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約了程海看電影,本來何沬也來的,不過她忽然說有事,吞吞吐吐的不肯說是什麼事,只好她們倆去了。

「抱歉,久等了。」程海遲到了十分鐘,幸好是冬天,要是夏天沈雪肯定會生氣。

「沒事沒事,我買了票,進去吧。」

「我想要吃爆谷!」程海指著爆谷售賣處。

沈雪的臉色一沉,把程海嚇倒了,她以為自己的要求讓沈雪覺得很困擾,所以不斷說不吃了。



「好,買吧。」

程海很疑惑,又不敢追問,只好默默跟上去。

「小姐請問你要點什麼?」

程海見沈雪沒有回答,神情呆滯,便自己點了爆谷和汽水。

程海走的時候沈雪還呆站在售賣處,只好拉著她走。



「你到底怎麼啦?」程海搖晃沈雪的手。

「陳…陳芷芯。」

「誰啊?在哪?」

沈雪仍看著售賣處。

她忽然像夢遊般走到售賣處,緊盯著正在收拾東西的女職員。



女職員似乎發現了沈雪,向她報以微笑。

她發現沈雪一直看著自己,便問道「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陳芷芯?」沈雪知道她並不認得自己,所以用疑問句問道。

「你是…沈雪?」



三人坐在商場內的長椅,吃著程海買的爆谷。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怎不告訴我?」沈雪有點尷尬地道,她沒想過和以前最親近的朋友說話會變得如此難。

「我沒有你的聯絡方法啊,上個星期吧,現在那邊開始放長假,便回來了,沒事做便做兼職了。」



陳芷芯比以前變得更高,更漂亮,有一把烏黑亮麗的秀髮。

「你變了好多喔,難怪我認不到你。」雖然陳芷芯這樣說,但她總覺得她是忘記了自己。

「你不是移民嗎?你為什麼回來?」

「親戚還在香港,而且他最近要結婚,所以希望參加婚禮。」

「那你會留在這裡多久?」

「大概三個月吧…」

「哦…」



「給你電話號碼我吧,我會找你玩的,香港我已不熟悉了。」

「沒問題,我介紹我的新朋友給你認識,她是程海。」

「你好。」陳芷芯禮貌地打招呼。

「你好。」

由於電影快開始的關係,沈雪和程海便離開了,陳芷芯也回去工作了。



電影的主題是友誼,程海有點擔心沈雪會因為跟舊朋友重逢而冷落了自己。

電影完結後,沈雪收到陳芷芯的訊息便馬上赴約,把程海留在商場裡。



程海只好一個人逛街。



陳芷芯帶了好幾個外國朋友來,她們都穿著歐美風格的裙子,明明是在香港,但沈雪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由於她的朋友是說英語,除了打招呼,基本上沈雪盡量不跟她們溝通。

沈雪帶領她們吃了很多地道美食,逛了好多著名景點,她覺得比自己出國旅遊更累。

後來她們更提議要到名店買東西,沈雪只好帶她們到銅鑼灣。

這裡人多得讓沈雪有點煩燥,不想再解答她們的問題。



「沈雪,你好像很累。」陳芷芯察覺到沈雪的倦容。

那幾個女生用英語說,為什麼這麼容易累啊?是不是不想跟我們玩?既然她累就先走吧,我們自己逛也沒差喔。

雖然沈雪英語不強,但也聽得懂,她覺得自己有點自作多情,以為跟陳芷芯能像以前一樣在學校裡開心地玩。

現在的她甚至後悔把程海拋棄在商場內。

「我先走了。」沈雪拋下這句話便趕回去程海身邊。

此刻沈雪很痛恨自己。

這些年來陪著自己的人已不是她,何必為她冷落最好的朋友呢。

和她經歷最多的,是程海。

陳芷芯只是小時候還沒有認識幾個朋友時的玩伴,她甚至不清楚她的性格,為人。

為了滿足自己回憶裡的遺憾而埋沒本心。

人不應該回在回憶裡吧。

現在沈雪回想,其實她出國讀書也沒什麼大不了,自己還是認識到新朋友。

她學會了,並不是每個出現在生命中的人都是對的。

沒必要為了離別而勉強傷感。



「程海!」

此時回頭的程海,對沈雪而言,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