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不到一星期便開學,大家都聚在嘉樂家裡做暑期作業,除了程海,大家都有默契地不邀請她。

沈雪認真想想,其實程海只是單純喜歡一個人,碰巧那人是她的男朋友而已,她根本沒錯。

「大家喝點果汁吧。」嘉聰捧著一盤放滿果汁的托盤,大家都私下說他比嘉樂更加帥。

沈雪跟著嘉聰進去廚房,主動把沾了少許果汁的托盤洗乾淨。

接著嘉聰從沈雪的身後環抱著她。



自從那晚之後,他每晚都在陽台等她來。

沈雪起初有點反感,後來她覺得自己已經錯了,錯下去也沒關係吧?終於她決定了由隔晚去一次,變成了每晚都會去。

嘉樂沒什麼不好,可以算是一百分男友,那麼她是為何要背叛他?

新鮮感,真的如此重要嗎?

她想起了一首歌。



 

當初的我 未拍拖

曾這樣講過

外遇那些 女主角 遲早惹出禍

誰料那個是我 又能如何恨我



沒法面對自我其實最痛楚

 

沒錯,在前幾天的晚上,沈雪答應了成為嘉聰的女朋友。

或許就算平常有多理智,在感情上誰都有可能失去理智。



開學不久,同學們就要面臨一大堆補課和考試。

大家再沒有什麼怨言,進入了奮鬥狀態。

他們都知道,熬過這一切,便是苦盡甘來。



在面前等著他們的,除了公開試,是畢業旅行,畢業禮,謝師宴。

沈雪召集了全級同學一起舉行溫習會,成績較好的兩個人跟成績跟不上進度的三位同學一組。

起初有非常多同學反對,因為他們認為成績差的同學會拖後腿。

但沈雪說了一句話,讓同學們都接受了這個提議。

「教別人東西永遠都不會虧蝕,獲益的不只是別人,自己也會從中學習到不少知識,何樂而不為?」

大家通常聽到何樂而不為都會釋出與生俱來的善意。

何沬跟沈雪作為「教人」的一方,準備了很多練習影印本給三位同學。



其中一位同學是林守奕。

教室裡的所有人都正在埋頭苦幹時,何沬在筆記本上寫上了一行字,然後遞給旁邊的沈雪。

「你最近常常心不在焉,有心事?」

正在解數學題的沈雪視線轉向筆記本,接著也寫了幾行字。

「嗯,你知道我現在跟嘉樂住在一起吧?

你也見過他的哥哥吧?

我跟他哥哥在一起了,我…出軌了。」

她用鉛筆寫上,打算何沬看完就馬上擦掉。



何沬看到後,怔住了片刻。良久才再次執起筆寫字。

「嘉樂不知道嗎?」

「他不知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終究要選一個吧。」

「其實我是比較喜歡嘉樂的。」

「那你趕快跟他哥哥分手啊!」

「我不捨得。」



「天啊,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二人寫字的速度越來越快,筆記本傳來傳去也開始引人注目。

「你們在幹嘛?」林守奕問。

「交…交流學術上的事啊。」沈雪吞吐地說。



女洗手間內。

沈雪抱著何沬哭了起來。

「我該怎麼辦,兩個人都要每天見面的啊…」

「你先冷靜,也不要逼自己作決定,或許你最後會兩個人都不選擇呢。」

廁格內的程海聽到一切,雖然她們沒有指名道姓,但她能確定她們說的人是誰。

確定她們離開洗手間後,程海從廁格走出來,拿出手機,把這一切都畫上句號。



沈雪回到家,看到情緒低落的嘉樂躺在沙發上,她已心知不妙。

她摸了摸他的頭,問他發生什麼事。

他一聲不響,只是搖搖頭。

沈雪牽著嘉樂的手,上半身伏在他身上,下半身跪著。

嘉樂用力提緊她的手,各懷心事地定格。

靜止的五分鐘,漫長如一小時。

大門外傳來鑰匙聲,嘉聰回來了。

嘉樂馬上起來,但仍緊緊握著沈雪的手。

「你為什麼要搶我女朋友!」他激動得衝上前捉住嘉聰的衣領。

「你知道了啊。」嘉聰一副淡然的態度,讓沈雪也感到可怕。

二人對視片刻,時針指著十二時終於打起來。



正當沈雪想躲進房間時,她深呼吸。

他們是為了她才打起來,不能逃避!

她先是拉開滿身傷痕的嘉樂,再把糾纏著他的嘉聰推開。

嘉聰用力扯著沈雪的衣服,最終撕破了,露出那條五厘米的疤痕。

沈雪不顧自己的衣服,緊緊抱著嘉樂。

她不斷道歉,在他的懷裡啜泣。

怎麼能抱著復仇心來出軌呢。

怎麼能因為新鮮感而放棄本來是對的人呢。

要是不懂得珍惜,對的人也只會變成錯的人。

以前的沈雪,怎會這樣?

她變了嗎?

人每天都在變,只是我們會在某一天才驚覺自己變得連自己都覺得陌生。

 

「我原諒你。」

「不要哭,我會心疼。」

「我再也不會背叛你,對不起…嘉樂」

 

「我走了,嘉樂,沈雪,祝你們幸福。」

 

到底要多愛一個人,才能夠原諒對方背叛自己?

只要對方放下尊嚴求饒,就會心軟嗎?

就算對方所作所為讓自己有多難受,都可以統統忘掉嗎?

哪怕你已不能再信任他,仍願意給他多一次機會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