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參加了舞蹈班,認識了鄰校的校草,認識不到三星期便在一起了,何沬得知後教訓了她不了解清楚別人便隨便跟他在一起,沈雪起初也有點愕然,不過鄰校的校風純樸,對方也在這區有點知名度,便沒有再反對他們。

暑假接近尾聲,沈雪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去過倪鋒工作的地方探望他,所以今天一早就起床,打算做愛心便當給他當午餐。

平常沒下廚的沈雪特意買了兩本烹飪書,也請教了媽媽,現在正在廚房埋頭苦幹。

做了幾道簡單的家常菜,放進了新買的食物盒裡,感覺格外甜蜜,沈雪帶著輕鬆的心情往倪鋒的工作地點走。

而她不知道,身後總是有人默默守護著。



有頑皮的小孩在她身後玩滑板,踏單車,都被那個人趕走了。

他故意選擇在她家樓下工作,就是想近距離保護她。



倪鋒說過幾乎整個暑假都為這所房子裝修,但也說過不想沈雪來這種空氣不好,危險的地方。

沈雪看到門沒有關上,便輕力推開門進去,小心翼翼的走著,生怕碰跌任何東西。



不遠處傳來有人輕聲細語的聲音,沈雪靜靜在門外偷聽著。

她當然知道偷聽的行為不好,但是她聽到的聲音,是自己非常熟悉的,是倪鋒的聲音。

「你不用每天都來的,這裡灰塵多,對身體不好。」

「我只是來看看你有沒有好好工作,不行嗎?」女生的聲音陌生得讓沈雪發抖,她的聲音比沈雪這種女生溫柔得多,可以說得上是甜美。

「你乖乖聽話吧,我明天放假帶你去玩好嗎?」倪鋒的一字一句,深深刻在沈雪的心裡。



沈雪努力的忍耐著,提醒自己不要把手中的飯盒掉下,提醒自己的哭聲不要被聽見,卻提醒不了自己要離開。

雙腿軟弱無力,不受控制地跪在佈滿灰塵的地上,淚如雨下,哭聲再不能收細。

「你說了就要做到啊,那明天見!」女生興奮地跑出去,發現了跪在地上的沈雪。

「誰啊?」

女生沒有察覺到倪鋒的驚慌,一臉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二人。

倪鋒如慢鏡般走到沈雪面前,給她一個久違的擁抱。

沈雪看著眼前的倪鋒,發現這張曾經百看不厭的臉,如今竟成了最討厭的臉。

「你認識她?」旁邊的女生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誰?」沈雪站起來,質問女生。

女生的衣著打扮整齊,就算是沈雪,也不得不承認她是個漂亮的女生。

「我叫林思悠,是這房子的主人,請問你是誰?為什麼會來我家?」

女生似乎感覺到沈雪的不友善,也開始對她有敵意。

「我是他的女朋友,來送午餐給他。」

「女朋友?你不是說你沒女朋友嗎?」

兩個女生同時看著倪鋒,等待他的回應。



「我有女朋友。」

簡單的話讓林思悠的怒火燃燒到極點。

「那你為什麼要追我?」

同樣是很簡單的一句話,而這次就能讓沈雪心死。

事實已放在眼前,無論倪鋒怎麼解釋,也無補於是。

沈雪把飯盒放在旁邊的桌子上,輕拍了雙滕的灰塵便離開了房子。



坐在中環碼頭的二人聽著張亮和沈旋的演唱,目光呆滯地看著大海。



「要不是你一直跟在我後面,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做。」沈雪開了一瓶可樂給潘自榮。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知道的。」

「我知道,對不起,我還是不能······」

「我明白的,我會等你,多久都等。」

「謝謝你,潘自榮。」

難道愛愛愛愛我對愛情已死心

貪高興好心敷衍一下卻逼真的親吻



我們這結局太不堪

分不出真假的愛恨

 

「你知道嗎,跟他在一起雖然不久,但是我覺得我得到了全世界。」

 

無謂愛愛愛愛愛太過動魄驚心

我估錯這個世界得到教訓

怎相信人 命中怎麼愛著你為人

 

「現在我發現,愛一個人其實很累很累,我覺得很累。」

 

立甚麼心腸 我對你極善良

如若你肯想想我這樣受傷

你會知愛情毒於砒霜

你怎安心可不改漂亮

 

我都唔知點解你忽然對我無晒感覺

以前嗰種快樂就好似成為一種罪惡

 

這晚,中環碼頭充滿的除了是張亮的歌聲,更多的是沈雪的心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