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現在特別想念倪鋒,她沒有問他打工的地址,想要找他也只能靠手提電話。

沈雪靜靜地坐在床邊,每隔五分鐘就給倪鋒打電話一次。

但是她知道,他可能關機了。

她一旦靜下來,胸口便會散發著濃烈的思念,疼痛的感覺像快要把胸口撕裂。

這夜,沈雪是抱著手機入睡的。





夜裡下了一場暴雨,雷電交加,強風吹倒大樹,但是吵不醒睡夢中的沈雪。

夢裡,沈雪一個人睡在白雲上。

白雲上永遠都是晴天,

彩虹是一道橋,沈雪沿著橋身走,



看到另一端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很想跑過去擁抱那個人。

忽然彩虹橋出現了一道裂縫,那個人落荒而逃,沈雪想要追上,卻被一陣風吹走。

沈雪掉落在雲朵上,忽然覺得四肢無力,眼皮重得無法睜開雙眼。





醒來之後,沈雪馬上檢查手機有沒有新的通知。

一個未接來電。

媽媽。

昨晚沈雪很早入睡,可能是沈雪媽媽想問她晚上吃什麼飯菜吧。

看著等待多時仍沒有來電的手機,她很希望這一刻馬上就接到倪鋒的來電。

直到下午,沈雪又多打一次電話給倪鋒。

「你所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這次沈雪換了另一組電話號碼。



「小雪?這麼早醒來啊?」話筒傳來的是程海剛睡醒的聲線,沈雪知道自己是吵醒了她。

「是誰也好,陪陪我吧。」沈雪哀傷的語氣讓程海頗為擔心。

「行,中環碼頭見。」

自張亮開始街頭表演,中環碼頭就成了他們的老地方。

沈雪很想叫上張亮,但為免打擾他和沈旋,便止住了撥號的動作。



沈雪眼前的程海披頭散髮地跑上來,顯然是趕著出門,沒有好好打扮。



「好姐妹,我給你帶了你的最愛呢。」程海從手袋拿出兩瓶可樂。

「笑也不笑,煩什麼呢?」程海難得一見地豪邁地坐在地上。

「還能有什麼煩。」

「那就是為了倪鋒昨天的事?」

「嗯,到現在還沒有給我打電話,我昨天打了好多次給他,全都打不通。」

「哇,他怎麼會在你生日搞失蹤啊,換我肯定忍受不了。」程海一口氣喝了半瓶可樂。

「換了你不也是忍住嗎?那個陸東源你也忍了很久啊。」

「嗯······」



沈雪自知說錯話,便換了個話題。

「你說,在我們之中是不是張亮最幸福啊。」

「現在的確是。」

「我覺得他們一畢業就會結婚了。」

「肯定是,沈旋真的是個好女孩。」

「不可以是因為張亮是個好男孩嗎?」沈雪忽然想起張亮那天的表白。

「其實,張亮曾經喜歡你吧?」



「你怎麼知道?」

「那天,其實我感覺到他比誰都更擔你。」程海回想著在學校後門打成一遍混亂的情境。

「是打架那天嗎?」

「嗯,那時候他可激動了,沒想到他會敢跟那肆壞學生打架。」

「我當然很感激他,不過我覺得我跟他只能當好朋友,當不了情人。」

「嗯,的確是他和沈旋比較配。」

聊著聊著,沈雪已經暫忘了對倪鋒執著。

不過,她仍然收不到他的來電。

「你看看那邊!」程海指著碼頭另一端大喊。

「你見到誰啊?」

「立智的弟弟啊!」

沈雪生日會的時候,大家討論了立智的事一會兒,看了照片一眼的程海竟然比誰都更先找到他。

「你確定是他嗎?」

「一定是!」

二人趕緊追上,想要喊他的名字才發現她們根本不知道立智弟弟的名字。

「站住!」沈雪終於追上目標人物。

身型高瘦的外籍男子轉身,一臉疑惑。

「你是立智的弟弟?」程海趕緊接話。

外籍男子一聽到立智這個名字,便落荒而逃,二人再次追趕,外籍男子見她們如此有毅力,終於停下腳步。



三人坐在咖啡廳對視,沈雪則悄悄短發訊給立智。

立智說他明天就會回來,讓她們先留住Eric-眼前的外籍男子。

    「Eric,你的中文名是什麼?」程海主動和他聊天。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們以前聽立智說過。」其實只是立智剛剛在短訊上提起。

「立揚。」

「那你現在住哪呢?」沈雪依照立智的吩咐問。

「那邊的大廈。」

Eric手指指向窗外一幢豪宅。

「方便留你的電話號碼嗎?」沈雪看了看手機後再說。

Eric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組電話號碼。

不久後他主動結帳便離開,看來是個挺有風度的男生。

「你說,那組號碼還有地址會不會是他編出來的?」程海看著便條紙,自行猜想。

沈雪覺得這個人不像在說謊,也沒有多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