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晉歌手張耀安的全新單曲,初戀頌現已發行!」

電視上的廣告讓全班在學校新買的電視機前目瞪口呆。

「哇,他怎麼改名了啊?」楊心兒緊張地道。

「這是藝名吧,很多明星都有的。」何沬對於她的大驚小怪感到無奈。

沈雪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能夠達成心願,心裡為他很高興,同時又擔心他會遇到沈旋而尷尬。



沈旋現在的人氣也急升,她剛入行時參加了歌唱比賽,得到了第一名,所以多了一堆粉絲。

張亮也沒忘記大家,在空閒的時間也會相約到網吧玩,還跟經理人提議下一首歌的MV邀請大家當演員。



學校近來把中五級的體育課換成生命教育課,每一堂都是播放勵志影片或是投映簡報,同學向老師反映過很多次這樣很無聊,想爭取體育課,但還是得不到回應。

沈雪這次提議全班一起逃課,好幾個操行比較好的同學拒絕參與,又有些人不敢,最後只有一半的同學參與了。



他們來到了學校的天台,沒想到還有別班的同學在,天台瞬間變成了派對場地。

「一定是你的提議吧。」林守奕主動過來沈雪身邊。

「你們班也是你提議啊。」

同學們忽然唱起校歌來,聲音大得沈雪聽不到林守奕說話。

「你們別唱啊,靜靜啊!這樣會被老師發現啦!」沈雪大吼。



「小雪,你也一起唱啊!」何沬也樂在其中。

沈雪想要在人群中找到程海,也被擠得動彈不得。

好不容易從最後方逃出,便看到了幾位老師並排站著。



經過一小時的對峙後,終於難得地達成了共識,把這節課換成自修課。

所有同學都為此而歡呼,而且把功勞都歸於沈雪,因為是沈雪把建議提出的。

在這一年間,沈雪忽然變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有時候低年級的同學經過也會對她打招呼,自然地有了偶像包袱。

現在校草一位已經不是倪鋒了,換成了乙班的插班生,胡嘉樂。



沈雪對這個人的印象不怎麼好,她覺得他很沒禮貌,好幾次撞到低年級的同學也不會道歉,也不尊敬老師,雖然長得挺帥,但沈雪就是對他沒好感。



「在此跟同學們宣佈一件很重要的事。」校長在禮堂上嚴肅地站著,還有一個陌生人站在旁邊,所有同學都猜到將發生什麼事。

「大家都知道我在這所學校工作了四十年,年紀也開始老邁,我的教育生涯要告一段落了。」

「這位是張耀國先生,他將會代替我成為一葉中學的校長,張先生是個勤奮好學的人,他對教學充滿了熱誠,所以還會擔任教師一職,任教數學及地理科。」

「回想在一葉中學的四十年,我從一個二十多歲的青春少女變成一個老太婆,我才驚覺人生中的三分之二時間都待在這裡呢。」

「在一葉中學任職的第五年,我曾因為不能把頑皮的學生管好,把他的學籍開除了,後來他在外面犯了事,被關進監獄好多年,當他被放出來時,我去見了他一面。」



「那時候的他才三十歲,卻被折磨得像五十歲的大叔。他問我,老師,你當年為什麼要放棄我?」

「那時候我當場哭了,我後悔自己那麼輕易放棄一個學生,我也想過要辭去教師一職,但後來我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教育孩童是我的夢想,所以我必需努力。」

「我也發過誓,我不能放棄任何一個能把學生教好的機會。」

「可能中五甲班的同學會問我,為什麼把你們班其中一位同學開除了,你們可以去問林老師,相信她會回答的。」

「本著信念和堅持,我在任職第二十年時被現任校長推薦我成為校長。」

「我想要告訴大家,堅持自己的信念就是成功之道,就算有後悔的事讓你迷茫,也要繼續前進。」

「希望大家今後的人生都要努力以赴,別浪費青春。」

平常校長的言論只會讓同學打瞌睡,今天竟換來全場的熱烈掌聲。





不出林老師所料,同學們都搶著問唐子維被退學的來龍去脈。

「你們自己看。」林老師把一份報紙丟在桌上。

《十七歲中學生涉嫌參與珠寶盜竊》

「本來校長想幫他脫罪,校長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但是唐子維隔天便去自首了。」

「這新聞我也有看,沒想到竟是近在咫尺的人…」程海感嘆道。

「大家盡量不要外傳,給唐子維一點尊重吧。」林老師把報紙強行收起。



「哼,他活該。」何沬還把當天的事記著。

「老師,那他現在人在哪?」大家以為話題完結了便返回座位,只剩沈雪還站在原地。

「不清楚,快坐下吧,開始上課了。」

「嗯。



「我覺得現在不是時候。」沈雪在回家路上聽到林老師的聲音。

「你不想早點生孩子嗎?」沈雪看到林老師身邊站著一個陌生男人。

「我還有比這些更重要的事。」

「那我等你。」

陌生男人抱著林老師,沈雪驚訝之下一不小心大叫了一聲。

「是誰?」那男人的聲線很雄壯。

「林…林老師你好。」

「沈雪?你還沒回家啊。」



林老師讓他的男朋友先離開,現在二人坐在公園裡的鞦韆上。

「我要結婚了。」

「你不是說過忘不了那人嗎…」

「他就是那個人。」

「真是峰迴路轉呢…不過恭喜你。」

「謝謝。」

「但你剛剛不是說現在不是時候嗎?」

「嗯,我想等到你們畢業後再辦。」

「為什麼?」

「我要專注在你們學業啊,老師也有很多事要忙的。」

「那豈不是我們拖累了你,成了你的負擔?」

「怎麼會呢,是我的選擇,而且我男朋友不讓我結婚後工作,所以現在是我盡最後努力的機會了。」

「你真是一個好老師,婚禮記得請我們去啊。」

「必需的。」



這晚的夜色特別美,散發著黑夜的星光,沈雪仿佛多了好多傾訴對象。

「自從你走後,這世界出現了好多變化呢,遠方的你聽到嗎?媽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