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

「今天我們賺了好多!距離目標不遠了呢。」張亮開心地點算著紙幣。

「怕是不行了,快要考試,我不能來。」

其實張亮也快開始考試了,可是他希望能夠快點幫她完成心願,

而最重要的是,他想每個星期都見到沈旋。



每個星期六日能見到沈旋是他生活最大的動力。

之後的一個月沈旋都沒有再來碼頭,張亮仍然獨自一人演唱,

雖然他沒有沈旋唱得那麼好,但是他開始有了點小人氣,會見到眼熟的觀眾。

「張亮!很帥喔!」在人堆中忽然有人舉起「永遠支持張亮」的小橫額,原來是沈雪他們在捧場。

他們知道了張亮在街頭演唱都很驚訝,張亮沒有提起自己認識了一個女生,



只是說自己為了買智能手機而演唱,沒想到他們會來支持自己,

      正在唱披星戴月的他差點感動得哭起來。

演唱結束後,六個人久違地坐著聊了一整晚天。



「喂,張亮你好久沒有跟我們去玩了,今個星期行嗎?」立智上數學堂時寫了張紙條。



「對不起,下次吧。」

「喔,要去唱歌啊。」

「嗯。」

「那好吧。」

下課後,大家目送著張亮匆忙離開學校,大家留在學校打鬧,總覺得欠了什麼。

「你們覺得,畢業後我們還能像現在那樣嗎?」何沬坐在電腦椅上轉了幾圈。

「肯定能啊。」立智放下手裡的書。

「嗯,我也那麼覺得。」自上次的事件,程海比以前更內向。



「我和倪鋒結婚的時候,大家一定要出席喔!」沈雪大力地擁抱倪鋒,他被她弄得臉紅耳赤。

「當眾求婚了啊!利害啊小雪大哥!」立智拿起抽屜裡的紙球向沈雪丟。

「誰也不知道以後的事吧。」倪鋒輕聲說。

「你是說我們不會結婚嗎?」沈雪有點生氣。

「我是說大家都會各散東西,就算結婚也未必能到齊。」

這席話讓氣氛沉重起來,最後由程海說要回家作為開首,大家都跟著一起走了。





考試結束,沈旋終於回來了,張亮勤力得每天下課都來演唱,

早已存夠錢買智能手機,不過他沒有給自己買,而是買了沈旋喜歡的型號給她。

「送你的。」

「我還想說,我從第一天見到你便喜歡上你,你唱歌很好聽,我很欣賞你,你···能不能當我的女朋友?」

沈旋點點頭,一語不發地擁抱著張亮。

在最純真的年紀,應該至少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大家都誠懇,真誠地面對身邊的人,也願意付出自己的全部。

「我們一定要永遠在一起。」沈旋溫柔而動聽的聲線,在張亮的腦海中縈繞。





七個人坐在一家較為高級的餐廳,面對著陌生的臉孔,大家都不敢像平常般打鬧。

「我叫沈旋。」

大家的驚訝和當初的張亮一樣,可是很快便回復正常,免得嚇壞人家。

「我叫沈雪。」沈雪最先向她示好,其實她心裡對張亮還是有點愧疚,所以她很感恩沈旋的出現,能讓張亮重新振作。

「我是愛葉中學的學生,比你們小一年級。」

愛葉中學是一葉中學的分校,但是裡面的學生成績出奇地優秀,漸漸成為了地區名校。



「我聽說你唱歌很好聽,下次我們去捧場吧!」立智友善的表現讓沈旋放鬆起來。

「謝謝你!」

「愛吃什麼隨便點,今天阿亮請客。」沈旋撓著張亮的手。

沈雪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倆,差點把飲料弄翻,倪鋒在沈雪弄翻之前,便替她拿好飲料。

大家和沈旋相處也算融洽,這樣張亮很是安心,以後就不怕會出現重色輕友的情況了。

晚飯過後,大家各自回家,而沈雪和倪鋒則散步一會兒。

「你剛剛為什麼一直看著他們?」倪鋒原來有留意沈雪的舉動。

「我以前沒告訴你,張亮其實曾經向我告白。」

「什麼時候的事?」

「不久以前吧,大家都不知道的,上次他在操場上喊的那句話,就是跟我告白。」

「只有你聽到啊···」

「嗯,所以現在我特在意他,他能夠找到幸福,我作為朋友很欣慰。」

「嗯,我知道你很善良。」

「我們···不會分手吧?」沈雪仰望天空。

「為什麼這樣問?」

「很多人說,畢業一定會分手。」

「我們是例外。」

倪鋒緊緊抱住沈雪,他們都不知道,現在正有流星劃破漆黑的夜空。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倪鋒在沈雪耳邊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