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智從澳洲回來後,便根據沈雪和程海的口供出發找立揚。

沈雪今早被陽光透進屋內的光線叫醒,醒來第一次件事還是看看手機的有沒有未接來電。

她往床頭櫃摸著,發現厚重的手機不見了,變成了平板型態的智能電話。

「媽!」沈雪大吼。

「小雪,開心吧?這是遲來的生日禮物喔!」沈雪媽媽再補充,



「你舊的電話我丟了,不過別擔心,電話號碼沒變呢。」

沈雪沒時間理解她說的話,趕緊開機。

「沒充電呢,你至少充十分鐘吧。」沈雪媽媽把門關上。

「搞什麼,氣死人了!」

沈雪發現自己從來沒對一件事那麼執著過。以前的她肯定不會在意自己的手機身在何方。



現在的她不僅機不離身,更要時刻檢查有沒有來電。



「立揚!你回去吧,媽媽很擔心你。」立智在豪宅外等了三個小時,終於見到想見的人。

「我想和爸爸一起住,你想我了也可以住進來啊。」立揚吸了一口煙。

「你又不是不知道爸爸的錢哪裡來,住在那真的那麼好嗎?」



立智很反對立揚這麼年輕便吸煙,但是卻沒能力控制他。

「媽媽在澳洲再婚了,還有兩個小孩,容納不下我。」

「是他們把你趕走的?」立智對於這消息非常愕然。

「不,我知道他們不想我在,既然香港有我的容身之所,我為什麼還要回去?」立揚把煙丟到煙灰缸。

「那你可以找我,沒必要找爸爸。」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姨媽。」

「別任性。」

「別管我,你現在知道我安全就好了。」



「那你有什麼事記得找我。」

「行。」



「媽,你要再婚多少次才滿意?」立智對著話筒發瘋似的。

「才第三次。」話筒中傳來很嘈雜的聲音。

立智和立揚是同母異父的關係,不過沿用了媽媽的姓氏。

和立揚住在一起的爸爸,是立揚的生父,之所以那麼富有,是從愛上他的女人身上騙回來的。



「第三次,什麼叫才第三次!」立智生氣掛線了。



沈雪終於能使用這部新手機,她還嫌開機速度太慢了。

她不再等倪鋒,決定再給他打一次電話。

「喂?」沈雪終於能聽到朝思暮想的聲音。

倪鋒的聲音還是一樣動人,一樣溫柔。

「你在哪?我好想念你。」沈雪快要哭了,她不曾那麼喜歡一個人。

「我打工啊,明天放假,我們見面吧。」



沈雪終於等到了她最想聽到的話,接著閒聊了一會,滿足地掛線。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喜歡上一個人會為他洐生出那麼多情緒。

沈雪媽媽為她報讀了暑假英語課程,每個星期六都要上課。

初初沈雪很不願意,不過她其實每天也遊手好閒,出去學習也沒壞處,幸好趕得上報名。



「你也報讀了補習班啊?」何沬和沈雪正在通話。

   「你也報讀了?」沈雪邊吃零食邊說。



「沒有,我媽也叫我報,我寧可每天沒事做也不要學英文呢。」

「哈哈,我覺得有點悶,所以想著去參加也無妨。」

「也是啦,我們自從暑假都沒有很常出來玩,不如找天去玩個痛快吧!」

「好啊,去燒烤好嗎?」

「很熱!」

「那去沙灘,大家肯定喜歡。」

「行!我去打電話給他們。」

「那我等你消息!。」



一大清早,沈雪便換了一套可愛風格的連衣裙,等待著倪鋒的來電。

「我在你家樓下了。」倪鋒在電話說時,沈雪馬上衝了出去。

沈雪以兔子的速度跑到樓下,飛撲在倪鋒的懷裡。

「今天我們去哪?」沈雪撒嬌地問,她已好久沒有感受過倪鋒的體溫,自然地靠得很近。

「看電影吧,最近有部電影影評不錯的。」

沈雪自行理解成是愛情電影,還馬上幻想和倪鋒看電影時要牽著他的手。

半路上碰到程海,程海尷尬地打招呼,匆匆離去。

「何沬有沒有給你打電話啊?」程海沒想到沈雪會喊停她。

「嗯,去沙灘的事嗎?」

「沙灘?怎麼沒跟我提起?」倪鋒緊張地問道。

「現在就打算告訴你啦。」沈雪笑說。

「還以為你沒打算叫上我。」倪鋒有點失落。

「那···我不打擾你們了。」程海尷尬地離開,留下二人在大街上靜靜對峙。

「那你下個星期一有空嗎?」沈雪重新牽起倪鋒的手。

「我可以請假,只要你要我陪,我就能請假。」

沈雪忽然覺得一陣心酸,酸得讓她想要用手捉緊自己的心臟。

「那我生日那天,你為什麼不請假。」沈雪從原本的笑容變成冷淡的臉孔。

「你生日···不是下周嗎?」

「七月十一日,暑假的第一天。」

「對不起,我記錯了。」

倪鋒反而收起了剛剛的委屈,釋出善意。

「沒關係,大家都記得,還幫我慶祝生日了。」

「我有預先給你買禮物的。」

「是嗎?」

「我有帶出來,你等等。」

倪鋒從口袋拿出一條項鍊,替沈雪帶上。

沈雪瞬間由生氣變成感動。

「看起來好貴喔。」沈雪看著高跟鞋吊墜。

「我預支工資買回來的,看到你喜歡就好,我看著也覺得開心。」

「你上班很累吧?」

「嗯,不過也不能懶惰,媽媽過世後,只剩下爸爸在工作。」

沈雪記得他曾說過媽媽過世了,可是聽他說要上班時卻忽略了這個原因,頓時覺得任性的人是自己。

看的電影不是愛情為題,而是一部喜劇。

雖然沈雪有點失望,但是她也投入地看,全程也牽著倪鋒的手。

她覺得自己這兩天的等待沒有白費,只要能見到他,觸碰他,她就能覺得滿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