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明天能夠一切正常。」陸東源口中的一切正常,是指午飯時間要在一起,放學也要在一起,其實對於上次程海在教室自願為沈雪一同受罰,陸東源非常不滿,很想站起來大聲對老師說她是不會幫忙,可是為了顧踏面子,只好忍住。

「嗯,我明白了。」程海沒有跟陸東源像平時一樣擁抱,便步入大廈了。

程海坐在睡床上,不敢看窗外的陸東源,雖然她知道他一定在等她,以往他們會隔著窗揮手一陣子,陸東源才會真正離開,可是如今她不想面對。

「喂,小雪,我想聊聊天。」程海使用的是家用電話。

「怎麼了?我們正在吃甜品呢!」沈雪也只是前幾天才擁有第一部手提電話。



「喔······我忘了,那你回家之後再給我打電話吧,再見。」

程海哽咽說著,沈雪也察覺到她的不對勁,所以還沒有吃完就趕回家。

沈雪快速洗完澡後,便躺在床上撥打電話給程海。

「小雪······」電話中的程海也哭泣。

「小雪,你告訴我,是不是應該跟他分手?」



「分手?為甚麼啊,吵架了?」沈雪嚇一跳,馬上坐起來認真聽。

「不是,我們從來不吵架,只是···我覺得和他一起就要跟你們疏遠了,就像今天,如果我沒有跟他在一起,那我肯定能跟你們去吃東西啊,我也好想去啊!」程海越說越哭得利害。

「我想,你應該跟他說出你的意願,而不是獨自承受。」

「你不明白,他不會聽的。」

「明天,在學校跟他好好說清楚,我們會在附近暗中看著的,不用擔心。」



「我還是不敢······」

「那你想跟我們玩嗎?」

「當然想···那好吧,明天午飯的時候,在飯堂後面的小花園我會跟他好好說清楚。」

「好,我叫上何沬吧,發生甚麼事情都可以找我們的!」

「小雪,謝謝你。認識你,比起跟他在一起更幸福。」

「傻瓜,快點休息吧。」

「明天見。」

「明天見!」



沈雪簡單跟何沬說明事情後,何沬二話不說地同意了,還買了幾瓶可樂,安慰程海。

「阿源,我有些話想跟你說。」程海坐在長椅上,陸東源也跟著坐在她旁邊。

「說啊,怎麼你看起來樣子那麼認真?」

「其實,我想多點時間陪我的朋友們,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不用經常在一起,彼此應該有點空間。」

「你說甚麼?你的意思是嫌我煩了?」

「不是,我是認為兩個人在一起不需要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

「你多說一次啊!」陸東源右手用力扯著程海的校呔,她想反抗也反抗不來,因為她不可能夠陸東源力氣大。



站在不遠處的何沬衝了出去,沈雪也緊隨後尾,何沬一巴掌刮了在陸東源臉上。

陸東源嚇了一跳,馬上縮回扯著程海的校呔的手。

「關你們甚事?」陸東源冷淡地說。現在的陸東源,和平常有禮貌的他成很大對比。

陸東源想要站起來還手,沈雪靈機一觸,隨意說了個老師的名字,陸東源便逃之夭夭。

「對不起,麻煩你們了。」程海強忍淚水,自覺羞愧。

「沒關係,我們是好朋友!」何沬拍拍她的肩膀。

沈雪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放學時特意去飯堂買飲料給大家。

「不好意思喔同學,今天阿姨有事忙,同事也沒空,所以現在要關門了!」飯堂阿姨在沈雪踏進飯堂後說。



沈雪只好走出學校,到最近的便利店買飲料。



「喂,一個人啊?」遠處的陸東源朝沈雪喊,身邊還站了幾個身材高大的男生,從校服看來是出了名惹事的學校,沈雪心知不妙,差點手滑,拿不穩手中還未付錢的可樂。

沈雪買了六瓶可樂,用一個塑膠袋裝好,離開便利店時,刻意躲開陸東源一行人的目光。

「該不會是來報仇吧。」沈雪自言自語。

沈雪感到後面有人跟著她,不用回頭看也能知道是誰。只是她沒想過他們會跟著她。

沈雪拿出手機,撥號給何沬求助。



「你正在回學校的路上吧?最好走到途人的旁邊,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的,我們馬上就來!」何沬穿上藍色運動外套。

「發生什麼事了?剛剛是小雪的來電嗎?」張亮心急如焚。

「她遇到麻煩了,我們得趕快去救她!」何沬邊說邊跑出教室。

「小雪···」程海忽然想起很重要但從未跟別人提起的事。

倪鋒也緊隨何沬尾跑出去,立智剛剛才睡醒,但還是跟上去了。

「你的朋友們呢,今天不是挺有義氣的嗎?」陸東源再次挑逗,「打電話給誰啊?誰也幫不了你喔!」

陸東源手指用力一揮,身後的男生便衝到沈雪面前,染了一頭金髮的男孩捉住了沈雪的肩膀,把她推倒。

另一個看似文弱書生的男孩把沈雪扶起,然後把她推撞在牆壁上。他從褲袋中拿出一把小刀,放在沈雪面前搖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