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幾個月,便接二連三地被告白,雖然倪鋒沒有說明白,但是沈雪的確感受到他的愛,而張亮,她已經能夠淡然面對。

一個不熟悉的人,她感覺到的是受寵若驚。

「我···」

「小雪,我們等你好久!」在沈雪想開口說點什麼時,倪鋒迎面而來。

「嗯,我剛剛到,正想找你們,林同學不好意思,我先去找我的朋友了,下次見。」沈雪禮貌地打圓場。



倪鋒與沈雪並肩而行,一路上老師們多數都親自送上問候和祝福,沈雪想不到老師們會如此待她,她以為在老師眼中,自己只是個為學校添麻煩的惹事份子。

「小雪,我好想你喔!」何沬一見到沈雪便衝上前緊抱住她。

「沒事就好了。」張亮故作冷靜來掩飾自己對沈雪的想念。

「給你,我們摺的。」立智遞給沈雪五隻不同顏色的紙鶴。

「謝謝你們,不過為什麼有一隻特別胖?」



「那···那是我摺的,我不會嘛!」張亮紅著臉說。

「哈哈,謝謝你為了我而學會摺紙鶴呢。」

「那有什麼好謝,很容易摺的好不好!」

程海站在一旁,拿著一個禮物盒,不敢直視沈雪之餘還欲言又止。

「那個是給我的嗎?」沈雪知道程海不敢跟她說話,所以才主動跟她示好。



「啊···嗯。」程海慢慢地把藍色禮物盒遞給沈雪,

「不要現在打開!」程海見沈雪想立刻打開,說了一句前所未有地快的一句話。

沈雪被她嚇得馬上把盒子蓋好,由於她只帶了一個迷你手袋,所以只能把盒子抱在胸前。



在校園走了一個圈,他們的佈置確實不馬虎,比起以前由老師和校工們匆忙地趕上的佈置截然不同。

忽然操場上傳來多聲的巨響,旁邊的同學還以為是有人開槍。

看到一片片彩色的塑料飄上天,大家都明白,那是漏氣的汽球殘骸,隨著剛剛的一陣風而吹散。

「到底是誰啊,好過份!」程海向著天空抱怨。



「我們下去看看。」沈雪從天台半跑到操場。



「林守奕?」雖然沈雪帶著疑問來喊他的名字,但是從汽球爆破那刻開始她便心中有數。

「一起嗎?」林守奕察覺不到她的怒氣,反而以為她是想和他一起重演當年的事。

林守奕沒留神,沈雪已一巴掌刮在他瘦削的臉上。

「你幹什麼啊!」林守奕也有點生氣。

「你知道那是我的好朋友們每天放學努力做的佈置嗎?無聊!」



「以前你也有這樣玩啊!現在怎麼變正義了啊,奇怪!」

「我現在告訴你,你這種人我是絕對不會喜歡的,你愛弄破汽球就弄吧,不關我的事!以後別煩我!」

沈雪怒氣沖沖地進入飯堂。

而在她身後的伙伴不知道該跟林守奕算帳還是追上沈雪,最後張亮一個人留下來教訓了他幾句便也步入飯堂。

沈雪喝了口可樂,她覺得一點也不甜,而且有點酸澀。

大家默默坐在附近的椅子,各懷心事地低頭思考。

沈雪忽然想起,中二那年,她好像跟林守奕約定過每年都要一起弄破開放日的汽球,當時的她是真的認為這樣很有趣。

可是她真的完全忘了,她甚至忘記了林守奕這個人。



其實後來沈雪沒有再去過學校的開放日,因為她總會趁著假期和好朋友外出去玩。

那個好朋友是沈雪從小到大最聊得上的朋友,無所不談,可惜她跟家人決定了要出國留學,讓沈雪一整個星期都寢食不安,本來朋友不多的她,更突然變成了孤單一人。

自此之後,可能是沈雪選擇忘掉了有關那好朋友的過往,也就是中一至中三。

「陳芷芯。」沈雪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量喊出好朋友的名字。

一直想要忘掉的過往,反而越難忘,如今林守奕的出現,打亂了一切,所有的往事就像鬧鐘般提醒沈雪不要忘記。

說到底,沈雪表面如此開朗活潑,其實是在掩飾自己怕孤獨。





「走吧,雖然我們佈置得很美,但是攤位遊戲還一如以往的沒趣。」張亮站了起來,同時拉著沈雪的手。

「嗯,去點有意思的地方吧。」沈雪也從回憶中醒來。

「走。」倪鋒搶過張亮拉著的沈雪右手,場面一度尷尬。

沈雪沒有多說,任由倪鋒牽著自己走。

捉緊點吧,不要放手。—沈雪在心裡反覆說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