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何沬哭著跑到沈雪家求救,這是沈雪認識何沬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她的哭臉。

沈雪家裡人太多,她也沒有自己的房間,不方便她們聊天,只好拉著何沬到外面。

「你不要帶我到程海的家。」何沬的語氣像是哀求她,她也沒有問原因,隨意帶了她到附近的咖啡店。

咖啡店客人很少,所以店員讓她們自己選位置,沈雪選了角落的卡位,就算有其他客人到來也不會打擾到她們。

何沬鮮有地點了一杯溫水,向來只愛喝特濃咖啡的她竟然放棄這個機會,沈雪早已察覺到她的不對勁,但還是等她自己說出來。



雖然沈雪很想喝牛奶咖啡,不過她很自然地點了檸檬茶。

店內忽然傳來寶寶的哭聲,仿佛觸動了何沬的神經,眼淚如雨下,沈雪馬上給她遞上紙巾。

「我懷孕了…」

這句話如魔咒般在沈雪腦海裡徘徊,冷靜下來後,她最著緊的事,是何沬根本沒有男朋友。

看到何沬的情緒如此激動,沈雪也不敢作出任何提問,只是默默等待她把事情和盤托出。



店員把飲料都送上後,何沬再三確認附近沒有任何人,才深呼吸一口氣,從上個月的一個週六說起。

那夜何沬接到了電話,初戀男友說很想念她,約了她到他的家見面。

何沬跟初戀男友認識了很多年,他們就讀同一所小學,總是形影不離,雖然升上了不同的中學,但是他們仍有用電話來往,終於中一學期終時拍拖了,不過中三時對方的家人極力反對,便在電話中說分手了。

何沬一直沒有忘記這段長達九年的戀情,而且她一直相信他還愛著她,只不過是錯的時間對的人。

所以那夜的約會,何沬必定赴約,她深信他們會再次走在一起,已是中五的他們不會再受到任何的阻礙。



只是她沒想過,再次遇上曾經很愛很愛的人,原來心已不再為他跳動。

她以為自己還愛著他。

但當他的面目全非,連聲線都不同,性格更不用說,那時站在她面前的,只是一個陌生人。

那夜何沬在他的家裡留宿,她愚昧得想欺騙他自己還愛他,甚至連自己都想欺騙。

她知道自己錯了,為免一錯再錯,她只好與他斷絕來往,往後他再打電話給她,她都沒有再接。

那夜就當成大家最後的美好回憶吧。

何沬是真的這麼想的。

只是沒想到,上天不讓她就此結束。



不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會遭到報應吧!

沈雪終於明白了,為何上個月的畢業設計何沬總是說沒空,悶悶不樂的,她忽然覺得自己也太不關心朋友了。

「小雪,你告訴我,我該怎樣做…」

「小雪,我很害怕…」

沈雪想起她說過不想去程海家,那代表她現在能相信的,就只有自己。

雖然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但她覺得應該告訴當時人。

「不行…我不能再找他了…」



「你聽我說,這件事不是你一個人的,而是你們要一起面對的問題啊!」

「如果他不負責任呢…」

「那你期望他會怎樣做?」

「我不知道…」

「你先去找他吧,要不我陪你?」

「不用了,不麻煩你了。」

何沬一個人踏著沉重的步伐,想要退縮,但為了解決問題,還是硬著頭皮按下門鈴。

擔心她出事的沈雪一直在後面跟蹤著,直到看見何沬進入了那個男生的家。



「生下來吧,我有能力供養。」

男生聽到何沬說的話,馬上就說出驚人的話語。

「你說什麼?」

「生下來啊,你不是也喜歡我嗎?」

「不是…我是說為什麼你把生孩子說得那樣輕鬆?」

「我沒說輕鬆,只是說我能提供錢,你能安心生下來而已。」

「孩子不是生下來就算了,還要教養啊!」



「說到底,是你不喜歡我吧。」

何沬啞口無言,他說得沒錯,她並不愛他。

「這些錢給你。」他從名牌錢包拿出數千元,何沬毫不猶豫地接過。

「你要是不喜歡我,上次就別來啊,之後又音信全無,女生真的讓人看不透。」

「阿光,對不起。」

何沬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覺得自己辜負了阿光的感情。

不過她錯了,當她看到一個穿著性感睡衣的女生從他睡房走出來。

這位女生似乎很清楚阿光是怎樣的人,看到何沬拿著一疊鈔票,眼泛淚光,便識趣地返回睡房。

原來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半點愛。


何沬思前想後好幾天,終於下定決心了了。

儘管這件事很錯,對自己亦帶來傷害,她還是不想讓孩子過不快樂的人生。

何沬強忍著淚水,把錢塞進褲袋裡,在大街上召計程車。

錢解決到的問題,就不成問題了吧?何沬想。

一輛計程車停在她面前,下車的人是立智。

「你沒事吧?看起來好像不舒服喔?」

一個人在軟弱無力的時候被任何人關心,都會變得無比脆弱。

在立智的陪同下,醫務所的人都認為他們是情侶吧?

何沬現在的模樣,大概能以生無可戀來形容吧。

立智扶著身體虛弱的她,剛好碰見了立揚。

他以為何沬是立智的女朋友,所以向他打了個眼色便離去。

從前的立智應該會馬上甩開何沬吧,生怕那個弟弟會把此事公告天下。

現在的他,覺得能夠保護自己所愛的女生,就是最幸福的事,好事不怕傳千里。



何沬一路上都欲哭無淚,一個小生命被她親手殺掉了,自己的身體已不再像是自己的。

此事傳出後,她此生此世都不會再有男朋友吧?

連她都不愛自己了,怎會有人愛她?

「謝謝你送我回來,那個人好像是你弟弟吧?有機會我會跟他解釋清楚的。」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

「你能不能…陪我一晚?」

這晚何沬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房間,她的家人並不知道立智在這裡過夜。

立智一整夜都照顧著她,幫她拿水,餵她吃飯,雖然何沬說過自己沒那麼嚴重,但立智還是很樂意這樣做,而何沬也感到很幸福。

他們聊了好多事情,包括大家的過去,還有展望的未來。

何沬入睡前,終於吐出心底深處的話。

「立智,我以後是不是沒人愛了?」

立智睡在地板上,用幾張棉被鋪設而成,床上的何沬不時看著他。

他裝作睡著了,故意不回答她的問題。

待何沬睡著了,他才坐在床邊跟她說一大堆心底話。

「就算全世界都嫌棄你,我永遠都會愛你。」

「我曾經以為你也喜歡我呢。」

立智輕聲唱了幾句這兩年來常聽的歌。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 望不穿這曖昧的眼

愛或情借來填一晚 終須都歸還 無謂多貪

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望不穿這曖昧的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