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很有想法啊。」

林老師步向人群中時,大家都感到一種壓迫感,紛紛後退了幾步。

「林老師,請你一定要跟我當舞伴!」程海應該是第一次這樣勇敢跟老師說話,看來她男朋友的給她的壓力已勝過林老師的威嚴。

「既然是平常乖巧聽話的學生要求,我拒絕也太絕情了。」

「謝謝老師!」





沈雪跟立智一組,不知道為何何沬常常往他們這邊看,常常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舞伴張亮的腳趾,好幾次都因為他們而暫停了音樂。

其實何沬選的是立智,不過張亮硬要說自己跟何沬才能合作,所以何沬只好放棄這個念頭。

沈雪不是不明白為何張亮會這樣,大概他們的心裡都有根刺,短時間內還不能消除吧。





訂製的衣服由立智全權負責,不知道是誰設計的,女生的衣服比男生的漂亮得多,大家多番追問下也不知道背後設計是誰。

除了沈雪和立智知道。

校慶當天大家很早便回校作最後綵排,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買了檸檬茶,或許班會主席的影響力比班主任還要大。

「大家聽我說幾句話。」

在後台等候表演時,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樣緊張,這次誰也沒有插話,全都安靜地聽著沈雪說話。



「今天的表演雖然是為了校慶,是很重要,但是我希望大家能放下那種一定要做到最好的心情。」

聽到這裡,林老師不禁疑惑地看著她,差點就想打斷她說話。

「這次是我們班第一次的共同演出,我希望大家能夠抱著和大家一起創造美好回憶的心情來面對。」

「表演後我們得到的不只是觀眾的掌聲,更多的是美好回憶,機會難得的班主任跟我們同台演出,練習時的努力,這一切都不是在表演結束後便隨之消失的,這將會陪伴我們直到永遠。」

「所以,就算表演是否真的完美,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過程。」

靜止了良久,有人輕力地拍掌。

是張亮的掌聲。

接著全班同學和林老師也一同拍掌,雖然大家都輕力地拍掌,但是因為正在台前表演話劇的中四級同學,場景尚算安靜,所以某個同學察覺到後台發出聲音而一臉疑惑地看了看身後。



沈雪示意要靜下來時,正是他們要開始表演了。



音樂響起,大家都把這一個多月的努力用盡。

沈雪看著自己的舞伴立智時,不時會幻想他就是倪鋒,她甚至看到台下的觀眾是倪鋒。

那個疑似是倪鋒的人站在觀眾席的最後方,台上的人看下去觀眾席十分漆黑,台上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觀眾的臉。

但是對於沈雪來說,倪鋒仍是那個在人群中會發光發亮的存在。

那個人忽然之間不見了,害沈雪緊張起來,舞步也開始亂了。



「小雪,放鬆點,別緊張,跟著我數拍子,一!二!三!」立智靠近沈雪的耳朵跟她說。

沈雪沒想到自己仍會為這個人而心動。

此刻的心情好比第一天入學時,覺得全校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她的心裡,總會為這個曾經很愛的人留下一席位。

就算日後愛上誰,最佳位置仍然會是他—倪鋒。

音樂奏畢,沈雪是負責致詞的代表,但此刻的她緊張得連雙腳也在發抖。

「很高興能作為一葉中學的一份子,在這裡學習,在這裡認識新朋友。」

立智忽然拿起麥克風,把沈雪原本要說的台辭流暢地說出。



「我們在這裡學會了很多人生道理,老師的循循善誘,同學們的友愛,將會成為人生中最重要的回憶。」

接著發言的竟然是程海,台詞是沈雪寫的,只有她最喜歡說重要回憶這種感性的言辭。

「一葉中學帶給我們的不只是書本上的知識,還有待人接物,尊師重道,孝順父母。」

張亮也跟著發言了,何沬從最後排趕上前,「在一葉中學上學,是我們這生最幸運的事,慶幸上天給我們和一葉結下不解之緣,相信日後我們還有很多的機會與一葉建立更多美好回憶。」

四人在台上排成一字,沈雪站在後面,一時之間不能作出反應。

他們同時回頭看向沈雪。

「小雪,不用怕,有我們在。」



他們都看見了倪鋒。

沈雪忽然覺得漆黑的盡頭有一處光芒,不知不覺間從緊張得不知所措變成感動得熱淚盈眶。

她用手拭乾眼淚,從張亮和立智中間走到更前的位置。

「在一葉中學裡,認識了五年甲班的同學,是我此生中最榮幸的事。」

「我們只剩下不足一年的時間待在一葉中學,希望餘下的時間能在一葉無悔地過。」



台下的掌聲熱烈得全班同學返回後台仍未結束。

「你們也見到他了嗎?」沈雪拉著程海的手。

「嗯。」

「各位同學,你們知道誰來了嗎?」林老師即將打開的門,是一道讓沈雪通往痛苦回憶的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