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公開試已經結束。

大家一直以來的奮鬥,現在真正的結束了。

程海沒有赴考,決定重讀。

她對沈雪說,這是還給她的,也是她應有的報應。

沈雪說,她早已原諒她了。



真正的友誼,就是經歷了風浪之後,仍然重視的感情吧。

這一次,她們絕對不會再放手了。

何沬提議大家一起在畢業典禮前去日本旅行,但是程海的腳傷還沒康復,所以不能去了。

立智帶了最新型號的相機去幫她們拍照,比起遊客,他更像一個隨團攝影師。

每當沈雪到達一個景點,都會拍下一張留有空位的自拍照。



她很希望,遠方的他也看到眼前的景像。

她也希望,與她同遊的人,是他。

自從那一晚之後,沈雪再沒有跟倪鋒見面,又回復本來的狀況。

但她知道,自己心底裡的最深處,還有著他。

她和嘉樂也沒有聯絡,從何沬口中得知,他交了新女朋友。



她一點妒忌都沒有,反而為他感到高興,因為她一點都不希望有誰為了她而哀傷。



林老師的婚禮舉辦在港島區的酒店。

「祝你幸福啊老師!」張亮難得的抽空出席,順道跟同學們聚舊。

張亮到哪裡去都牽著沈旋的手,好像很怕她會走失一樣,大家都開玩笑說他像個爸爸帶著女兒參加婚禮。

「什麼時候到你們啊?」沈雪穿著一身純黑色的連衣裙,氣質不遜色於身為明星的沈旋。

「誰要跟他結婚啦。」沈旋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我也不要娶她。」



沈雪看著他們如此幸福的樣子,以往的內疚感終於消除。

這晚,沈雪都在四處張望,期待某個人的出現。

程海拿了一杯可樂給沈雪。

「謝謝你。」

「不用謝。」

「上次的橡皮擦,我收到了。」

「什麼?」程海一臉疑惑,眉頭快要黏在一起了。



「可樂味橡皮擦,不是你送我的嗎?」

「不是啊,我沒有送你…」

「那…你之前給我的藍色盒子…裡面放了什麼?」

「你沒打開來看嗎?」程海好像有點失望。

「我…不知道放到哪了。」

「真是的!那禮物可貴重了!」

「真的嗎?對不起…」

「開玩笑啦,那只是我自己做的手繩。」



「好吧,真的對不起…」

比起那時候程海送的是什麼,她更想知道那塊可樂味橡皮擦是誰送的。

婚禮裡面,所有人都是沈雪認識的,但這一瞬間,她覺得所有事物都很陌生。

在她低落之際,一雙熟悉的手在她頭上徘徊著。

「胡嘉樂?」

「是在找我嗎?我看你一直東張西望的。」

「還是一樣自戀啊…」



「哈哈,近來過得如何?」

「不錯啊。」

「我的生活又重拾軌道了呢。」

「我知道啊,恭喜你。」

「你也會找到的,真正屬於你的幸福。」

被前男友這樣祝福,是不是有點諷刺呢。

拋花球的環節中,是沈雪得到了花球。

大家都為她高興,尷尬的只有她而已。

下一個結婚的人,怎麼可能是她呢?



「各位同學,這幾年過得很快呢。」

「恭喜你們,終於畢業了。」

林老師哽咽說著,大家都忍住了淚水,換成燦爛的笑容跟同學們道別。

平常沒有很熟的同學都聚在一起聊了幾句,在教室裡拍照留念。

這班見面的時間比家人更多的同學,終於要分別了。

「天下無不散之莛席。」程海感嘆道。

「你別胡說,我們以後肯定會經常見面。」何沬裝作生氣。

「各位。」沈雪站在林老師旁邊,大聲說著。

「二零一八年的約定,大家絕對不能忘記!」這是她最後一次站在這個位置,以班會主席的身份跟大家說話了。

過了今天,大家都各散東西。

今天的承諾,明天會實現嗎?

「知道了!」中六甲班全體同學異口同聲地說。

此時沈雪想起了一首歌。

 

曾共你天天相對 失戀也一起

共你擔心功課趕不到限期

 

同一樓層的中六級同學同時步出教室,大家相視一笑,然後跑到操場上圍繞著操場跑了一圈。

在六樓俯瞰操場的班主任們都放下了心頭大石,發自內心的笑了。

大家手牽手圍了一個大圈,跟何沬牽手的人是立智。

一百多人異口同聲地唱著張亮為他們所寫的歌,又為青春編寫了美好的回憶。

最後,他們圍繞在心願樹前,看著自己寫過的心願,有的人已經完成了心願,有的人心願還未達成,有的人心願已改變,但他們都已經成長了很多。



「何沬,我很喜歡你。」

「我知道啊。」何沬跟立智相視一笑,再給對方一個擁抱。

今天是沈雪,何沬,立智和程海最後一次能坐在學校天台上。

這裡曾經有全級的革命,是他們放鬆的小天地,是他們的老地方。

大家沉默地喝著同一瓶可樂。

一語不發地感受著當下的青春氣息。

慶幸大家經過多番風雨後,依然還在。

 

一個星期後的放榜,讓這個教室充滿了笑與淚。

沈雪考上了自己心儀的大學,填寫志願表時,大家都約定了填寫同一所大學的。

她看到何沬在哭,非常焦急,旁邊的同學卻擋住了她的去路。

「怎麼了?考不到嗎…」

「我考上了!」原來何沬是喜極而泣。

「立智呢?」沈雪問。

「我當然考得上了,不然她肯定跟我分手。」

沈雪笑了。

「媽媽,你看得到嗎?我做到了!」她心裡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