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的女同學都在歡呼,畢竟倪鋒是個校草。

就算倪鋒離校了,校草之位仍非他莫屬。

沈雪故意別過臉,不讓自己和他對視。

除了沈雪一群人,大家都走向倪鋒問好,張亮和立智仍不改當日對他的厭惡。





一連串的校慶活動完結了,同學們都紛紛在學校門外拍照。

五甲班的大合照拍完了,林老師說可以解散,不過他們還依依不捨的留在學校大門前。

「又不是畢業,為何我們會這麼不捨得呢。」程海若有所思地抬頭看著學校的天台。

「不如我們幾個也拍張合照啊!」立智拿出自己的數碼相機。

「好提議!」何沬是第一個站好的。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拍照嗎?」倪鋒靦腆地說。

大家都沉默著,同時看向沈雪。

實際上大家都不介意,最在乎的只有沈雪的感受。

誰也不認為自從那件事後,沈雪會原諒倪鋒。

當大家都認為沈雪會說不願意,然後五個人尷尬地拍照時,沈雪竟然說可以。



「可以啊。」

她說話時還帶著微笑。

彷彿那天的事從來沒有發生。

拍照時,張亮問了沈雪一個問題,可是沈雪始終沒有回答。

「你還愛著倪鋒嗎?」

不是沈雪不想回答,而是連她自己都不能確定,這個相處不久的人,真的能讓自己牽腸掛肚如此久嗎?

拍照的人是林老師。

「準備好了嗎?一!二!三!。」



張亮沒有看鏡頭,目光停留在沈雪的身上。



倪鋒提出要送沈雪回家,大家以為沈雪會拒絕,但沈雪又做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沒問題。」

沈雪終於能不那麼緊張,反而想和他聊聊天。

「最近還忙於工作嗎?」沈雪主動問倪鋒。

「嗯,不是那間房子了,這次是商業大廈。」



「喔,那你記住要小心點,別受傷。」

「那天的便當,我有吃完,你做得很好吃。」

沈雪不能說出此刻的感受,是心痛?還是心酸?

「其實…」

「其實那個不是我女朋友,我沒有出軌。」語音同步時,倪鋒搶先發言。

「我沒有解釋清楚,是因為我也覺得我有錯,我是對她有好感,我有約過她逛街,還有跟她牽過手,也有抱過她,我覺得自己對不起你,所以被你發現了,覺得沒資格留住你。」

「沒關係。」沈雪也不相信自己能這樣冷靜面對。

「對不起,我現在還愛著你的,我還等你回來我身邊。」



「我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沒等倪鋒回話,沈雪便已經進屋了。



沈雪已經不少於十次幻想過自己和倪鋒相遇的時候會怎樣,該怎樣做。

任何情境她都有幻想過,他和那個女生一起約會時被她遇見,或是遇見他工作後回家時疲憊的樣子。

她想了好幾種大吵大鬧的對白,又想了如何讓倪鋒後悔,她甚至想過要潘自榮扮成自己的男朋友,讓倪鋒知道自己過得比他好。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如此冷靜,不吵不鬧地面對把自己傷得透徹的人。



沈雪知道倪鋒還在她家門外等著,等她打開窗戶,就像以前一樣依依不捨地道別。

但是如今的她不一樣,她不會再是那個天真的小女孩了。

她把窗簾拉上,整個房間黑漆漆,一點燈光也沒有。

她就像洋娃娃一樣軟弱無力躺在床上。

閉起雙眼,她最掛念以前的倪鋒。

眼睛張開,她撥號給那個好久沒聯絡的人。

「喂,雪雪?」

「你有空嗎?」

「我在工作呢,有什麼事嗎?」

「嗯,沒要緊的事,就是想跟你聊聊天。」

「我馬上就下班了,回家換件衣服便來你家接你吧,你想去哪?」

「中環碼頭。」

「好!」



或許有些覊絆,總會在不知不覺間建立,也會不知不覺間成了對方最重要的人,哪怕只有一秒。

「潘自榮。」

潘自榮覺得女生喊他全名,一定是壞事,由其那人是自己的姊姊。

潘思玲是個把弟弟視為僕人的姊姊,自從潘自榮開始上班後,她也開始問他拿錢吃喝玩樂。

「什麼事?」

「給我錢,今天晚上我有約會。」

「那你怎不叫你男朋友給你錢。」

「關你什麼事!」

「好,不關我事,那我走了。」

「潘自榮!」

不過潘自榮也不是每次都妥協的,由其他覺得沈雪約自己是為了告白,他更在想自己要多儲蓄來跟沈雪約會。



沈雪係衣著和以往截然不同,今天的她穿著一件黑色背心,短牛仔褲,讓潘自榮大吃一驚。

「你今天很美。」潘自榮打從心底認為沈雪要跟他告白,所以心跳加速得讓他快窒息。

沈雪心事重重地道謝,潘自榮以為她只是緊張,便沒有再追問,默默陪著她走。

到達中環碼頭,天色已完全昏暗,沈雪終於吐出一句話。

這句話簡單得無法誤會,卻足以讓潘自榮活在痛苦中。

「我還是放不下倪鋒。」

她見潘自榮沒有回應,便接著說起來。

「今天他回來學校了,還拍了張大合照。」

潘自榮看向沈雪的手機熒幕,她所說的大合照正是她的桌布。

「我見到他,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原諒了他,雖然稱不上是想和他復合,但是心裡總覺得很難受,我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

他依舊沒回話。

「你說,我是不是太善良了。」

「善良?」

潘自榮忽然很激動。

「如果你真的善良,就不應該在一個喜歡你的人面前說這些話,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只顧自己的感受的人才不善良!自私!」

「對不起,我沒考慮你的感受,因為我只想到你一定會願意陪我的,所以我才…」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好朋友…」

「工具人吧?」

「阿榮…」

「我願意陪你不是因為我很閒,是因為我真的很在乎你,我在乎你比起我自己和我的家人都多,我是擅自下班的你知道嗎!」

「阿榮…對不起,我真的有想過要接受你,可是我沒想到他會忽然出現。」

「不用了,一直以來我都跟隨在你附近,很怕你發生什麼事,很想能及時出現在你身邊的人是我。不過我萬萬沒想到,一個把你置之不理的人才能獲得你芳心。」

「阿榮…」沈雪看到他眼泛淚光,忍不住上前抱緊他。

「我們不會再見了。」

潘自榮用盡全力掙脫了沈雪的懷抱,頭也不回地向前走,他甚至不知道沈雪因為他太用力的關係而跌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