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畢業設計的事情,請各位班代表今天內給我一個答覆。」張校長說起話來很嚴肅,幾位班代表也不敢跟他開玩笑,最後只是點點頭作回應,他離開會議室後才鬆懈。

各人都把畢業設計一事置之不顧,有人在伸懶腰,有人站起來做伸展運動,更有人拿出餅乾吃。

只有沈雪默默把張校長分發給大家的歷年來畢業設計紀錄冊認真看一遍。

「喂,沈雪你吃不吃?」陳詩琪把手上的餅乾分一半給她。

「不用了,我趕著把這個帶回去給同學們看。」



「那麼用功幹什麼啊。」

「為了大家的回憶。」

沈雪再沒有理會她接下來的回話,在會議室門關上的那一刻她聽到有人說「只會談回憶的傻瓜。」

她不介意別人怎麼說,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是為了什麼就好了。

「我們班的畢業設計就是拍微電影,反對請舉手。」沈雪把計劃書完整地放在投影機,大家看了都露出滿意的模樣,全班無異議。



最終把拍攝日期定在星期六,學校比較少同學會方便拍攝,不過這天只是全班同學必需出席的拍攝日,一些風景和縮時攝影都是由沈雪一個人負責的。

本來立智和程海說會幫忙,不過他們碰巧要上數學科的加強補習班,而何沬則一開始便拒絕了,近來她比誰都更要忙。



沈雪拿著從學校攝影學會借來的相機,打算爬上樹上拍攝難得一見的松鼠。

「喂,危險啊。」



忽然有人從下方大喊,把松鼠都嚇走了。

「胡嘉樂同學,你把松鼠嚇走了。」

「我怕你掉下來,你那麼胖我可接不住。」

「你這人有什麼毛病啊,不關你事吧。」

沈雪說完才覺得有點害怕,因為她知道他不是個好人。

「你在做畢業設計吧?」

沒想到他竟然不介意她這樣說話,還主動聊起來,沈雪總算安心了一點。

「嗯。」



沈雪從樹上敏捷地跳下來,把胡嘉樂嚇壞了。

「你別看我這樣,我體能不差的。」

「還有你把松鼠嚇跑了,我現在該拍什麼呢?」

「你根本不知道這裡有松鼠吧,你是剛好遇見的。」

「那你也不能把他們嚇跑啊。」

「我帶你去拍更好的東西吧。」

沿途上開滿了黃色小花,嘉樂把其中一朵花摘下來,被沈雪罵他不惜花。



他把黃色小花舉起,被陽光照耀著的小花仿佛有了生命,沈雪馬上用相機把這個情境拍下來,鏡頭對焦在嘉樂的臉上時,她發現他也有帥氣的一面,由其拿著小花時的目光充滿了朝氣,很有陽光男孩的氣質。

「看什麼?」嘉樂把小花放在她頭上,可是她仍在聚精會神地看他的臉,甚至把相機放得低於自己的臉,想要用雙眼看清楚眼前人。

「我剛幫你拍了照片,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我這麼帥誰都會想拍我的。」

他的自戀毀掉了這張臉。

不過他真的比倪鋒還要帥,這點連沈雪也不否認。

「謝謝你陪我拍攝,太陽快下山了,我先走啦。」

「下次可以再找我!」



沈雪的臉紅得發燙,所以沒禮貌地匆匆而去。

只花了三個星期的時間,五甲班的畢業設計已經完成了,這多得沈雪連日以來的拍攝和剪接,還有嘉樂每天在沈雪拍攝時都會主動幫忙,例如搬腳架,錄音等。

嘉樂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幫助別班做畢業設計,可能是因為沈雪跟別人不一樣,大家都因為他的性格而對他產生望而生畏的感覺,而沈雪則沒有這種顧慮,對他而言,她是很獨特的女生吧。



「畢業設計不是班際的嗎?什麼時候變級際了?」

有幾個同級的女生經過沈雪和嘉樂時故意用他們聽得到的聲量說。

「多管閒事!」沈雪和嘉樂同步說出這番話,幾位女生也不敢多說,只好尷尬地離開。



五樓的走廊,只剩正在對視的二人。

「這個畢業設計我們班是約定在二零一八年才會播放的。」

沈雪終於想到能化解尷尬的話。

「時間錦囊啊…我很期待呢。」

「你期待什麼?你不是我們班的啊。」

「我有幫忙的,不能看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

「可以就行了啦!」

上課的鐘聲響起,他們各自歸去自己的教室,門關上之前,還同時對望了幾秒。

課堂上,沈雪腦海裡想的都是嘉樂,看到的人都全是長得跟嘉樂一模一樣,她知道自己再次墮入愛河了。

這跟潘自榮的感覺不同,她確實是喜歡上嘉樂。

雖然那段微電影沈雪已經看過,但是她很期待多年以後和大家一起打開的時間錦囊,那是象徵著青春的印記,還有年少時候的細膩情感。

或許多年以後打開的,是他們的時間錦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