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會對自己曾經熟悉的地方留戀多久呢?

 

    倪鋒的模樣變了很多,成熟了,長高了。

但沈雪還是一眼就認得出他。

在倪鋒的眼中,沈雪應該也變了好多吧?



沈雪很久沒來過這個曾經熟悉的家了。

倪鋒說能讓她在這裡住,住多久都沒關係。

不過沈雪只打算在這裡住一個晚上,明天考完試便會回到親戚的家。

倪鋒很清楚沈雪在想什麼,已經打算整晚不睡覺,聽她訴說了。

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說上數天數夜都說不完,但沈雪很努力地每件事都一一說清楚,好像在寫日記一樣,每個細節,每一刻的心情都記下來。



學校所發生的事,原來倪鋒一直都知道,是張亮告訴他的,他們一直都有聯絡,他不知道的事,就只有張亮退學之後的事了。

他還承認了沈雪媽媽的莽禮他有出席,是程海請他來的。

他甚至,為了自己曾經與程海拍拖的事向她道歉。

能夠跟自己的初戀並肩坐著,話當年。

對沈雪而言,就像是一場夢。



她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再次與倪鋒靠得如此近。

但是,分過手的兩人,再不能談戀愛了,對吧?

「小雪。」

所有人這樣稱呼沈雪,她都不會心動。

唯獨他,即使相隔兩年,心動的感覺都沒有改變。

「你睡一會吧,明天要考試,你會很累的。」

沒錯,她真的很累,今天還去了南丫島…

她不想睡,她知道所有的機會都只有一次,這晚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



她強忍睡意,堅決要跟倪鋒說完這兩年來發生的事。

她很想讓他知道她的過去,仿佛他也有參與其中。

一次也好,她很想重拾那時候的回憶。

她沒有問他任何問題,她不想知道他變心的原因。

也不想知道他跟多少個女生拍過拖,現在有沒有拍拖。

他也沒有問任何問題,所有事都是她自願說的。

或許大家都很清楚,自己不是對方的誰。



沒有權利問太多。

大家都不想越界。

日出之時,他們剛好聊到他們的交往過程。

說起了過山車,說起了某一次的爭吵。

說到分手的階段,大家都靜下來了。

雖然是很短暫的戀愛,但她相信,一輩子都忘不了倪鋒這個人。



「打擾你真的不好意思,我已經聯絡過表姐了,她說會接我回去。」



「路上小心,我家隨時都歡迎你來。」

雖然沈雪真的很想,但她當然不會再來。

沈雪表姐已在樓下等候著,她們把行李搬回家之後,沈雪便前往試場。

現在的她覺得自己有點髒,畢竟沒有洗澡,也沒有換衣服。

不過她的心情好多了,完全不像是剛分手的女生。

對於胡嘉樂,她真的一點留戀都沒有,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無情,大概像當年的倪鋒一樣吧。

不是沒愛過,而是時限已到了,她必需要走。



到達試場時,已經快要派發試卷,差幾分鐘便算遲到了。

歷時一小時三十分鐘,沈雪終於得到了解脫。

她想約何沬吃午飯,但是忘了她不久之前跟立智在一起了。

上星期她們聊電話時,何沬說得非常興奮,沈雪一點都不驚訝,反而是嘉樂,說立智配不上何沬呢。

她還是會想起嘉樂。

總需要些時間適應吧。

 

步出校門,沈雪心不在焉地過馬路,一輛摩托車在馬路上飛馳,只差一點點,沈雪便被撞上了。

此時有人把沈雪推開,自己卻撞上了摩托車。

滿地都是血液,慢慢流到沈雪的腳邊。

除了沈雪的尖叫聲,還有旁邊的考生在大叫,有的女生更哭起來。

沈雪看著躺在地上的人的臉孔,嚇得雙腳發抖,跪了下來。

「程海…」



在醫院裡陪著沈雪的人,是宇天。

當她在馬路上嚎啕大哭的時候,第一時間跑到她身邊的人是宇天。

大家看到血灑當場的場面都紛紛離去,留在原地的不是拍照就是在議論。

想要報警的人,一個都沒有。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出現這種冷血的情況呢?

「程海為什麼要救我…」

「因為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

沈雪身後出現了一把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是很久不見的張亮。

「雖然你們鬧翻了,但我相信她心裡還很在意你的。」

「就像當初你為了她才承受的那一刀。」接話的人是立智。

「她會沒事的。」何沬從她身後抱著她。

過了Last day 大家還像以前一樣,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程海還在急救中,沈雪卻忽然想起她跟倪鋒在一起的畫面。

他有吻過她嗎?

他應該有抱過她吧?

......

事到如今還要吃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