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班第一天,沈雪便輕易地交了幾個新朋友。

坐在她旁邊的叫潘自榮。

兩人都沒有好好專心上課,聊的都是大家共同興趣。

「那套愛情電影你居然有看?」沈雪瞪大眼睛看著他。

「哈哈,我跟我女朋友去看的。」



「那一定是你女朋友提的主意吧。」

「不,是我提的,我想給她驚喜。」

「真好。」

分組活動,沈雪認識了一個跟程海很相似的女生。

她不敢主動入組,沈雪便邀請了她。



「我叫陳詩艾。」

陳詩艾就像程海,因為沈雪而認識了更多朋友。



下課後兩人一起去了快餐店吃午飯,臨別時還拍了幾張照片,沈雪想了想,發現自己跟倪鋒連一張照片都沒有。

回到家後,沈雪馬上收到潘自榮的whatsapp。



潘:「到家了?」

沈:「到了。」

潘:「你看,我女朋友漂亮嗎?。」

沈:「那有人這麼奇怪,忽然發女朋友的照片來。」

潘:「你倒是回答我啊!。」

沈:「我覺得我比較漂亮。」

潘:「我也覺得,哈哈。」

潘:「你有男朋友嗎?」



沈:「有,不過我沒有他的照片。」

潘:「哦,剛剛在一起的?」

沈:「不是,半年了。」

潘:「半年都沒拍照,你真的有男朋友嗎?」

沈:「才沒有騙你!」

潘:「我去洗澡!」

那句洗澡就是一天的對話完結,他再沒有回來,但是有持續在線上。



這種友誼,也不外如是。



一大清早,立智把沈雪叫到中環碼頭。

「昨天,我看到倪鋒進入一個女生的家裡,而且那個女生還挺漂亮的。」立智小心翼翼地說。

「可能是朋友吧,他有什麼朋友,我不清楚。」

「怎麼可能,你是他女朋友啊!難道你不生氣嗎?」

「我跟他自從暑假便甚少聯絡。」

「這樣啊,我覺得你還是問問他比較好。」



立智再沒有說多餘的話,轉身離開。

「難怪他總不說自己的工作地點。」

沈雪不禁失笑,忽然覺得世界都是昏暗的,感到一陣暈眩,倒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展樂晴,我們分手吧。」潘自榮甩開本來牽著的手。

「為什麼?我哪裡不好了?」展樂晴用力抱緊潘自榮。

「你很好,只是我喜歡了別人。」



「喜歡了別人啊,喜歡了別人······哈哈。」展樂晴終於放手,還潘自榮自由。

「保重。」潘自榮匆匆離開,彷彿這一年的感情都從沒存在。

如此的灑脫,不是他無情,而是人都會貪新厭舊。



潘自榮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聽到街頭表演者的歌聲。

我吻過你的臉 你雙手曾在我的雙肩

感覺有那麼甜 我那麼依戀

每當我閉上眼 我總是可以看見

失信的諾言全部都會實現

表演者是張亮。

潘自榮覺得他正在唱著自己的故事。

表演完畢,他看到張亮和沈旋甜蜜地收拾物品,不禁心生羨慕。

「前面有人昏倒,快叫救護車!」

潘自榮看到那人的身影正是沈雪,便馬上上前。

「你認識沈雪?」沈旋見他想抱起沈雪,緊張地問。

「我是她男朋友!」潘自榮語出驚人。



救護車上,三人都沉默寡言。

潘自榮對於自己的衝口而出開始有點後悔,他沒想過這兩個人會是沈雪的好朋友,沒想過沈雪真的有男朋友。

在張亮打電話給倪鋒時,他一度想過逃走,他生怕真貨男朋友來到之後會找他算帳,可同時又擔心沈雪,只好硬著頭皮跟上救護車。



大家收到張亮的來電都紛紛趕來,立智很後悔自己說完就走,沒留下看顧好沈雪。

何沬則在抱怨倪鋒遲遲未來,邊罵他邊為沈雪洗淨水果。

沈雪的媽媽氣來氣喘地趕到。

「這孩子怎麼今天經常進出醫院呢,真是可憐。」



「兄弟,怎麼那麼晚啊。」張亮拍拍倪鋒的肩膀。

「工作耽誤了,她在裡面?」

「嗯,她在等你。」程海一臉擔心。



「小雪,對不起我來晚了···你是誰?」倪鋒看著潘自榮,有點無奈。

「喔,我是她的朋友,我先出去了。」

「你到底在哪裡工作?」沈雪的冷淡語調,與平常的她很大分別,就像半分程海的語氣,半分何沬的理智。

「我不是說過······」

「那個女生是誰。」此時的沈雪又回復了本來的她,單刀直入地說出重點。

「什麼女生,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別裝了,是謐立智告訴我的,漂亮的女生。」

「立智在胡說什麼?那不過是客人啊!」

「客人?到底你的工作是什麼?」

「裝修工人。」

沈雪安靜了好幾秒,良久又道「那是不能跟我說的事嗎?為什麼要騙我?」

「不要生氣,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那就是不小心騙了我了?」

「不是啊,小雪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什麼忽然暈倒?」

「不重要,與你無關。」

「怎麼會與我無關?我是你男朋友啊。」

「你也知道你是我男朋友?那你為什麼就能什麼都不告訴我呢?」

「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我受不起!」

倪鋒倒了杯水給沈雪,想她冷靜一下。

但沒想到沈雪居然把水倒在倪鋒身上,但是他一點都沒生氣,還讓沈雪掌刮自己的臉。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順便也請他們走吧。」



夜裡,沈雪一個人在病房的窗前坐著,細看著天空,強逼自己一定要找到星星才睡覺,偶爾看到高樓大廈的燈光會誤以為是星星,看到直昇機和飛機又以為是星星,最終徹夜無眠。

最難受的時候應該是等待日出,想要睡覺但又因為日出的晨光而吸引住觀賞。

「沈雪,這麼早起來啊?」進病房的是來派早餐的護士。

「嗯,剛好我也肚子餓了。」

「那你快點吃,不要經常不吃東西,餓著餓著不察覺,才導致你暈倒的。」

「那我什麼時候能出院啊?」

「下午醫生會再來檢查,看情況吧。」

「嗯,好的。」

「趁熱吃。」

看著那碗淡而無味的白粥,沈雪實在沒胃口吃,靈機一觸,她想起昨天潘自榮給她帶來了巧克力,就放在抽屜裡。

「這才是食物嘛!」

為了給護士證明自己有吃東西,她決定吃一口巧克力再吃一口白粥。

「Good morning!」一聲呼叫把沈雪嚇得把巧克力掉進白粥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