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夜空總是帶著半點寂寞的氣氛。

這夜沈雪失眠了。

她坐在陽台的滕椅上,忽然嗅到濃郁的紅酒味。

「你也睡不著?」嘉樂的哥哥拿著一瓶紅酒,坐到沈雪旁邊。

「嗯,你也是啊?」



他沒有回答,只是仰望著夜空唯一閃亮的那點亮光。

「你知道我弟弟喜歡你哪一點嗎?」

沈雪不解,打算等他接下來的話。

「應該是你的臉吧。」

他忽然越靠越近,只差不到一根手指的距離便要吻下去了。



「你醉了吧?」

「沒有。」

接著他吻了沈雪的嘴唇。

沈雪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她被他的身體緊緊壓住了。

她有那麼一刻,想要抱緊他。



因為嘉樂曾抱過程海。

紅酒已被他全部喝光,杯子掉在地上的碎裂聲,把熟睡中的嘉樂吵醒了。

嘉樂沒有第一時間走出去,而是檢查手機。

或許他以為聲音是手機傳來的通知音效吧。



五個未接來電。

嘉樂查閱來電者,原來是程海。

他覺得她是有重要的事要找他,所以馬上回撥。



「我等你好久了。」程海的聲線柔弱得所有人聽到都想保護她。

「怎麼了?」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說。」

「說。」

此刻的嘉樂已感覺到她想說的事並沒有緊要得立刻說,但還是繼續聽下去。

「我喜歡你。」

嘉樂已經想要掛線了,面對這種明知道別人有另一半還要表白的人,他非常看不起。



「我會等你的。」

而最重要的是,她跟別人的另一半是好朋友,更以好姊妹相稱。

嘉樂一語不發地掛線,重新進入睡眠狀態,他心不在焉得甚至身旁的人不在都沒察覺。



距離日出的兩小時前,沈雪都是倚靠著嘉樂的哥哥,胡嘉聰入睡的。

沈雪和嘉聰看完日出後,便在嘉樂醒來之前睡在他身邊。

 

誰都知道出軌不對,但還是有人以身試法。



就如偷竊一樣。

 

「早安。」嘉樂睡眼惺忪地看著沈雪。

「早安,我要出門了。」

「這麼早,去哪?」

「當兼職啊!」

「那你小心,我等你回來。」



「好。」

這一次的goodbye kiss,對沈雪而言變成了習慣和責任。

沈雪的兼職是補習教師,為初中生補習。

工作通常也很順利,成績一直中上的沈雪能夠輕鬆應付初中的功課,也有助他們提升成績,深得家長信任。

但反是也有例外。

今天,她看著一堆數學題,腦海忽然一片空白。

幸好那位學生會做這些題目,今天家長也不在場,不然肯定會被辭退。

沈雪一整天都在想昨夜的事,心不在焉得好幾次差點被車撞。

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出軌?對象還是男朋友的哥哥?

不知廉恥。

「喂!」

後方傳來一聲叫喊,沈雪一時之間認不出是誰的聲音,還嚇了一大跳。

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

「怎麼不理人?我在叫你啊!」何沬拍了拍她的頭頂。

「我沒聽到…」沈雪鬆了一口氣。

「你要去哪呢?」

「回…回家。」

「一起走吧。」

「不了,不順路。」

「喔,我忘了你搬了去嘉樂的家。」

「嗯,拜拜。」

何沬知道她一定是有事發生,不過她也知道她不想說,就算問她也不會說。



嘉樂早就預算好沈雪到家的時間,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給她吃。

「小雪,歡迎你回來。」

眼前的一切讓沈雪愧疚起來。

她坐在飯桌前,遲遲不敢起筷。

「我有件事想說。」

「什麼事?」沈雪激動不已,以為他知道了昨夜的事。

「昨夜…」

沈雪吞下唾液,緊張得手心不斷冒汗。

「程海說她喜歡我。」

什麼嘛…原來是這樣…

沈雪緊繃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

「那你怎樣回應?」沈雪夾起最愛吃的炸雞塊。

「我掛線了。」他再補一句,「以後不要讓我和她見面吧,免得她多想。」

聽他這麼說,沈雪的心頭又湧上一陣內疚。

「好吧。」

明明前一陣子沈雪還在介意程海對嘉樂有意思,如今她竟完全不在意。

她甚至想,就算他們在一起,也沒所謂吧。

人類真的可以很無情,前一秒鐘還說著我愛你,下一秒也可反目成仇。

當初在一起的時候,覺得自己一定會永遠愛著這個人,希望跟他能一輩子在一起。

相信眼前人就是和自己步入教堂的人。

但當自己的世界出現了一個比他更優秀,更具吸引力的人時,以上的所有都可以推翻。

就算無情,也不要無義。

就算不愛,也不能傷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