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不過的上午,早會還沒開始之時。

程海在五乙班教室外等了很久,也等不到想見的人。

她看到想見的人終於出現,馬上把頭髮整理好,抱緊手中拿著的文件。

「胡嘉樂同學,你好。」

「有事?」



「喔…是林老師拜託我交給你的。」

「哦。」

果然跟傳聞中的他一樣,沒禮貌,又冷酷,但是加上俊朗的外表,這些缺點都瞬間變成優點,深深吸引著程海。

「沈雪!」程海看到嘉樂熱情地喊沈雪,霎時感到尷尬。

她忘了最近嘉樂跟沈雪成了好朋友,雖然午飯時間沈雪仍會跟立智,何沬和她在一起,但小息和放學他們都會影形不離的。



「早啊!」沈雪也熱情地回應他。

「程海你也在啊?」

「喔,我只是拿文件給他,馬上就走了。」

「喂。」

在程海轉身之際,嘉樂喊了一聲,她馬上回頭,以為他在叫自己。



怎料到嘉樂竟單手摟住沈雪的脖子,原來剛才的那一聲叫喊是在叫沈雪。

程海更加尷尬地離開。



這一天有全級的戶外考察,沒有任何分組,所以沈雪和嘉樂很有默契地走在一起。

自從那夜後,何沬和立智的關係也進一步親密了,兩人有說有笑地在石澳情人橋走著,旁人都認為他們是在談戀愛。

現在的程海孤單無比,於是便追上前面的沈雪和嘉樂。

在同學們眼中,沈雪和嘉樂已是老夫老妻了,在他們身上雖然看不到熱戀的氛圍,但卻有種無法言喻的幸福。

沈雪不介意「三人行」,但是很介意她有意無意的接近嘉樂,就算是好朋友,好姊妹,也是會有醋意的。



由其她們曾愛上同一位男生。



自由活動期間,同學們都各散東西。

沈雪曾好幾次要求程海去找何沬和立智,但她總有不同的藉口推搪。

他們再次來到情人橋,嘉樂提出拍照,程海興奮得跳起,還用男生最喜愛的娃娃音說話。

「不如找路人幫我們拍照吧?」程海提議。

此時的沈雪情緒已低落得對任何事毫無興趣,也不想再搭理程海。



「嗯,不過三個人拍有點奇怪,我跟沈雪先拍吧。」嘉樂說畢,馬上邀請了一位外籍遊客替他們拍照。

沈雪還沒反應過來,便已被嘉樂挽著手拍了幾張照片了。

對於嘉樂的身體接觸,沈雪並沒有任何觸電的感覺,因為他們本來的關係就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了,平常他們都會有意無意中有不少的身體接觸,她已經習以為常。

照片中的嘉樂看起來比本來還要更高,比沈雪高出多於三十厘米。

外籍遊客離開後,嘉樂再沒有提出任何拍照的請求,讓程海感到一絲失落。

沈雪看得出程海也喜歡嘉樂,只是她面對自己很愛的人無法大方。

就算是好姊妹也沒有但書。





正當他們準備離開情人橋之際,嘉樂忽然把身邊的沈雪抱起,吻了她溫熱的雙唇。

這一個吻,喚醒了埋藏在沈雪骨子裡的少女心。

久違的觸電感覺重現了。

「做我女朋友。」嘉樂的話不是問題,而是一句肯定的句子。

「好。」

沈雪此刻的臉容,簡直幸福得羨煞旁人。

程海終於忍受不住了,氣急敗壞地離開二人。



嘉樂把沈雪放下來,甜蜜的對視著。

「你不是說我胖嗎,怎麼抱得起我!」沈雪淘氣地說。

「你是很重,在我心裡佔了很重要的一席位。」

「口甜舌滑,你這番話迷倒了多少無知女生啊!」

「算上你,三個吧。」

沈雪沒想過他真的會如實報告,忽然感到一陣心酸。

他長得那麼帥,有女朋友也很正常吧。

她很想問下去,問他的前女友是怎樣的人,卻不敢開口。

「開玩笑的。」

「嗯?」

「我雖然很帥,條件很吸引,但我這種性格嚇跑了很多女生,所以…你是我胡嘉樂第一任女朋友。」

「什麼嘛…」沈雪為自己的多想而感到可笑。

「你呢?以前有過男朋友嗎?」

沈雪想了良久,才慢慢道出「有。」

「那我很幸福。」

「為什麼?」

「我不是你的第一任,但我會成為你的最後一任。」



回程的路上,他們一直手牽手,何沬和立智都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不懂為何程海會看起來這麼失落。

林老師是唯一一位帶隊老師,看到此狀況本應阻止他們的,不過那人是沈雪,就只好裝作沒看見了。



嘉樂拿著黃色小花,站在樹下,被沈雪當成模特兒拍照。

嘉樂用小花做成花環,替沈雪戴上,起初她極不願意,說很難為情,最後卻戴著它瘋狂拍照,玩得樂而忘返。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不喜歡我的家!」

「那…你來我家!」

「你說真的?」

「真的。」

其實嘉樂不清楚她家裡的情況,所以以為她只是因為玩得太開心而這樣說。

「好啊!」

嘉樂住在市區的私人屋苑,與沈雪的家距離十分鐘車程。

他的雙親經常在外工作,只有他和哥哥同住。

沈雪不知道他有哥哥,見面時很生硬地打招呼,幸好他哥哥待她友善,不然她真的很後悔來了他家。

嘉樂批准她在這裡住一天後,她便馬上致電表姐。

初時嘉樂感到很奇怪,為何她不是打電話給爸爸或是媽媽,而是表姐。

後來他假設了沈雪表姐住在她家的可能性,便沒有再追問下去。



晚飯是由沈雪準備的,她自問廚藝不遜色,也覺得忽然住下來總要有點回報,便毛遂自薦準備晚餐。

看到嘉樂和哥哥吃得津津有味,她才安心地繼續進食。

這晚,嘉樂和沈雪擁抱入睡,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幸福。

自從沈雪媽媽去世後,一直缺乏安全感的她,頭一次感到被愛的感覺。

她在心中暗地裡感謝媽媽的保佑,同時享受和最愛的人渡過的夜晚。

嘉樂也從她身上找到自己一直缺乏的關愛,或許他們就是所謂對的時間,對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