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考慮一下。」

沈雪的回答,無疑讓潘自榮失望。

「我不是要拒絕你,我真的是想考慮清楚,你要知道感情的事…」

「我沒有逼你,慢慢來吧,我會等你的。」潘自榮打斷了沈雪的話,還說出讓她更加安心的話語。

「謝謝你。」



現在沈雪回想跟倪鋒在一起的時候,很有可能是因為在過山車上,那種興奮的感覺,哪怕是立智提出的,她也同樣會答應。

那時候的她,錯在沒有認真考慮過,倪鋒是不是真正適合自己的人。

相比以前,沈雪懂得顧慮的事已經多出幾倍,感情,不能只為了自己覺得很喜歡他而維繫,勉強是沒有幸福的。

「我送你回家。」





「雖然開學不久,但是你們要為文憑試做好準備,學校為你們安排了每兩星期一次的考試,請各位好好準備。」

台下傳來不少不滿的聲音。

「真麻煩,肯定又要我們留堂補課吧!」

「唉,考試試那天裝病請假好了!」

「我也不想考,簡直是多餘的!」



那些學生的估計沒有錯,硫在每天放學都要留堂直到六時正,回到家裡莫說是溫習,連玩電腦遊戲的精力都沒有了,每天回家只做兩件事,洗淭和吃飯,接著便累得不似人般躺在床上。

沈雪媽媽得知學校有留堂補課後,便取消了沈雪在校外報讀的補習班,所以沈雪已經一個月沒跟潘自榮見過面了。

不過潘自榮則每天都見到她,他在她家樓下的便利店上班,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其實他也沒有再上補習班了,每天放學就來上班。

潘自榮的成績不好,沒打算上大學,與沈雪相反。

沈雪成績中上,想要成為一位醫生,這些日子她都很用功讀書,甚至潘自榮發短訊給她都沒有回覆,使用手機的密度越來越低。



學校宣揚讀書風氣,連飯堂都變我格外安靜,同學在吃飯時手裡都總拿著書本,不知道是為了讓老師安心還是真的那麼用功。

「你們以後想當什麼?」立智輕聲地問,平日熱鬧的飯堂如今變成了圖書館。



「醫生,你自己呢?」沈雪也輕地回答。

「救護員。」立智回應沈雪。

「寵物美容。」程海害羞地說,這種職業也符合她的個性。

「歌手。」張亮帶點自豪地說。

「哈哈,你已經是半個歌手啦,告訴你們喔,上星期我看到星探找沈旋呢!」何沬邊大笑邊說,旁邊的同學紛紛看向她。

當她提起沈旋,大家都沉默了良久。

她意識到自己讓場面尷尬,馬上言歸正傳。



「我想當律師。」

「很好啊,你記性一向好,背書一定難不到你!」沈雪也馬上咐和。

「她真的被星探發挖嗎?」張亮若有所思。

「嗯,我有上前向她證實的。」何沬也不再覺得尷尬。

「其實我已經參加了歌唱比賽,下個星期六,你們會來看嗎?」

「一定會啊!我到時候給你舉個大牌子,寫著張亮最帥!」

何沬的反應最激烈,大家也在笑著,不過仍是要小聲地笑,但是現在的他們的關係,就像回到與倪鋒在一起的那段時期。





「程海,今天我們一起回家吧。」沈雪主動邀請程海。

「可是,本來不是大家一起走的嗎?」

「我今天特別想跟你走啦!」

「好吧。」



沈雪在路上深思熟慮的樣子讓程海忍不住笑了。

「到底想問我什麼啦?」



「你跟男朋友這陣子有見面嗎?」

「有啊,我們同居啊。」

「對啊,我都忘了。」

「怎麼了?你以前不好奇我們的事啊!」

「我在想,如果你們不是同居,那學校經常補課,不是會沒時間見面嗎…」

「喔,哈哈,我明白了。」

「明白?不可能…」

「小雪,你自從愛上了別人以後就變得很不一樣。」

「那裡不一樣?」

「你以前很開朗活潑的,現在反而常常心事重重。」

「由你這樣說我很沒說服力。」

「大家都這樣覺得,有段日子你沒跟我們在一起,大家都這樣說過。」

「對不起,那時候的我還沒放下。」

「我覺得現在你還是沒放下。」

「程海,你…」

「我很清楚你啦,那個人的出現,才能讓你更容易的放下他吧。」

「那個人…」

「默默守護你的人—潘自榮」

「為什麼會是他?」

「你遲早會知道的。」

「程海!謝謝你。」

「還有一件事。」

「什麼?」

「回家前去一趟便利店吧。」

「知道了。」



沈雪想不起自己家樓下有便利店,反而去了眼前這一家,買了幾瓶檸檬茶。

她忽然發現,自從露營後,她終於能重新面對自己的好朋友。

可是她還不能坦然面對自己對潘自榮的感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