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目光呆滯,一時之間不能接受自己正身處險境,身心都進入了置身事外的狀態。

看似文弱書生的男孩把小刀刺進沈雪的右手手臀,由於沈雪沒有任何反應,所以他順勢在她的皮肉上拖拉了五厘米。

「呀!」在疼痛的刺激下,沈雪終於回復意識。



倪鋒忽然抖動了一下,沒有跟大隊,跑往學校的後門。



「倪鋒,你去哪!」張亮回頭喊他。

「小雪不在那邊,她在後門,相信我!。」

倪鋒果然找到了沈雪,看到臉色蒼白的沈雪正被陌生人傷害,他拿起沈雪掉在一旁的一袋可樂,

雙手各拿了一瓶,往正在傷害沈雪的男生頭上擲下去。

男生即時頭破血流,伴隨著血腥的味道是可樂的甜香,



男生馬上丟棄了手上的小刀,雙手抱著頭跪下。

何沬見那男生已元氣大損,只是輕蔑他,

接著手執一瓶可樂,以她的高度,只能往陸東源的背部擲下去,可是已足以讓他痛不欲生。

一旁的男生見狀,不想輸得那麼難看,所以衝著沈雪以外的人打起來。

何沬和張亮二人已經能輕易打倒這群只有氣勢的壞學生,而立智見自己沒有可用之處,只好報警。



程海跚跚來遲,跪在躺在倪鋒懷中的沈雪面前。

「對不起,小雪,真的很抱歉。」,「小雪,你聽得到嗎?」

「她暈倒了,你等她醒來再說吧。」倪鋒對於程海有點不耐煩,

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見到陸東源在場,他能肯定是因為程海才導致這次事件發生。



警員帶走了陸東源一行人,由於太多人受傷了,所以都一一移至救護車上。

隨行的還有林老師,林老師雖然平日不是和藹可親,但現在她憂心忡忡的樣子,讓大家都深感內疚。

「我不是開學第一天就叫你們不要惹事嗎?怎麼總是不愛聽大人的話呢,



你們知不知道家長會有多擔心你們啊?都半成年有多了,你們是不是應該懂事點啊!」林老師的手緊緊握著沈雪的手。

「老師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緣故,你要罰就罰我吧。」程海低著頭說話。

「罰!當然要罰!全都罰!但是罰你們又有什麼用呢?是不是罰了就不會再犯錯?

我就不信你們剛剛沒有想過會被罰,可你們不都一樣犯錯了嗎?」

坐在一旁的倪鋒一語不發地仇視著程海,這才是讓程海抬不起頭的真正原因。

「其實···我可不可以問問,到底是什麼事?」立智緬甸地說。

「你別看著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只負責打架已經夠受的了!」



張亮撫摸著被包紮的右邊小腿,同時亦心疼地看著昏迷的沈雪。

「今天我打了陸東源一巴掌。」何沬看著還在低頭的程海說。

「你瘋了?為什麼突然打人家啊!」立智語帶責備,「你是女生,破相了可不好。」後來又換回擔心的語氣。

何沬照了照鏡子,看到破損了的額角,確實有點擔心留疤。

「都是我的錯,我是對阿源有點不滿,本來我一個人去跟他說清楚就好了,我沒有跟大家說他的朋友圈是那群壞學生。」

程海終於抬起頭,不過還是不敢直視倪鋒,只是看向林老師。

林老師搖搖頭,什麼都沒說,

而程海本來早已預料會被林老師大聲責罵,如今卻比被罵更難受。





沈雪終於醒來,手臂上的傷口已止血,但是醫生說那人下手太重,

一定會留疤,沈雪忍住淚水說沒關係,生怕一會兒大家來探訪會看得出她哭過。

只有倪鋒一個人進來,是她的意料之外,她有點失望。

「大家都被警察問話去了,我是最早一個問完的,喝水嗎?」倪鋒拿起紙杯,倒了一杯溫水給沈雪。

「謝謝。」沈雪欲言又止。

「醫生說了什麼?什麼時候能出院,我帶你去吃草莓蛋糕!」倪鋒見沈雪神情恍惚,想逗她開心。



沈雪看著倪鋒,想起了醫生剛剛說的話,終於淚如雨下。

倪鋒緊抱著沈雪,又怕弄痛她的傷口,所以稍微輕力了點。

「我永遠都會有這道疤痕,永遠啊!」良久,沈雪啜泣地道出。

倪鋒看她身體的其他部份,的確完美得連一顆痣也沒有,更何況她是女孩子,

就算平日有多粗枝大葉,骨子裡仍是個小公主。

「沒事的,你在大家眼裡,永遠都最美,最漂亮。」

「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的。」

「如果我能快點來到你身邊,就不會這樣了。」

「我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

「倪鋒永遠都會保護沈雪。」

「不要哭了,我看著覺得心痛。」

「睡一會吧,我不會走的。」

大家早已被警察問話完,從沈雪泣不成聲時,大家便一直在外面聽著,只是不敢進來,

大家都認為,現在最能安慰沈雪的就只有倪鋒,包括張亮。



「謝謝你陪著我女兒,你先回家休息吧,明天還要上學,不要待到那麼晚了。」沈雪媽媽友善地向倪鋒道謝。

「我明天會再來的。」倪鋒拋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沈雪一直醒著,她為倪鋒的存在感到安心,她知道要是倪鋒發現自己醒來有可能會離開,所以一直裝睡。

她看到媽媽憔悴的倦容,很想說聲對不起,她甚至不敢親口對媽媽說自己會留有疤痕,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沈雪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後悔感。



沈雪休息了三天,這三天教室都了無生氣,班上還是有同學私下討論他們那天的事。

有的說是因為程海出軌,陸東源才找碴,有的說是張亮喜歡程海,所以才打陸東源。

事實上,陸東源休學了,那幾個壞學生也被逼退學了,

對於他們有否受到應得的教訓,大家沒興趣知道,大家都只想沈雪安好。

沈雪不在的這幾天,大家更努力地為學校佈置,把她的努力都一併付出。

林老師看到他們的努力,也沒有再故意叼難他們,反而偶爾會請他們喝飲料,

而倪鋒每天放學都會去探望沈雪,雖然她已經出院了,但他還是會買點食物去她的家。

「我不會再去上學了!」倪鋒在沈雪家門就聽到她大聲叫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