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來到遊樂場,當中只有立智是第一次來,他拿起數碼相機到處留影。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經過商討後,他們決定首先玩海盜船,其次是過山車,接著是只有立智和何沬想玩的跳樓機,入夜後坐摩天輪。

由於是週末,遊人算是比平常多一倍,不過時間尚早,他們也享受排一個小時後體會的幾分鐘刺激。

坐海盜船的時候,倪鋒一直摟著沈雪的腰,很在意她有沒有不適,坐完之後發現沈雪有點暈,站也站不穩,更馬上跑去買水給她。

不過買水給沈雪的不只一人,還有張亮。



「謝謝。」沈雪為免得失任何人,所以禮貌地接過兩瓶水。

「哼,偏心啊你們,明明有兩枝怎麼都給小雪啊!」何沬裝作要打張亮。

「對啊,你們都口渴了吧,我們分著喝!」沈雪把水先傳給何沬。

「怎麼不買六瓶水啊?」立智還在看他剛剛拍的照片。

「你不知道遊樂場所有東西都比外面貴嗎?當然不能買六瓶啦!」何沬喝完後傳給立智。



「真的不知道啊,我待會再喝。」立智還忙於翻看照片。

他傳給了程海,她若有所思地接過水瓶。

「接下來終於到過山車啦!」何沬忽然大叫,途人都紛紛看過來。

「走吧!」

六人一同跑向目標,踏著名為青春的軌跡。



排隊接近兩小時,他們終於登上過山車,立智興奮地舉起相機拍照,卻被工作人員沒收了。

當過山車在軌道上飛馳時,每個人都大喊著,眼睛被冷風吹得難以睜開,立智卻堅持用眼睛代替相機。

倪鋒右邊是沈雪,他雖然沒有勇敢到完全不害怕,但是還是努力張開雙眼,看看自己最在意的人。

他深呼吸想平靜下來,卻發現冷風很刺鼻,反而更緊張。

「小雪,當我女朋友吧。」他的右手伸出,捉住沈雪冰冷的左手,其實他是害怕沈雪聽不到。

「好呀!」沈雪大聲喊著,雖然她還是不敢把手從扶手離開握住他的手,但已經能足夠感受著他手心的溫度。

離開過山車後,倪鋒和沈雪一直牽著手,大家看到,都有默契地默不作聲。

唯獨張亮,臉色難看得讓大家都替他擔心。



「不如我們分組活動吧,我有別的機動遊戲想玩。」張亮提出這個建議,不是因為他真的有機動遊戲想玩,而是沒辦法看著自己最喜歡的人和自己的好朋友手牽手,他甚至不想再和這群人待在一起了,他沒那種勇氣,也沒那麼大方地欣然接受這個事實。

最後,倪鋒和沈雪一組去坐摩天輪,張亮一個人離開了,其餘三人則繼續原定計劃玩跳樓機。

入夜後的遊樂場忽然落下一場大雪,那不是真雪,而是人造雪從天而降,今天是二月十四日,那肯定是情人節的特備節目。

倪鋒和沈雪登上了摩天輪後,天色已完全變黑,幾乎每一個摩天輪車廂都是情侶,此刻沈雪緊張得冒汗,想要鬆脫緊握著的手,倪鋒反而更用力握著她的手,二人十指緊扣,在二零一零年的二月十四日一場屬於他們的大雪中獻出了彼此的初吻。

「小雪,你知道今天除了是學校開放日,還是什麼日子嗎?」

「我知道,是情人節。」

「真聰明。」



「你們男生不是都不在乎這些重要的日子嗎?」

「我在乎,很在乎。」

「所以你才選今天向我告白嗎?」

「嗯,也是看情況的。」

「哪有人在過山車上告白的,萬一我不答應呢?」

「那我就會成為玩過山車玩到哭的人。」

「哈哈,我不會讓你成為那個人的。」

「以後每年,情人節都要一起過。」



「嗯,我相信我們會走很遠很遠的。」

「小雪,我愛你。」

「謝謝你,一直陪著我,我也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