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雪和程海絕交了。

二人在學校碰面總會仇視對方,立智跟何沬是站在沈雪那方的,所以現在程海在學校裡幾乎一個朋友都沒有。

 

終於來到了中六同學們最期待的Last day。

今天之後,大家只需要在家裡溫習,偶爾到學校補課。



 

一大清早,沈雪便提早起床,化了個淡妝。

嘉樂說她太誇張了,不過是Last day,又不是去舞會。

但沈雪認為,大家都會在今天拍很多照片,絕對要留下自己最美的一面。

由於是Last day,所以沈雪和嘉樂不用再擔心被老師責罵,決定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牽著手上學。



一路上發現原來這個年級多了好多對情侶,大家都相互打招呼,到達學校大門,已有很多中六級學生在拍照留念。

嘉樂也不例外,拿出單反相機請同學幫忙拍照。

沈雪覺得被那麼多同學看著很尷尬,想晚點再拍。

沒想到她語音未落,便有一班女生衝過來圍著嘉樂,把他和沈雪隔開。

沈雪知道他是校草,受歡迎是正常的,只好自己一人先回教室。



嘉樂卻不斷伸手,想要捉住沈雪,一番掙扎下終於逃出,眾目睽睽之下抱住沈雪。

「不好意思,我胡嘉樂今天第一張拍的照片,一定是要跟我女朋友拍。」

在場人士都沉默起來,沈雪心裡覺得甜甜的,很想馬上就給他一個擁抱,但她還是不敢。

終於他們在眾人的見證下,拍了第一張照片。

二人都是學校頗有名氣的人物,吸引了不少圍觀者,最後更要由老師疏散學生。



奮鬥了幾個月,同學們每天回到教室第一件事就是埋頭苦讀,今天大家都如釋重負地放肆玩耍著,雖然真正的挑戰仍在面前,但是大家都希望今天能留下美好的回憶。

所有事情都在一瞬間變成了最後。



最後一次的點名。

最後一次的早會。

最後一次的午膳。

最後一次的小息。

最後一次的放學。

最後一次的上課。

 



今天林老師穿上了平常不會穿的裙子,濃妝艷抹的她看起來比平日美得多。

「終於到了你們的Last day,大家千萬不要鬆懈,也要認真上課啊。」

「林老師是不是有好事情要宣佈啊!」沈雪明知故問。

「哈哈,沒錯。」

「老師要結婚了。」

講台下的同學們議論紛紛,有的恭喜她終於找到個歸宿,有的說她這麼煩都能嫁得出,有的更說可能是奉子成婚。

「六月一日,當天記得來啊,遲到可會被記缺點的!」

林老師此話一出,本來笑著的各位都靜了下來。



大家若有所思地低著頭,有些人更突然哭了。

 

「大家都要記住,以後不會有人為了你們所犯的錯記缺點或是小過,也不一定會給你改過的機會,所以你們啊…要保重。」

 

對,一切都來到尾聲了。

但這絕對不是結束!





沈雪,何沬和立智來到了天台,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們帶了一瓶可樂,就像當初那樣,輪流喝著。

三人倚靠著圍欄,靜靜地俯瞰校園的景色。

一葉中學好像變得有點殘舊了,種在操場上的樹好像有長高了一點。

沈雪又想起兩年前張亮的表白,那是他們認識不久,也是他們第一次來天台的時候。

他們還記得一起在這裡為開放日佈置,全校的裝飾,那時候雖然覺得忿忿不平,但如今回想起來,也成了在學校的美好回憶。

沈雪忽然想起,程海曾送給她一個藍色禮物盒,到現在還未打開,到底放在哪裡呢?

她飛快地跑回教室,何沬和立智則一臉疑惑地看著沈雪的背影。

 

忽然她又放慢了腳步。

都絕交了,沒必要找。

 

她坐在座位上,翻了翻自己的抽屜,看看有什麼雜物要丟棄。

忽然找到了一塊橡皮擦,她不記得自己有這塊橡皮擦,細看之下,好像寫了一些字,不過已掉色了。

橡皮擦是玻璃瓶可樂造型,可樂在不知不覺間已成了他們的友誼印記吧。

她嗅了橡皮擦一下,發現它還帶有可樂味,心頭湧現甜甜的感覺,雖然她不知道這塊橡皮擦從何而來,但對它有種莫名的好感。



「輪到我們拍攝畢業照了。」沈雪代老師召集同學。

男同學們站在禮堂的台上,女同學坐在前面,坐在林老師旁的是沈雪和立智。

這三年以來林老師一直都沒有選班長,她主張同學們自發性的幫忙,直到後期才被全班同學默認了沈雪是班長與班會主席一職。

不過沈雪確實是林老師最喜歡的學生。

「一、二、三!」攝影師舉起手指說。

拍下照片的那刻,大家都各懷大志,如今拿起畢業照,現在的你有否完成那時候的目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