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留在學校的夜晚,大家都依依不捨地到處留下倩影,有同學說起,Last day一定要找自己最忘不了的人拍照。

沈雪第一時間想到的人,是倪鋒。可惜他已不在了。

她還未放下他嗎?

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但已經沒有心存恨意了,就算現在見到他,她也能淡然面對。



事實卻不像電影,並不是女主角心想那個人,那人便會馬上出現。



就讀了六年的學校,誰都沒預料過自己會在離別的一刻如此不捨。

沈雪一個人在學校走完了一遍。

她想起在這裡六年的點點滴滴,有笑有淚,有喜有悲,恨過,愛過,失去過,得到過,珍惜過。



第一天上學,由媽媽帶著,剛踏入校園,就有很多的老師跟她打招呼,她有禮貌地逐一點頭說早安,憧憬著中學的校園生活。

在這裡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就是陳芷芯,她不善解人意,不友善,但卻和沈雪最談得來。

雖然有好朋友,成績也跟得上,甚至可以算是名列前茅,但她不覺得充實,也不至於喜歡上學,上學等放學,跟一般同學無異。

直至中四那年,認識了何沬,程海、立智、張亮、倪鋒。成為了形影不離的六人組。

雖然這三年來他們都逐漸離開,但凡出現在生命中的人,沈雪都不當他們是過客,而是很重要的存在。



她的初戀,就在一葉中學。

她曾有過的感情,都深深刻在一葉中學的每個角落。

而一葉中學,記下了她所愛的東西。



嘉樂從後面抱著沈雪,說他已經拍完照,可以回家了。

身為校草的他,有數以百個女生排隊跟他拍照,沈雪也很有耐心地等了他兩個小時。

臨離開前,沈雪跟嘉樂在他們認識的地方拍照留念。

那棵有松鼠的樹。



沈雪向樹默默許了個願,希望它永遠都不會被拆。

立智和何沬早就回家了,如果是以前,必定會六個人一起在學校附近流連至夜深才回家吧?

六個人的小團體,到此為止了嗎?



林老師說請全班同學吃飯,早已回家的同學都紛紛趕到來。

全班同學中,只有程海沒有到來,而且誰都沒有在意。

林老師早已知道她跟沈雪鬧翻了,也沒有當面問沈雪,只是私底下打電話給程海問好。



「經過三年的時間,大家都成長了很多啊,以後在外面發生什麼事,都可以找老師傾訴的,雖然我今年內會辭職,但也可以作為朋友的身份幫助你們。」

同學們靜了很久,直至沈雪忽然站起來大喊「乾杯!」。

手持果汁的所有同學都站起來,有的還大聲喊著「林老師最好了!」

說起來,林老師也算是成功了呢,自從她跟沈雪打好關係好,開始有不少學生喜歡她了,也有不少曾經討厭她的學生對她改觀。

但是,在她任教生涯最後一年才成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覺得可惜。

至少,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最後,大家討論著二零一八年的「時間錦囊」在哪裡打開。

林老師說「肯定會是沈雪和嘉樂的婚禮。」



沈雪瞬間臉紅了,何沬也附和老師,說他們是一葉的金童玉女。

她不禁在想,自己真的會跟嘉樂結婚嗎?

不久前還處於分手邊緣的他們,沈雪實在不敢妄想能走到最後。

經歷過不只一次的戀愛後,沈雪學會了不再天真,男孩子所說的一生一世只是他那刻心裡所想的。

未來會怎樣大家都不會知道。

就如我們以後會做怎樣的工作,住在哪裡,這些都沒有人知道,何況是結婚這樣遙遠的事呢。

沈雪只是希望,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她永遠都會記得林老師所說的話。



「不要讓自己的世界只剩下男朋友。」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值得我們追尋的東西。



沈雪回到家時已是凌晨一時。

她見嘉樂躺在沙發上,也跟著他一起躺著,順便提起可樂味橡皮擦和程海以前送過藍色禮物盒的事。

聽了沈雪的故事後,他一口咬定那可樂味橡皮擦就是藍色禮物盒內的禮物。

沈雪多次說不可能,因為她從沒有打開過盒子,而盒子也不見了。

嘉樂卻說沒有其他可能性了,也不必深究,沈雪口裡說好,並站起來往浴室,洗澡時心裡卻耿耿於懷。

沈雪洗完澡,坐在睡床上細心看著那塊橡皮擦,發現上面寫了一個永遠會讓她心跳加速的名字。

這一夜,沈雪失眠了。

她發現嘉樂原來每晚都會起床好幾次,平常熟睡的她完全沒有察覺枕邊人原來不是一直在自己身邊。

而且他每天走出房間都會拿著手機,沈雪覺得有點可疑,所以打算找機會偷看他的手機。

然而她沒想到,自己看到的東西將會改變她的未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