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島的空氣讓人心曠神怡,本來心情沉重的沈雪逐漸回復起來。

宇天用他的手機幫沈雪拍了好多照片,沒想到他的攝影技術不差,全部都讓她很滿意,不過為免被嘉樂看到,她放棄了發佈到社交網站的機會。

沈雪提議讓路人替他們合照,於是喊停了前面一對情侶。

宇天走上前給路人手機,沈雪發現眼前的人時,驚慌得雙手不斷抖震。

胡嘉聰。



他跟他的女朋友來了南丫島。

嘉聰笑著跟沈雪點點頭,然後幫他們拍照。

沈雪沒想過,心虛的感覺能比愛更加強烈,快要把自己吞噬似的。

宇天見她神情慌張,稍微觸碰她的手臂也嚇得大叫了一聲,覺得她跟這個男生應該有過一段故事,不過他沒打算問她。

「我們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吧。」



「好。」

走在比較崎嶇不平的路時,宇天會主動牽著沈雪的手,生怕她會跌倒,同時又會細心地走在前面為她開路。

這份體貼是嘉樂沒有的,她從來沒有在嘉樂身上找到一絲安全感。

島嶼不大,所以他們和嘉聰不時會在某一處碰面,沈雪仔細地想,其實這種心虛的感覺應該與以前的事無關,而是擔心嘉聰會把見過她的事告訴嘉樂。

雖然他們的兄弟情已不再,但是自問現在的確是背叛了嘉樂,即使沒有作出任何越軌的事情,亦受到良心的責備。



沈雪開始了解身邊的這個人,他是個很溫柔,細心又體貼的男生,長得挺帥,身材亦是大部分女生喜愛的類型,如果性格能開朗點,就更受歡迎了。

宇天買了一些小吃,沈雪吃得津津有味,嘴邊不時沾了污漬,宇天竟拿出手帕替她擦拭。

沈雪看到手帕的圖案是兔子,忍不住笑起來。

「這個…是我女朋友送的。」

「不過…男生用這個真的挺好笑的,哈哈!」

沈雪看得出來他是在勉強自己。

他還有一個優點,就是為別人著想。





沙灘的海水不停地飛濺在沈雪腳邊,二人面向海面,並排站著聽有規律的浪潮聲。

「待會我想吃豆腐花。」沈雪見宇天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便隨便說點話。

「你知道嗎?」

「這裡是我女朋友答應跟我在一起的地方。」

沈雪知道宇天終於要說出自己的故事了,便留心的聽著。

「我們當時也同樣站在這裡,聽她最愛的浪潮聲。」

「那時候是冬天,我把外套脫下來給她之後,她吻了我。」



「不知道現在她會不會在遠方的海邊,跟另一個他做同樣的事。」

沈雪心裡想:你是在說自己嗎?

而且,現在沈雪有點覺得自己被當成備胎了。

不要緊的,她告訴自己,不要緊。

「我們一起閉上眼吧。」沈雪看著他。

「為什麼?」

「閉上眼才能感受這世界一切的美好。」

沈雪先閉上雙眼,之後宇天也跟著他。



迎面而來的海風夾雜著海水的氣味,除了舒壓的浪潮聲,還有雀鳥的叫聲。

不知不覺間,他們互相牽起手。

就算這裡有他跟別人的回憶,至少這次是她和他專屬的。

宇天的手越握越緊,沈雪開始感到一點疼痛。

「對不起。」

「沒關係。」

對視的那一刻,沈雪有種衝動很想抱住他。



一次也好,她想給他溫暖。

此時此刻能給他安慰的,就只有她一人。

衝動,在過了青春的年紀就不會再有了吧。

無論象是誰,都應該記住擁抱的溫度。

他身上有種難忘的香氣,仿佛在說,我有喜歡的人了。



由於明天還有考試,所以他們只好趕在尾班船回程。

回程的船上人很少,夜色美如畫,畫中的主角就是宇天和沈雪,好像一對情侶在渡蜜月,她心裡暗自歡喜,還慶幸第一次來南丫島竟然有如此難忘的體驗。

沈雪雖然說不想回家,但她根本沒有別的去處。

她說不用送了,很快就到,但是宇天送到她家樓下在願意離開。

臨別時除了說明天見,宇天還說了一聲謝謝。

沈雪目送他離開,直到完全看不見他的背影為止

甫進家門,已聽到嘉樂從房間跑出來的腳步聲。

正常來說應該感到開心,溫馨才對,但是就連擁抱,親吻,沈雪都感覺不到一絲喜悅。

嘉樂問了她好多問題,她只是說手機壞了,便進去盥洗室。

而她不知道,在她洗澡的時候,嘉樂看了她的手機一遍。

就像嘉樂不知道,每天晚上,她都在偷聽他聊電話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