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收到張亮的通知,半夜在睡夢中也匆匆趕到中環碼頭。

沈旋負責打電話通知倪鋒,打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人接聽。

潘自榮與沈雪的朋友完全不相熟,坐著也覺得尷尬,既然有這麼多人陪著沈雪,他決定獨自去買點食物回來。



「我覺得事情不是你想像中那樣吧,倪鋒沒有回應過啊!」何沬就如偵探一樣,猜測事情的真相。



「對啊,不如你明天問清楚倪鋒吧,我覺得他不像那種人。」程海也同意何沬的看法。

「不需要。」沈雪冷冷地回答。

「不需要?你不喜歡他了嗎?」立智異常地激動。

「不是不喜歡,而是不能喜歡了。」

「他從第一天工作開始,心裡就沒有我的存在。」



「他跟我距離已經好遠好遠,就算他真和那個女生沒什麼關係,我也不想再繼續了。」

大家都沉默了,畢竟二人的事情,外人不會比當時人更清楚,誰也不好再多加自己的想法進去。

不久後,潘自榮提著一袋食物回來,何沬高興地搶走了一整袋,立智也很配合,想要讓氣氛變得不那麼沉重。

平常沈雪一定會跟他們一起搶,今天的她完全沒有意欲和他們一塊玩。

「打通了。」沈旋的話讓所有人都看著她。



「你現在在哪?」

「喔,好吧。」

幾個小時的撥號,由兩句話結束。

「他說了什麼?」一直沒說話的張亮終於開口問。

「他說,她愛怎樣就怎樣,不用再浪費時間打電話給我了。」

如此討厭的語氣,大家聽著,心裡也不好受,更何況是沈雪。

「算什麼男人啊!」張亮很生氣地踢走了地上的汽水罐,把沈旋嚇得大叫了一聲。

「冷靜點啊大哥!」立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能忍嗎?我現在就馬上去他家打他!」

大家都勸張亮冷靜點,除了沈雪和沈旋。

沈雪現在的狀態,就算天榻下來也只會是冷靜以待吧。

沈旋見到張亮的異常,不禁胡思亂想。

胡思亂想只有兩種,一種是純粹亂想,一種是準確的胡思亂想。

沈旋大概會是後者。





沈雪留在房間裡好幾天了。

程海很常來探望她,不過總是被沈雪拒之門外。

沈雪媽媽沒有問過沈雪發生什麼事情,而是每晚在門外默默聽著自己女兒的哭聲進睡。



暑假結束,沈雪整個人變得沉默,變得整天心事重重,對周遭的事更是漠不關心。

沈雪的鄰座在暑假後再沒有出現過,有人說他出國留學,也有人說他家裡出了大事要隱居。

只有沈雪知道,倪鋒是因為忙於工作而輟學。

倪鋒早已向沈雪表明過,自己的心思從不在學業上,現在有好的公司讓他工作,他決定全心全意地上班,從此不再讓爸爸照顧自己。



他的孝心無可否認是值得所有人尊敬,但是沈雪總是覺得他那麼熱衷工作是因為那個女生。

程海和男朋友是鄰居,據程海平常閒聊所說,他們已經開始同居了。

誰也不知道為何,沈雪一聽到程海和她男朋友的事情時,都會故意往別處走,甚至看到照片也別過臉,為此冷落了程海不少。

「小雪。」張亮拿著沈雪最愛的檸檬茶坐在她旁邊。

「我沒喝這個很久了。」

「那不要緊,今天放學一起去玩吧?」

「不去了。」



「別這樣,你已經好久沒跟我們在一起了,吃飯也都找你補習班的朋友。」

「嗯,跟他們玩有什麼問題嗎?」

「沒問題,就是想說…」

「沒問題就行。」

沈雪把檸檬茶碰跌,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慎,她用力把教室門關上。



“倪鋒

好久不見,工作順利嗎?

有沒有遇上不如意的事情呢?

希望你今後一切都好。

沈雪”

在圖書館沒人的一角,沈雪拿起信紙和筆,寫上簡短幾句話,她以為自己會有很多話想跟倪鋒說,她以為跟倪鋒分手她會覺得生不如死,她以為自己不能失去他。

冷靜過後,她發現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愛他,拿起紙筆,她發現自己沒什麼話想跟倪鋒說,也沒什麼事情想要問他。

你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了嗎?

你有想念我嗎?

你還愛我嗎?

這些話都是沈雪曾經想過要寫進去的,最後…

“倪鋒

好久不見,工作順利嗎?

希望你今後一切都好。

沈雪”

 

曾經以為自己會哭哭啼啼地哀求別人跟自己和好,

曾經以為自己終身不能放下這段感情,

曾經以為這個世界只有倪鋒一個人。

其實沒有他,也可以過得很好。

 

沈雪把信紙對摺,放進口袋裡,從執筆寫字的一刻,她就沒想過到要寄給倪鋒。



她走在和他走過的路,看和他看過的風景。

在一起的時間沒有很久,但是已經足夠讓沈雪懷念一輩子了。

從學校回家的路途不遠,但是沈雪選擇了踏單車。

她會想起張亮教她的情境,但更多的是倪鋒在她遇難時的英雄救美。

看到路邊的咖啡店,她會想起她和他常常在裡面吃喝,聊著各自心中的未來。

看到的聽到的一切,在此時此刻,在沈雪的心裡總會出現倪鋒的身影。

是習慣,是放不下,是懷念。

人之所以會懷念過往,是因為很清楚一切都不能回去了。

沈雪不是沒有恨過倪鋒的絕情,冷暴力。

而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就算她再傷心,再不捨,那個很愛自己的男生,已從現實中消失。

誰都知道,沒有人有義務永遠陪伴自己。

路旁種的花在不久前才播種,那時候沈雪還跟倪鋒約定過待開花時要一起看。

如今花開了,人卻走了。

他路經這裡,會想起她嗎?



「沈雪!」

熟悉的聲音,安心的聲音,溫柔的聲線,沈雪緩緩回頭看向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