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期間,張亮邀請了六甲班的全班同學一起參演「努力戰勝一切」的MV。

整個MV的故事都是張亮構思的。

雖然不能實地取景,但是公司安排的佈景也很有校園氣氛。

有一幕讓沈雪覺得很心塞的,就是張亮站在操場上,向著天台的人說我喜歡你。

雖然站在天台上的人是沈旋,而且只是拍到她的側面,但有那麼一刻,沈雪覺得沈旋很像自己。



還有一幕是張亮,沈雪,何沬和立智在天台上喝同一瓶可樂,然後躺在地板上看著在天空中流動的浮雲。

最後一幕,是七彩汽球飄在空中。

是他們為開放日佈置天台的情境。

即使張亮已離開一葉,但他的心還在,大家都為此感動了。

拍攝完畢,大家都有種熱鬧過後卻感到失落的感覺。



畢竟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全班聚在一起了,大家都很不捨。

有幾個同學都出國留學,有幾個同學甚至移民。

就算留在本地升學的同學,都不一定會見面吧。

即使在街上碰面,可能只是點點頭,甚至認為對方不認得自己,就這樣擦身而過。

本來沈雪以為張亮會請倪鋒來,到時候她一定會跟他再次告白的。



但是他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誰也找不到他。

由中學升上大學的假期比以往的暑假更要長,沈雪依舊當她的補習教師。

在開學前一晚,大家都失眠了。

身處在不同地方的大家,都不約而同地仰望同一天空。

然後心裡默默的想念著曾經天天相見的對方。

這是青春必經的階段吧。



立智,何沬和沈雪都進了不同的學系,不過還是會相約吃午飯,總算沒有疏遠。



讓沈雪意想不到的,是王宇天竟然與自己成了同班同學。

所以他們會常常相約一起上課,一起放學,有時候會一起參加課外活動。

沈雪總愛在上課前十五分鐘才起床,她不像其他女生,不需要化妝,而且不會精心打扮,每天都穿著休閒服飾上課。

宇天知道她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所以每天都會買一些麵包在她宿舍外面接她去上課,順便讓她吃點東西。

因為沈雪曾經試過因為沒有吃早餐而在學校昏倒,當時她還在上廁所,直至一位好心人發現她才把她救出。

因為在洗手間昏倒的事,所以沈雪也學系裡有點名氣,但她覺得這是一件糗事,寧願一直默默無名。

好幾次沈雪遲到了,宇天也一直在等她,害她非常不好意思,自此之後沈雪也不敢遲到了,免得連累宇天。



沈雪以為自己會不習慣沒有大家的陪伴,沒想到有了宇天的陪伴,她又能像以前一樣關懷大笑。



凌晨時分,沈雪接了宇天的來電,還在睡夢中的她被他一句話嚇得大叫起來,把室友都吵醒了。

「綺晴…她撞車了…」

到達醫院的時候,綺晴已經不治了。

沈雪低著頭,聽著宇天的哭聲不禁心痛起來。

對他而言,綺晴就如同她的親妹妹,他此刻的心情,就如當年的沈雪一樣。

他們,都來不及跟自己最愛的人說再見。



而離開了的她們,還沒來得及見證他們的成長。

相處的時間只有短短十多年,卻一輩子都忘不了。

生命裡,又多了些遺憾。

這夜,他們都沒有返回宿舍,宇天更是不想去上課。

他說,他沒有資格活得比綺晴好。

人人生而平等,為何她要先走一步?

他肯定在自責吧。



明明一切都不是他的錯。

無論雨下得有多大,總會出現彩虹的。



沈雪陪他一起翹課,但是她開始不耐煩了,他從昨晚開始就沒有說話半句話。

她想讓他振作起來。

她用力地打了他的背部。

宇天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其他反應。

「你瘋啦?」沈雪大聲喊話。

「我媽過世的時候,我還是自己一個人振作起來的。」

「你不得不堅強,只要軟弱,誰都會看輕你的。」

「人一定要堅強,沒有人會保護你的!」

「我保護你啊。」宇天站起來。

「什麼?」

「我說,我保護你。」

「我曾答應過綺晴,要對你好,要保護你,要照顧你。」

「她曾說過,要在我們的婚禮上當司儀。」

「她說…她說…她說要當我們孩子的乾媽…」說到這裡,宇天終於泣不成聲。

「嗯…」沈雪撫摸著他的頭,他就像一隻小狗般伏在她的大腿上。

「不過,那個時候我們只是騙她呢…」

他並沒有回答,但沈雪知道他是聽得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