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嘉樂送沈雪回家。

這是嘉樂第一次見到她的家人,他覺得有點奇怪,進出的人跟沈雪好像不太相熟。

雖然沈雪住在這裡幾個月了,但她跟親戚們的關係仍是生疏,因為她本來就沒打算跟他們打好關係。

睡前嘉樂很喜歡跟沈雪聊聊天,但每一次打電話給她都有藉口掛線,現在的他大概猜到發生什麼事了。

「小雪,你以前發生過什麼事呢?我很想知道。」



日落之時,二人在公園裡面對面坐著。

因為他這句話,沈雪把所發生的事都一一道出。

包括爸爸的外遇,媽媽的自殺,還有…倪鋒的事。

事隔已久,但沈雪仍未能釋懷,直至她找到這個屬於她的樹洞。

終於,把一直忍著的淚水都釋放出來。



或許一直以來,沈雪需要的都只是一個聆聽者,一個擁抱。

對於談情說愛,沈雪沒有想得很複雜,她覺得兩個人只要是真心相愛,無論遇到任何難題都不會分手。

就算歷練多少,人們總會在某些地方保存著最初的純真。



嘉樂跟哥哥商量後,決定讓沈雪以後住在他們的家。



起初沈雪有點過意不去,畢竟寄人籬下的滋味不好受,但是比起親戚家,她更希望住在嘉樂的家,最後還是同意了。

沈雪跟親戚道別的時候,雙方都沒什麼特別的話說。

不向別人敞開心扉的話,無論相處多久,都不會產生一絲感情吧。

他們甚至沒有追問沈雪會搬到哪裡,可能他們也跟沈雪一樣,等待這天的來臨很久了吧。

而且他們念在跟沈雪是親戚,也出自好心的每個月給她一點生活費。

不過沈雪並不喜歡受人恩惠,已經開始當兼職了。



這個暑假的八月份過得特別慢,天熱悶熱得特別難熬。



沈雪坐在陽台,冰茶已被太陽照射太久而變成了熱茶。

她喝下去時完全沒有察覺到,身心仍處於沉思中,甚至沒聽到嘉樂正在呼喚她。

沈雪還記得,上年的生日是如此失望。

今年生日,嘉樂提早了很多準備,佈置家裡,還邀請了她的好朋友參加生日會。

收到的禮物,比倪鋒送的貴重得多了。

他送的頸鍊現在在哪呢?

連沈雪都忘記了,那條曾經珍而重之的頸鍊,大概正戴在一年前的沈雪頸上吧。



沈雪還清楚記得,那時候年少無知的她,傻傻的等著不愛自己的人的來電。

那時候的她肯定沒想到,一年內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身邊的人不斷離開,又再次找到了值得信任的人。

她有預感,嘉樂會留在自己身邊很久很久。

沈雪拿起手機,帶上耳機,選了一首屬於那年夏天的歌。

就是沈旋為沈雪而唱的「煙燻妝」。



「今天跟家人去了沙灘玩,很開心呢!」



程海在whatsapp群組分享了幾張在沙灘拍的照片。

   群組裡只有四個人。

沈雪、程海、何沬、立智。

他們本來打算也加入張亮,不過怕他工作繁忙,便打消了念頭。

至於嘉樂,雖然他跟沈雪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但還是跟其他人不相熟,所以只剩下四人。

正在聽音樂的沈雪看到照片,忽然想起上年暑期他們曾相約去沙灘的。

不過後來因為沈雪和倪鋒的感情破裂,事情就不了了之。



沈:「我們今個暑假一定要玩個痛快!先是沙灘吧!」

大家都紛紛回應「好」。

其實誰都記得,曾經相約過去沙灘,只是誰也不想再提起,也沒有提起的必要。

程:「今年是中學生涯最後一個暑假呢,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

程海一言驚醒夢中人。

過了這個暑假,他們便升上中六。

—快要各散東西了。



五人赤腳踏著被太陽照射得熱燙的沙子,邊喊著「很燙」邊跑到海裡。

五人當中只有程海不會游泳,指定要嘉樂教她,沈雪想要開口說點什麼,卻被何沬捷足先登了。

「難得的來到海灘,你不是打算上游泳班吧?」

「上次你不是跟家人來過了嗎?那你上次都在幹什麼?」

何沬和沈雪你一言我一語地讓程海感到無比尷尬,再沒有提出任何奇怪的要求。

嘉樂跟沈雪游到比較遠的地方,立智和何沬則在玩游泳比賽,輸了要請對方吃飯。

本來在玩沙的程海忽然不見了,沈雪發現了她一個人正飄浮到遠處。

起初她以為是她根本就會游泳,所以自己游到了比較遠的地方,怎料她忽然大聲高呼。

附近的人聞聲而至,嘉樂則以超越常人的速度游過去,比救生員更有效率把她救起。

程海依偎在嘉樂的懷裡,沈雪總覺得不是味兒,拿起了一瓶水往別處坐。

正在程海旁邊的何沬見到沈雪忽然走遠,也趕快跟上。

「吃醋了吧?」何沬擰開水瓶蓋。

「你不覺得她有點奇怪嗎?」

「她是喜歡了你男朋友吧,很明顯啊。」

「怎會這樣…」

「你應該避免讓他們見面吧,倪鋒的事你不會忘了吧?」

「我沒想過會再次出現同樣的事…」

「那證明你們的品味相似,你要好好看管你男朋友啦。」

何沬拍了拍沈雪的肩膀,這不但不能安撫她的心情,還增加了她的怒氣。

「就算是好朋友也絕不能就此罷休!」



沈雪把正抱著程海的嘉樂拉走,程海本來就清醒著,所以只是一臉疑惑地看著二人匆匆離去。

何沬也拉著立智一起不辭而別,程海想喊停他們也裝作聽不到。

從何時開始,連本來應該最純白的友情都被染上了黑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