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啊,探病時間是那麼早嗎?」沈雪看著衣著奇怪的潘自榮。

「我扮作醫生啊,哈哈,利害嗎?」

「還是一個拿著外賣的醫生呢······」

「對啊,我是來送外賣給你的。」

「給我嗎?」



「嗯,知道你一定吃不慣醫院的食物。」

「謝謝。」

沈雪打開盒子,發現是她最愛吃的麻辣米線,不禁想起補習班完結時,他們去吃午飯,她正是點了這個麻辣米線,沒想到他能記住。

「你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院了嗎?」

「不知道,還要等檢查。」



「你男朋友為什麼不來?」

「他一會兒要上班,所以不來吧。」

「什麼嘛,我一會兒也要上班啊。」

「你也要上班?上什麼班?」

「便利店,我等你吃完再幫你把垃圾丟了就要上班啦。」



「那你為什麼不多睡一會啊?」

「沒事,我昨晚很早就睡了。」

昨晚潘自榮和大家一樣十一時才離開,而現在只是六點半,根本不可能睡得久吧。

沈雪開始感覺到這個認識不久的人,比任何人都更要關心自己。

「你不是有女朋友嗎?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分手了。」

「不好意思。」

「很好吃,謝謝你的早餐。」



潘自榮把東西都收拾好後便離開,沈雪目送著他離開,竟有一絲不捨。



正午,醫生檢查完畢後確定現時沈雪的身體狀況可以出院,但沈雪媽媽要上班,所以只好讓程海來陪她出院。

在收拾東西時,護士還問剛剛那個假扮醫生的男朋友在哪,原來他是有登記過才進病房的,說假扮成醫生只是想逗沈雪開心。

沈雪說那不是她的男朋友,程海一臉疑惑地拉著沈雪離開。

「倪鋒來了嗎?」程海一頭冒水。

「不是,今天早上潘自榮來了。」



「喔,你補習班的同學啊,看起來好關心你呢,是不是喜歡你了?」

「不會吧,他知道我有男朋友的。」



程海送了沈雪回家之後,去便利店買些東西給她。

她左挑選右挑選,都選不到合心意的,她發現自己不太清楚沈雪愛喝什麼,拿了幾瓶可樂和兩包薯片到收銀台。

「小姐,買這些吧。」

程海抬頭一看,發現收銀員是潘自榮。

潘自榮手上拿著一籃子零食和飲料,程海直覺覺得這些才是沈雪喜歡的。



「這樣要多少錢啊?」程海看看錢包,只剩五十元。

「我買了啊,你負責拿去她家好了,別說是我買的!」

「為什麼不能說啊?」

正當程海還滿臉疑惑之時,後面排隊的人都表現出他們的不滿。

「快點啦,在閒聊什麼!」



「買了這麼多喔?哇!你怎麼會知道我愛吃這個,你還記得我愛喝檸檬茶呢,好貼心喔!」



看到當下沈雪興奮的反應並不是來自自己的,程海不禁有點尷尬,她覺得自己在當沈雪和潘自榮的紅線,但同時又想起倪鋒的存在。

「多少錢?我拿給你。」

「不知道······」

「不知道?不是你買的嗎?」

「喔,我是說我忘了。」程海很不擅長說謊。

程海在沈雪家裡陪著沈雪,玩了好多手機遊戲,看了幾部電影,她的媽媽回來後再請她留下來吃飯答謝程海的陪伴。

「對了,阿鋒近來很忙嗎?怎麼沒來吃飯啊?」

自從他們在一起之後,倪鋒幾乎每天放學都來吃晚飯,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他常常只吃方便麵,沈雪便邀請他來吃飯。

「他最近要打工啊。」

「打工啊,好孩子呢,真勤力,那你叫他假日來吃飯吧。」

「嗯,知道了。」

對於倪鋒的話題,連程海也看得出沈雪只想輕輕帶過。

她看著旁邊的一袋零食,彷彿成了二人的障礙物。

「謝謝款待。」



「你好了點沒?」潘自榮下班後便馬上致電沈雪。

「嗯,全靠程海的照顧,她還帶了好多我愛的零食給我呢!」

「她好像你的媽媽喔。」

「她只是有女生應有的貼心。」

「那你為什麼沒有?」

「你很煩!」

「哈哈,明天補習班見吧。」

「嗯,再見。」



沈雪忽然想起倪鋒,便致電給他想告訴他自己出院了,不用來探望。

沒想到他的電話竟然打不通,已經是晚上十一時,不可能還未下班,除非他睡著了。

為什麼一通電話都沒打過來?

難道真的不在意嗎?

為什麼認識不久的人也比你更加關心我?

我喜歡的人是你,我希望關心我的人能夠是你。

為什麼我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



沈雪從起床直到補習班的教室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沈雪,上次的家課你做完了沒?」鄰座的潘自榮打開空白的筆記本。

「沈雪?」

沈雪呆了好幾十秒才回過神來,把筆記本給他抄寫。

潘自榮用鉛筆在沈雪的筆記本上寫上—我喜歡你。

沈雪是回到家後才發現的,她一點驚訝都沒有,而是平淡地用擦膠擦掉筆跡。

在她心目中,只有倪鋒能讓她朝思暮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