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生好像是校草的女朋友啊!」

「是不是被拋棄了所以看不開啊?」

「別多管閒事!」老師掩飾自己的驚慌。

沈雪俯視著仰望她的人群。

忽然有種力量把沈雪拉向後面。



又是一陣強風,就如張亮向沈雪表白時的那陣強風。

沈雪跌坐在地上,環顧四周才醒覺空無一人,她還以為會有大家在身邊。



林老師收到通知,立刻趕到天台找尋沈雪,可惜當她來到的時候沈雪已經不見了。

林老師緊握著手裡那封辭職信,用力得把它抓破了。





何沬站在公園的滑梯上,掃視著程海的身體。

立智用相機拍下何沬的姿態,可是被何沬罵他無聊,要他馬上刪除。

「現在什麼時候了,還顧著拍照。」

「程海,你說話吧,打算怎麼跟我們幾個解釋。」張亮說話的態度也前所未有地不友善。



「除了對不起,我沒什麼話想說。」

程海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大家摸不著頭腦。

「你別以為我不敢打你!」何沬瞬速從滑梯上滑下,一手把程海的衣領扯起。

程海露出驚嚇的樣子,再看向旁邊的男生,發現沒有人想要幫她。

「是倪鋒先追我的,從他跟沈雪分手後,他好幾次約我出來,我全都答應了。」

「我騙你們說我男朋友和我是鄰居,其實我和倪鋒的家不近,但是他搬進我家了。

「我沒有存心從沈雪手上搶走他,他們倆的事我也覺得好可惜,我也覺得沈雪很可憐,但是現在他們分手了,難道我就不能喜歡倪鋒了嗎?難道就因為我跟沈雪是好朋友所以我就不能跟倪鋒好了嗎?」

「我也有選擇的權利啊,只不過剛好我喜歡的人是我好朋友的前度而已,我沒有錯,跟你們道歉純粹因為我騙過你們。」



大家都沉默了,何沬看了看滑梯背後,做了個OK手勢。



「我不需要你可憐,而且我一點都不可憐。」

「小雪?你什麼事候在這裡?」張亮很是驚訝。

「從你們出現在這裡開始。」

程海的臉比蘋果更紅,差點就哭出來了,但是被他們圍著也不敢突然逃走。

「你會原諒我嗎?」程海弱弱地道。



沈雪沒回話,只是默默拿起書包離開。

她以為自己會很生氣地教訓程海,她甚至想過要打她來發洩,也想過跟她絕交,從此不相往來。

但是她想到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一直陪在她身邊的人就是程海,無微不至的照顧她的人也是程海。

最重要的是,她為什麼要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去討厭愛自己的人呢?

只不過暫時她也無法像以前一樣面對程海而已。



「林老師,你們班發生意外的次數也太多了吧?是不是稍微管教一下比較好呢?」校長不斷嘆氣。

「我知道是我管教不善,其實我覺得我自己不那麼適合當教師,所以我打算…」



當林老師想把辭職信遞給校長的時候,突然有人奪門而入。

「校長,大事不好了!有學生要跳樓!」體育科老師氣來氣喘地說。

「林老師,真巧了,是你們班的學生!」

「哎!回來再說!先去看看!」校長不耐煩地走到外面。

「是沈雪…」林老師比任何人都更緊張,「報警!快點啊!」



沈雪和林老師坐在只得他們的會議室,相隔的距離遠得像浩瀚大海。



「你要怎麼解釋?這事鬧得這麼大!」林老師生氣得拍枱。

沈雪支吾了一陣子才願意和盤托出,說出這些事連她本人也覺得人羞恥。

「所以老師一向不贊成學生談戀愛,影響學業除外,心理創傷影響一生。」林老師說到有點哽咽。

「老師,你也試過嗎?」

「那是我讀中三的事了,比你們還要早一點喔。」

「我和全級成績最好的學生談戀愛,大家都看不好我們,唯獨我們從不聽旁人說的話,堅持要在一起。」

「那時候我成績不是最好,但總算是認真上課,不知道為什麼老師總愛挑我毛病,有一次我忍不住,大罵我的中文老師。」

「後來他記我小過,還不讓我再跟我男朋友聯絡。」

「但是我男朋友和我都沒有放棄,堅持每天放學都會偷偷見面。那時候我朋友不多,可以說是沒有,所以都是自己小息和吃飯,他則不同,他很受歡迎,有很多朋友陪他,所謂的放學見面,十次有九次他都失約了。」

「那時候的我很傷心,因為沒有朋友,也沒有什麼娛樂,就只好每天用功讀書了,跟他也因為沒有聯絡而告吹了。」

「不過直到現在,我還忘不了他,我再也沒有談過戀愛,因為有遺憾,所以忘不了。」

「所以你切記,別讓戀人成為自己世界裡的唯一,還有好多事情等著你完成的,我一個人也活得好好的啊。」



這次的事雖然讓全校都大吃一驚,本應把沈雪處分的,不知道林老師是同情她而免罪,還是忘記給她處分,總而言之,沈雪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倪鋒之所以送沈雪回家,是為了轉移大家的視線,不讓任何人懷疑他跟程海的關係,而他對沈雪所說的話屬真屬假,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他們的事被拆穿後,程海一直受著良心責備,一方面希望沈雪能早日原諒他,一方面忍受不了自己在學校每天都形單影隻,決定向倪鋒提出分手。

程海回到家後,發現倪鋒把行李都帶走了,連一句分手也沒說就結束了,她覺得自己很可笑,也覺得自己很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