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你們現在正值奮鬥期,不過學校舉辦的五十周年校慶活動你們一定要參加的。」

林老師幾乎每個星期都宣佈一些讓人目瞪口呆的消息,這次又讓同學們不斷抱怨。

「肯定是要我們去幫忙做事吧,唉!」

「我肯定不會幫忙,不用選我!」

「五十周年有什麼活動啊,不都是表演和聚餐嗎?」



「同學們安靜點,剛剛有位同學說,五十周年不少得的是表演環節,他猜中了,全級同學也需要參與表演。」林老師少有地放下嚴肅的表情。

「那我們到底是要表演什麼呀!」

「對啊,不會是要我們自己決定吧,煩死了,除非取消補課!」

「對!說得好,取消補課,讓我們能專心一意地練習吧!」

「我贊成!」



全班進入混亂的狀況,林老師在誰都沒察覺的情況下在黑板上寫上「舞蹈表演」。



沈雪從飯堂買了檸檬茶回來教室時,發現一路上放滿了粉色花瓣,她其實很喜歡這種花,不過不知道是誰放的,又怕有人在背後看著,所以若無其事地走過。

前方有人大喊著「沈雪!」

沈雪嚇得瓶蓋都丟在地上,那個人手上拿著一張看不清楚寫著什麼字的海報。



而那個人,正是曾向沈雪表白的林守奕。

「哇,有人要告白喔!好酷!」

「一起出去看啊!」

不消三分鐘,整個樓層的同學都跑了出來。

「沈雪,對不起,我不應該做那種蠢事的,請你原諒我吧!」林守奕手上的海報寫著:請你繼續和我當朋友。

「搞什麼呀!原來不是告白呀!」

「回去上課啦,哎呀,真沒趣!」

沈雪一臉尷尬,很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我家沈雪很大方,肯定沒放在心上,對吧?」何沬把手搭在沈雪的肩膀上,給沈雪打了個眼色。

「哦,對啊,我沒放在心上,我們還是好朋友啦,哈哈,誰在意這種小事!」沈雪終於得到救星的援助,消除尷尬。



自從林守奕的事情後,沈雪成了中五級的一時佳話,在午飯時間會有不少同級同學來找沈雪聊天,還有時候會被詢問電話號碼。

有時候一些男生來搭訕,沈雪雖然沒有很害怕或時覺得煩厭,但是張亮和立智還是會及時出現把他們趕走,為此沈雪覺得很不好意思,也覺得他們好奇怪。

「請容許我坐在這裡。」一位自稱是五乙班的班會主席陳詩琪忽然拿著自己的飯盒坐下。

「聽說你是班會主席,那我們來聊一下有關校慶表演的事宜吧。」



「慢著,誰說我是班會主席?」

「提起中五甲班,大家都會說沈雪這個名字啊。」

「但是我們班是沒有班會主席這回事的。」

「那大家都默認了是你吧!」

「但是…」

「別但是了,開始吧,時間無多。我們班要表演的是街舞,希望你們選別的舞蹈。」

「好,我知道了,不過我們班跳什麼舞不是我決定的。」

「你說好就行了。」



陳詩琪是學業成續名列前茅的人,說話時總是很認真,認真得沒有人敢跟她開玩笑。

「我說好,但是沒說我是班會主席,哈哈,你還是找我們班主任林老師吧!」

除了沈雪。

「喂…你別走那麼快啊。」

陳詩琪:沈雪,真是個很特別的人。



下課後的補課時段真的變成讓同學們練舞時段,但林老師遲遲未到,同學們各自在班房不同的位置打鬧著,這個班級本來就是分成幾個小圈子,沈雪他們亦是其中一個。



「同學們,現在已過了半個小時,我想林老師是故意不來的,不如我們開始討論一下要用什麼舞蹈表演吧。」沈雪像老師般站在教室最前面說話。

「哦,你是班會主席,你說的我們一定做。」張亮忽然大聲說。

其他同學也跟著起哄,說沈雪就是班會主席,在不知不覺間,沈雪也默認了自己是班會主席。

在商討後,決定了中五甲班表演的舞蹈為華爾滋舞。

起初,有個女生說她最近看的卡通有關於華爾滋舞,有些同學說很難學,有些同學又說很有趣,男生又說可以和女同學一起跳舞,所以肯定願意,之後再沒有人提出新的建議,就決定了表演華爾滋舞。

最終,那位女生負責把華爾滋舞的片段帶回學校,讓同學照著練習。

誰都沒想過,這幾個星期的練習,林老師都在教室門外偷偷看著這班同學。

沈雪也不時跟其他班級的班會主席開會,丙班的同學表演中國舞,丁班的同學表演芭蕾舞。

由於少了倪鋒,所以班上的其中一位女同學會沒有舞伴,練習時間會輪流換舞伴,大家了解過後才會選擇誰當自己的舞伴。

最後剩下來的人是程海。

其實程海不是和別人不能配合,她沒有舞伴的原因也不僅是因為班上人數問題,而是她的男朋友。



「你不可以和別的男生跳舞喔,那天校慶我會以你家屬的身份出席,可不要讓我吃醋喔!」

「知道了。」



沈雪知道這個情況後,竟然向全班同學報告,她說幾十個腦袋想辦法會比較有效率。

「那她跟林老師一組就好了啊,我們邀請她吧!」一位男同學提出。

就在教室門外一直偷看著的林老師終於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