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漸漸變得炎熱,熾熱的太陽使得人們懶洋洋,稍為有點微風就足以讓人感到幸福了。

「暑假開始,我便會去親戚開的麵包店打工。」倪鋒吃了一口巧克力冰淇淋。

沈雪和倪鋒坐在常去的甜品店,本以為暑假能和倪鋒四處遊玩的沈雪聽到他這麼說,忽然靜了下來。

「你很需要錢嗎?」

「只是想累積工作經驗,而且我有了工資後可以讓我們約會時去高級餐廳啊!」



「嗯,那你加油。」

「我還有事,先走了。」沈雪沒有把草莓冰淇淋吃完便站起來。

倪鋒不是沒有察覺她的不悅,而是不懂得女孩的心思,他沒有想過追上沈雪,而是獨自留在店內吃著兩杯冰淇淋,半小時後才結帳離開。

沈雪不是不明白事理,而是因為他沒有事先跟她商量便決定了,她覺得他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

最重要的是,暑假第一天便是沈雪的生日。





沈旋在一葉中學門外徘徊著,她手上拿著一盒草莓蛋糕,還有一件藍色男裝外套。

「沈旋?你來找張亮嗎?」沈雪打算出去買蛋糕時碰見了她。

「嗯,你可以請他下來嗎?」

沈雪看到沈旋拿著的東西,非常肯定她是要幫張亮慶祝生日,便邀請她到他們的教室。



張亮見到沈旋來了,很是驚訝,馬上上前給她一個擁抱。

沈旋背著一個結他,取出來彈奏了最佳損友的前奏。

把蛋糕放在桌上後,大家都跟著唱。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可能是沈雪看錯,不過她覺得張亮確實是哭了。

對於沈旋的貼心,沈雪很是佩服,倪鋒從來沒說過自己是什麼時候生日,她是後來才知道,倪鋒的生日在新年假期,大家都沒有替他慶祝,她是有感到過內疚的,而當她知道自己的生日不會有倪鋒時,也不敢說出來,因為自己也沒有陪他過生日。

「下個生日的就是沈雪,那天也給她慶祝吧!」現在程海終於能像以前一樣跟沈雪聊天了。



「真的嗎?那我得練習一下適合你的歌了!。」沈旋的貼心是讓女生都想要愛上她,如果她唸的是一葉中學,肯定能成為一直懸空的校花。

「謝謝你們啊,我好期待啊!」沈雪的弦外之音,倪鋒終究沒聽出來。



立智訂購了一張往澳洲的單程機票。

「喂!」何沬拍了拍他的肩膀,收據從立智的手上掉下來。

「單程機票···」何沬快他一步拾起收據。

「還我!」立智大吼。



正在逛街的沈雪和倪鋒迎面而來,沈雪熱情地打招呼,卻換來了無生氣的笑容。

「發生什麼事了?」開口的是倪鋒。

「我弟弟失蹤了,打算馬上就去找他。」立智把收據塞進口袋。

「為什麼不跟我們說?我們會幫你啊!看到你買單程機票,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啊!」何沬用責備的語氣問他。

沈雪拉住何沬,示意她要冷靜點。

「我們不熟悉澳洲,跟著去也只是添麻煩,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等立智平安回來。」倪鋒看著立智,「有什麼你覺得我們能幫得上忙的,就即管說吧。」

「謝謝,我弟弟有可能一個人回來香港的,如果你們見到他的話就通知我。」立智給倪鋒遞上一張照片。

照片中的男孩長得跟立智一點也不像,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外國人,不過他們也不好意思多問,只是答應一定會多加留意。





暑假終於開始,也是沈雪的生日,大家約好了十二點正在沈雪家集合,唯獨倪鋒沒來。

「倪鋒不會來,他要打工。」沈雪給大家分發橙汁。

「打工?怎麼沒聽說過?」張亮的反應就像沈雪當初得知般驚訝。

「嗯,他很早就決定了,可能當時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怎麼可能,女朋友的生日不能不知道啊!」程海出奇地激動。

「那他有跟你說生日快樂嗎?」沈旋一言驚醒夢中人,沈雪本來也沒在意,聽她這麼一說,發現倪鋒連一句生日快樂都沒說。



「沒有。」沈雪淡淡地回應。」

大家忽然靜下來,暗地裡懷疑著倪鋒對沈雪的愛。

沈旋拿出結他,拿出樂譜時有點猶豫。

被欺騙算什麼 早已習慣難過

眼神空眼眶紅 但記得別過執著

寂靜無聲的我 還能夠說什麼

眼神憔悴脆弱 用煙熏妝來蓋過

沈旋唱著也覺得尷尬,她只是覺得這首歌一聽就讓人心靈上能夠感到安靜,沒想過這些歌詞可能反而會觸動沈雪不安的情緒。

我用盡了力氣 想要留住你 你卻沒會意

你的堅持讓我最後不得不放棄

看著我眼裡 黑色的眼淚流著不停

 

你說你不相信 從來不在意 假裝的生氣

我恨這樣才能抓住你的注意力

女生的哭泣 它是常被誤會的心機

對不起 其實你對我不熟悉

答應你 自由我從此給你

一路唱下去,發現大家都聽得陶醉,沈旋意識到自己只是多想,沈雪應該不是心思如此細膩的女生。

「這是煙燻妝吧?我聽過了!」程海像個小孩般發問。

「嗯,好聽嗎?」沈旋看著沈雪說。

「你唱功進步了呢。」誰都聽得出沈雪說的是客套話。

生日會在歡笑聲下結束,大門關上那刻,沈雪終於忍不住打電話給倪鋒。

「你所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