和何沬在上面加上了多餘二字。

沈雪雖然覺得很尷尬,但是能和倪鋒一組,她還是有點莫名的興奮。

倪鋒從教員室拿了一箱汽球回來,準備和程海一起黏在牆上。



沈雪拿著汽球時,忽然覺得曾經有段關於汽球的大事發生過,卻怎樣也想不起來。

後來她又想,不過是一個汽球,能有甚麼事發生呢。

今天大概是自沈雪認識倪鋒以來,最在意他的一天,她希望每分每秒,倪鋒都能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

「你口渴嗎?」

倪鋒對站在椅子上佈置的沈雪說。

「我現在去飯堂買水,如果你想吃東西我也可以幫你買。」

「不用了,謝謝。」

沈雪對倪鋒說話,不自覺地禮貌起來,和平時打鬧的語氣完全不同。



倪鋒沒有回話便往樓梯走,回來的時候他拿著五枝水,一枝檸檬茶。

「謝謝啊!」

立智拿了四枝水派給其他人,同時,倪鋒把檸檬茶遞給沈雪。

「我不是說不用嗎···你為甚麼給我買這個?」

沈雪不記得自己有對倪鋒說過自己喜歡檸檬茶。

「萬一你口渴,不也是要下去買嗎?你現在不喝也沒關係啊,留著吧!」

倪鋒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溫柔體貼,這一刻沈雪以為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那你怎麼知道我愛喝檸檬茶的?」

沈雪擰開瓶蓋,發現倪鋒早已先打開過了,對於他的貼心,她覺得無以為報。

「你每天吃午飯時都買一瓶,不是愛喝不會每天都買吧?」

倪鋒喝了一口水。

「你還真留意我呢。」

「當然了,其實我···」

「我去忙了,還有一箱汽球呢。」

沈雪察覺到倪鋒好像打算告白,所以轉移話題。

「哦···我幫你吧,我那箱已經弄好了。」

「弄好了?那你可以走了啊!」

沈雪不敢相信他能處理得那麼快。

「我不趕時間,回家也沒事做,我來幫你吧。」

「嗯,那謝謝你了。」

此時林老師來監視他們是否有好好幫忙,本來在玩耍的何沬和立智一看到林老師的背影便嚇得整箱汽球都弄翻了。

七彩汽球隨風盪漾,沈雪和倪鋒就像一起看著雨後彩虹,看著它們越飄越遠。

「你們給我弄一箱汽球回來!」

他們早就預料到林老師會破口大罵,所以在心裡已經早預演好了一次,才不會被嚇到。

「老師,我們可是因為你才弄翻的啊,不能全都怪我們,所以你陪我們一起弄就公平了!」

何沬嬉皮笑臉地笑說,弄得林老師更生氣了。

「老師你別激動,你看我和程海已經完成啦!」

張亮衝出來解圍,不過看似沒太大作用。

林老師只是點點頭示意張亮和程海可以離開,沒有理會何沬和立智,再去看沈雪和倪鋒的情況。

當然張亮和程海沒有離開,大家都想著一方有難各方同當。

「不錯喔,這箱完成了就可以走,明天繼續。」

林老師終於離開天台。

忽然有急促的腳步聲,大家都以為是林老師,所以還沒有鬆懈。

「程海,能走了嗎?」

原來是陸東源,他走向程海時,對在場每個人都點點頭,很有禮貌,因此大家終於能放鬆下來,沈雪更是跌坐在地板上。

「阿源你先回去吧,我還要等他們,然後一起去吃東西。」

程海躲開陸東源的手,不讓他牽著。

「不是說好了要每天一起回家嗎?」

陸東源不滿,「你已經做完事情了,那你現在在這裡也是閒著啊!」

「阿源你別這樣,回到家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程海輕輕推了陸東源一下,示意他快點離開。

「你嫌我煩?還是你比較喜歡跟他們待在一起啊!」

「阿源,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你先回去吧。」

「那我等你,我在這裡等你!」

大家都知道陸東源一定不會走,所以在這種壓逼感下,很快便完成今天的工作。

因為陸東源還在,所以誰也不敢提起要一起去吃東西。

但是五個人還是很有默契地往同一個方向走,程海卻只能跟在陸東源的後面。

「你們去吧,吃得開心點!」

程海的苦笑,大概只有背向著她的陸東源看不到。

六個人的友誼,不應該就這樣完結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