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你的傷口已經康復了,你為什麼不想去上學啊?」沈雪媽媽溫柔地問她。

「你看看我,這算是康復嗎?真的康復了嗎?怎麼還在啊!」

「別這樣,你不是已經接受了會留疤痕這個事實嗎?」

「接受了?可能吧,可是我不能上學,絕對不能!」

倪鋒在這刻按了門鈴。



「阿姨,我能和你聊聊天嗎?」

「阿鋒啊,其實你不用每天都來的,她已經好多了。」

「阿姨,你聽我說,我覺得小雪她是心靈上受創。」

「怎···怎麼可能,你的意思是說她有精神病嗎?」

「不,阿姨你別誤會,你知道當天發生什麼事嗎?」



「不就是她打架了嗎!不知道她哪來的勇氣!」

「那天是她想替朋友出頭,別人來找她算帳,她沒有還手,因為她真的很害怕,其實她一點也不堅強,她現在肯定是因為害怕再會見到那群人,才不敢上學吧。」

倪鋒平靜地道出他估計的事情。

「阿姨,你能讓我單獨和她聊聊嗎?」

「請進。」





開放日當天,林守奕一直守在門口,等待某個人。

「請問,沈雪在哪?」他問程海。

「你找她什麼事?她今天不來喔。」

「喔,那能給我她的電話號碼嗎?」

「好,你等等啊,我找一下。」程海在上次的意外後,家人終於給她買了一支手機。

「不用找了,我們不會給你的。」倪鋒把程海的手機合上。

「你連她的電話號碼都沒有,那你們根本不是朋友吧。」張亮也插話。



「嗯,對不起。」林守奕失落地離開,獨自坐在學校附近的公園。

良久,他終於見到一直都在等待的那個人。

沈雪穿著白色連衣裙,黑色皮鞋,手拿著迷你的白色手袋。

她知道自己的決定是不會錯,她也自道自己沒有相信錯人,她確信他說過的話,她相信一切會變得更好,她明白自己不是孤單一個人。



倪鋒戰戰兢兢地走進沈雪的房間,生怕她忽然很激動地哭,

生怕她一語不發地坐著欲哭無淚,他想過千百種不同情緒的沈雪,他告訴自己無論她變成怎樣,他都會接受。



「小雪,是我。」倪鋒看到的沈雪是安靜地坐在床上看書。

「謝謝你每天都來。」

「你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嗎?」

「不知道。」

「程海她···很內疚,她以為你不上學是在生她的氣。」其實程海沒有這麼以為,只是倪鋒說的謊言。

「告訴她我沒有生任何人的氣。」

「這個等你告訴她。」

「不幫忙就算了。」



「陸東源已經休學了,其他人也被逼退學,你可以安心上學了。」

「退學,休學又怎麼了?代表他們死了嗎?他們不上學也可以一樣這樣做啊!」

倪鋒沒有猜錯,除了疤痕,沈雪最在意的是那群人,這件事帶給她的心理上影響太大了。

「以後有我們保護你。」

「你怎能代替他們說話啊,要是萬一他們不願意呢!」

「那我永遠都願意,我永遠都在你身邊,相信我。」倪鋒漸行漸近,伸盡手臂想要給她一個擁抱。

沈雪沒有反抗,很安心地依靠在他的懷裡。



「明天就是開放日,我們把你的努力都一併用盡,佈置了完美的場地喔,你會想看嗎?」

「我······」

「我可以來你家接你。」倪鋒露出罕有的笑容,自從倪鋒遇到沈雪後,笑得比以前多幾倍,

正因如此,他才重視沈雪,他的快樂來源。

「不用了,我自己能去,你們等我吧。」

而倪鋒,終於用笑容來感染沈雪,用誠懇感動她的心。



「林守奕?好久不見。」沈雪報以微笑。

「聽說你···」

「你不參加開放日嗎?一起進去吧!」沈雪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雖然她已經能上學,但是不代表能夠把事情輕描淡寫地面對。

「你還記得,那年我們玩汽球,然後一起被罰嗎?」

「原來有這件事,我真的忘了!」有關汽球的回憶,在這一剎那全都浮現。

「從那時候,那段日子···我便···喜歡了你。」

「你能不能當我女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