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來到了期終試,同學們該好好準備一下了,學校決定安排星期六全日的補課,不許缺席。」林老師在黑板上寫上補課的時間表。

「我說,是不是越來越過分了呢…」班上的同學們都在竊竊私語。

「其實自己在家裡也能好好溫習啊,沒必要這樣吧。」

「不如大家每個星期六也一起吃早餐吧,這樣才有動力啊!」沈雪站起來說。

林老師有點不耐煩地看著她,認為她的建議是多餘的。



「好啊,我贊成!」

「我也贊成。」

同學們接二連三地站起來舉手支持,現在他們的團結,已經敵過林老師的權威了。

「好好好,大家都安靜,要是有一個同學反對,就不許再討論了。」林老師雙手抱胸,得意地看著同學。

大家都認為林老師說的話都是廢話,不可能有人會反對,直到程海尷尬地舉手。



「程海?你幹嘛!」立智強行把程海的手放下。

「我去不了,對不起。」

「叛徒!廢物!」坐在最前面的男生指著程海大喊。

何沬立刻把手上的鉛子筆往他丟。

「你瘋了啊?」那個男生出了名沒禮貌,平常招惹的人可多了,這次班上的同學都偏幫著何沬,沒想到那男生繼續言語挑逗何沬,她終於忍耐不住,衝上前跟那個男生打起來。



林老師不斷大聲呼喝也制止不了混亂的場面。

張亮和立智負責把二人分開,其他同學則在喧嘩,而程海則嚇得大哭。

只有沈雪去找訓導主任來解決問題。



「又是你們,我們學校校風要是不好,都是你們所賜的!。」訓導主任在辦公室裡一副看不起他們的樣子說話。

「唐子維,你被退學了。」

校長也出來處理的事件,應該不只是何沬跟他打架這麼簡單。

唐子維一語不發,不聞不問,好像接受了被退學的事實,反而向何沬報以一個陰險的笑容。



「我被退學,就是代表不用接受懲罰,你們可不一樣,來日方長,肯定有很多精彩的事等著你們,哈哈!」唐子維連書包也不拿便離開辦公室。

「簡直是失心瘋!」何沬的氣還未消。

「你別再生氣了,人都走了。」立智拉著何沬的手。

「對不起啊何沬,其實我沒有介意他這樣說我啦。」程海一臉內疚地說。

「那你說說你為什麼要反對。」何沬嚴肅地問程海。

「因為我男朋友…約了我每天都要跟他吃早餐,我確實去不了。」

「你是不是瘋了啊,你被男朋友控制住也沒關係?你願意如此忍氣吞聲嗎?陸東源如此,現任男朋友又如此,程海你醒醒好嗎?世上男人不只他們啊!」何沬連珠發炮地責罵程海,害她臉紅耳赤起來。



「你冷靜點啊…」沈雪也覺得何沬異常地激動,終於出言相勸。

何沬喝著溫水,身體還因情緒激動而抖動著。

直至何沬借故讓沈雪離開辦公室到教室替她找東西,她才娓娓道來。

「昨天,我看見程海和她男朋友在一起。」

「為什麼忽然說起這事來?」張亮不解。

「程海,你的男朋友到底是何方神聖,由你自己說吧。」

「我…」程海緊張得手心冒汗。

「說啊。」何沬催促她。



「我…不敢說。」

「我也很好奇她男朋友是誰,都半年了,也沒見到他。」立智說。

「是倪鋒。」程海冷淡地說出。

大家聽到後都愣住了。

「你…你在說什麼啊?不是說跟鄰校的校草嗎?」張亮的反應比誰都更要激動。

「是我說謊了,對不起。」程海一直低著頭,像是個犯人般被警察審問。

「你…你良心過意得去嗎?小雪可是你好朋友啊!她待你好你不是不知道啊!她手臂上的疤痕是因為你才留下的!」張亮終於明白為何何沬的情緒為何如此激動。





門外的沈雪一直都在,她認識何沬這麼久,所以很清楚她為何只叫她離開。

沈雪的惶恐湧上心頭,覺得整個世界都是黑色的。

曾經以為,失去了最愛的人不重要,還有最愛自己的好朋友。

那個日夜照料著自己的人,無時無刻陪伴自己的人,願意為她付上一切的人。

竟是出賣自己的人。

沈雪跑到學校天台,想起他們的第一次,在天台上玩的真心話大冒險。

她記得,當時張亮向她告白。

如果她當初接受了張亮,結果會怎樣?

沈雪坐在天台的圍牆上,俯視著正在操場上上體育課的同學們。

「你們看看上面!她不是要跳下來吧?」中一級的女生大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