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想要上前證實那人是否倪鋒時,被一位親戚問路而止住了。

當她重新看向他原本站著的地方時,他已不見了。

林老師也到來了,還特別允許沈雪可以休假一段日子,但是沈雪拒絕了。

「我希望可以考上大學,我要完成媽媽的心願,不能休假的。」

「你有這決心很好,記住千萬不能過勞啊。」



「知道了。」



「同學們,後面有一棵心願樹,大家在紙上寫上自己的心願,然後把它掛上去吧。」林老師邊說邊派發紙條。

「我才不要呢,一定會被偷看啊!」大位女生大聲說。

「我也不要,心願是秘密啊,不能寫出來。」立智也跟著說。



「大家先不要那麼緊張,我覺得可以寫啊,只要我們把紙條封好就行了,而且這件事挺有意思啊。」程海第一次面對全班像沈雪一樣發表意見。

「你們可別想多了,所謂願望,就是你們的目標,別打算寫上我要談戀愛這種東西喔。」林老師現在變得比以前風趣了。

「哈哈,老師你怎麼猜得到?」張亮笑說。

「無聊!」沈雪對張亮輕聲說。





自從同學們收到紙條後便整天都忙於想心願,沒有一個人在專心上課,弄得林老師有點後悔在早上跟他們說這事了。

「你說,掛上樹後真的會實現嗎?」程海問張亮。

「不會吧,騙人的。」

「你能不能浪漫點啊,女生問你應該說是啊!」沈雪回頭拍了張亮的頭一下。

「哇,不用那麼用力啊!」張亮的聲音似乎有點大,英語老師瞪了他一眼。

在下課之前,沈雪在字條上寫上「希望能跟他們考上同一所大學。」



「什麼?你說你不考公開試?你不考大學了?」沈雪驚訝得在飯堂大聲高呼。



「張亮,你說真的嗎?」程海也露出一點驚訝。

「嗯,其實我跟公司簽約了。」張亮的笑容比盛開的花還更燦爛。

「什麼公司啊?」何沬放下了手中的雞翼。

「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星探挖掘了你,終於等到了啦!我們中出了一個明星!」立智站起來大吵大鬧,要不是何沬把他拉回來,他就快被老師罵了。

「別胡說,聽他本人說啦。」何沬把可樂瓶身的水用來擦手。

「他說的話都是真的。」張亮看著沈雪說,似乎最期待沈雪的反應。

「那你…還會上學嗎?」沈雪問。



「當然會啊,除非我工作讓我很忙吧。」張亮很滿意沈雪問的問題。

「我們這裡又要少一人啦…」何沬感嘆道。

「沒辦法,大家都要成長嘛。」程海低聲說。



沒想到張亮說的話竟然真的應驗,他被唱片公司力捧,家人正在為他辦理退學手續。

「追夢的少年啊…」校長邊搖頭邊喃喃自語。

「快點簽名啊,我兒子很忙的。」張亮媽媽忽然罵起來。

「張太太,不要著急,還要等他班主任來呢。」校長嘆氣。



「林…林…林老師。」張亮見到林老師來時,不自覺地口吃起來。

「張亮,今後不用再喊我老師啦。」

「林老師,你永遠都是我心中的班主任。」

「以後的路再難,再辛苦也好,也要加油,你想放棄也可以回來,一葉永遠歡迎你。」

「謝謝老師,但是我絕對不會放棄的!」



離開辦公室,張亮媽媽拉著張亮的手,示意他要趕快離開。



張亮四處找尋某人的身影,著急得快發瘋。

「張亮!」

「終於找到你了張亮!」

張亮看到氣來氣喘的沈雪,竟有一刻想要留在學校。

「張亮,大家都趕來跟你道別的。」

沈雪把手中的花遞給他。

「張亮!」張亮身後忽然傳來強烈的腳步聲,那是中五甲班的同學們。

「大家都…來了啊。」

「你當紅之後可別忘了我們啊。」陳子軒說。

「我們會永遠支持你的。」楊心兒是暗戀張亮的女生,但是她從未想過告白。

「你們…好無聊喔!哈哈!」張亮以笑掩飾想哭的心情。

「Take care。」立智忍著淚水拍拍張亮的肩膀。

「支持你啊。」何沬跟張亮有默契地擊掌。

「張亮,你要加油,我們幾個永遠是你的後盾。」程海給張亮送上一個擁抱。

「謝謝。」

「張亮,祝你一切順利。」沈雪的微笑,使張亮精神抖擻。

「謝謝,謝謝各位,我永遠都會記住你們的。」

「我幫你們拍張合照吧。」張亮的媽媽有點不耐煩地提議。

咔嚓…



「哎呀!以後就我一個男生保護你們三個女生了。」立智坐在教室內的儲物櫃上伸懶腰。

「誰要你保護啦!」何沬用力拉他的手,害他失平衡掉下來。

「痛死了,那我不保護你好了。」

「不用你保護!」何沬再次用力地拉他另一隻手,使他不能站起來。

「哈哈哈,別了何沬,他很慘。」程海扶起立智。

「多謝姑娘仗義相救。」立智假裝要踢何沬。

「我們不知不覺間,已少了兩個人。」沈雪伏在桌上道。

「是不是快散夥了呢…」

「別胡說,我們是鐵四角!」何沬拍了一下桌子。

「嗯,我們永遠不散。」程海牽起兩人的手。

立智則在旁重新爬上儲物櫃。



那棵心願樹掛滿了五甲班學生的心願,雖然它不敵風吹雨打,但是在倒下之前,他們的心願都完成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