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亮買了幾瓶啤酒,一個人坐在中環碼頭,欲哭無淚。

他忽然想起自己最喜歡的歌,「我們這結局太不堪,分不出真假的愛恨。」他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只是單戀著,但是他沒想過自己還沒為沈雪做過什麼有意義的事,她便投入別人的懷抱裡了。

這種心情,正好喝著苦澀的酒,張亮希望自己能喝醉,醒來的時候發現只是夢一場,沈雪還是伸手可及,近在咫尺。

立甚麼心腸,

我對你極善良。



不遠處傳來一把溫柔的女生歌唱聲,張亮拿著喝了一半的啤酒尋找聲音來源。

如若你肯想想我這樣受傷,

你會知愛情毒於砒霜,

你怎安心可不改漂亮。

張敬軒的歌曲是張亮平常在MP3聽得最多的,最近流行的智能手機,張亮非常想要,因為聽說在那裡聽歌音質比MP3好得多,可是家人卻說畢業才給他買。



出現在張亮眼前的是一位直長頭髮的女生,白晢的皮膚,擁有一張出眾的美貌,他甚至覺得這個女生比沈雪漂亮。

女生彈奏著結他,不少人往她的結他套投錢,張亮翻了自己的口袋好幾遍,都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給這個女生。

不過他還是駐足欣賞,待女生演唱完畢後,路人都散開了,他才走上前搭訕。

「你唱得很好,你也是張敬軒的粉絲嗎,我也是喔!」

「嗯。」這女生唱歌時非常投入,沒想到被搭訕時會如此害羞。



「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張亮,可以叫我阿亮!」

「沈旋。」

張亮先是愕然,他聽錯了女生說自己叫沈雪,後來才知道是沈旋,不過讀音真的很像,所以他更對她在意了。

「你每天都來這裡嗎?」

「不,星期六日才會來,平常我要上學。」

「那也很辛苦啊,你很需要錢嗎?」

「不,唱歌是我的興趣,而且我想買智能手機。」

「跟我一樣,我也想買···」,「不如我每個星期六日都來陪你表演吧!」



「你也會玩音樂嗎?」

「我能學!我也買一支結他,明天等我!」張亮興奮地一蹦一跳地離開,把所有不開心的事都拋諸腦後。



沈雪和倪鋒離開遊樂場後,倪鋒送沈雪到她家的樓下。

倪鋒忽然捧著沈雪的臉,吻下去。

「這是Goodbye kiss。」

沈雪甜甜一笑,她覺得自己擁有了全世界,是最幸福的女生,她覺得遇見倪鋒,比起世界上所有遇見都更美。





張亮興致勃勃地背著結他到中環碼頭,等了好幾個小時,沈旋終於來到了。

「你真的帶結他來了啊?」沈旋一臉疑惑,她直覺張亮是個音痴。

不出沈旋所料,張亮根本完全不懂,連基本指法也一竅不通,她教導了他一整晚,所以整晚都沒有收入。

離開時張亮有點過意不去,因為自己的一意孤行而讓沈旋浪費了一整晚的寶貴時間。

之後的每個星期六日,他開始能和沈旋合奏,賺取了不少零用錢,可還是距離智能手機有一段距離。

張亮終於能夠重新面對倪鋒和沈雪,不過他永遠都忘不了自己對沈雪的感情,連新朋友的名字也離不開她,註定了沈雪這個人會連繫著他一輩子,直到沈雪結婚那天,他仍是這麼想的。





「你說以後我結婚,該邀請誰當伴娘呢?」沈雪在吃午飯時忽然說起。

「我看你還是請程海好了,我不想穿那種禮服!」何沬一臉嫌棄。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沈雪婚禮當天

「你說!是不是有傳說當了三次伴娘就嫁不出去了?為什麼我和程海都當了兩次伴娘,你要選我呢!」何沬邊滑手機邊說。

「我怕程海嫁不出去嘛。」

「我嫁不出去就行了嗎?你過份!」何沬撒嬌地說。



而沈雪只是笑笑,沒有多言,因為大家都知道何沬的男朋友,明天便會向她求婚。

程海和何沬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這是對她們最公平的做法了,如果她不知道何沬會被求婚,她肯定會不邀請任何人當伴娘。

沈雪致詞時說:「人生所有的遇見都是上天給的最好安排,我們應該為曾遇見過的人心存感恩,同時慶幸彼此能在彼此的生命中出現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