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陽光正好照射在圓桌上。

單位大約有六百呎,卻只有小女孩一人在。

「我叫林綺晴,姐姐你是不是爸爸的女朋友?」長得像卡通人物一樣可愛,年約十歲的小女孩說。

「姐姐叫沈雪,不…」

「對,她是我女朋友。」



沈雪想解釋的時候被宇天打斷了,沒想到他還語出驚人。

「哈哈,太好了,爸爸終於有女朋友!」

宇天撞了撞沈雪的手臂,暗示要配合他。

「嗯,沒錯。」

雖然沈雪不解,但既然來了,就盡量配合他吧。



宇天在廚房下廚的時候,沈雪問綺晴為什麼叫他作爸爸。

她說自己曾經是孤兒,宇天和她住在同一所孤兒院,在她三歲時,宇天被人收養了,但是還很關心孤兒院裡的每一個朋友,特別是她,除了經常前來探望外,得悉她被收養後還沒有考慮路途遙遠,依舊不時探訪,每次都會帶食物或者是玩具給她,更會替她補習,疼她如自己的女兒,而且從以前在孤兒院時綺晴已經喜歡叫他作爸爸了。

 

沈雪沒想到他竟然會是個孤兒,聽了這故意之後若有所思地吃著宇天煮的食物,入神得完全沒有理會嘉樂的四十個未接來電。

「你們怎樣看都不像戀人!」



宇天知道謊言要被拆穿了,本來臉上的笑容變得僵硬。

沈雪靈機一動,牽著宇天的手,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還露出甜美的笑容。

雖然這種撒嬌的方式她從來沒試過,但是為了配合宇天,只好發揮她潛在體內的演技了。

宇天也會意到她的用意,把臉貼近了沈雪。

與此同時,二人的心跳不約而同地加速。

宇天的臉更是紅了起來,馬上別過了臉。

「我們是因為有你在才不那麼親密啦,別多想。」宇天拍了拍綺晴的頭。

「是這樣喔…」



「嗯嗯,平常我跟你爸爸非常恩愛的。」

沈雪說完後連自己都覺得有點尷尬,果然她不適合當這種角色吧。

接著,沈雪教了她一些數學題目,宇天又教了她一些英文單詞,待她的養父母回來時,已是下午三時。

 

「今天打擾你了,你要好好讀書喔。」沈雪臨別時給綺晴一個擁抱,瞬間覺得自己多了個女兒。

「爸爸要對姐姐好一點,感覺姐姐跟你在一起不是很開心的。」

「知道了啦。」



「下次再見!」



沈雪跟宇天是牽著手離開的,到達升降機前才鬆開手。

「其實…我…」沈雪想說自己有男朋友,下次未必能再這樣配合他了。

這時升降機剛好到達,打斷了沈雪的思路。

很簡單的一句,「我有男朋友了。」不知為何只能說到唇邊,總是不能吐出。

所以這次她換成,「你有女朋友嗎?」。

沒想到宇天的回覆是「有」。



「不過是異地戀,而且有兩個月沒聯絡了。」

「兩個月?那會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不會,她還有在社交平台上發佈照片,只是不想找我吧。」

「那你是怎麼想的?」

沈雪覺得自己有點突然,才剛認識就問那麼多,所以補了一句,「不想說也沒關係。」

他先是搖搖頭,後說道「我們都覺得是時候了斷吧,只是都在鬥氣,誰先找誰,誰就輸。」

「怎會這樣…」



「她還有發佈我和她的合照,所以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已變成這樣子,這可能是在別人面前偽裝的愛吧。」

沈雪一時之間不能給他反應,靜默了好久。

見他正在滑手機,她才想起自己好幾個小時沒看手機,馬上從口袋拿出來。

七十四個未接來電,一百六十則未讀訊息,全部都是來自同一個人。

沈雪此時並不覺得自己有欠於他,反而在想他為什麼會這麼閒,沒有其他事要忙嗎?不用溫習嗎?

她沒有點閱未讀訊息,也沒有回撥他的意欲,她甚至不想回家。

她不想回到那個充滿無形壓力的家。

 

巴士到達那刻,沈雪多年前的勇氣終於回來了,她拉著宇天的手,往反方向跑,面前的一切都仿佛沒有存在的意義,一陣陣的涼風像是給沈雪打氣。

在路上狂奔,身體不由自主地被風推動著,眼中並沒有終點,這一刻的快感,好久都沒有出現過了。

「你帶我去哪?」宇天停了下來,氣喘如牛地道。看來他的體能一點也不好。

「不知道,就想跑啊!」沈雪躺在木製長椅上,引來不少路人的眼光。

宇天坐在她的腳邊,拿出背包的水瓶喝水。

「你剛剛說偽裝的愛,就像我跟你剛剛那樣嗎?」沈雪用雙手支撐著上半身,把臉靠近宇天。

「嗯,就是那樣。」

宇天放下水瓶,用他帶點神秘的眼神專注地看著沈雪。

「你很漂亮。」宇天的臉越靠越近,沈雪卻在他吻下去之前後退了。

宇天有點愕然,但也沒有露出一絲不悅的樣子。

「我只是想你陪陪我,我不想回家,沒有別的意思。」

「我明白。」

二人靜觀公園四周的鳥兒,花草樹木,其實也沒有特別美。

沈雪隨意說了一句,「好想看特別的風景。」

宇天便提議到南丫島,他說自己很熟悉那邊的路,家人常常帶他去玩。

認識幾個小時的二人展開的即興南丫島之旅將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