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夜裡,沈雪總會拉開窗簾,靜觀天色變化,然後回味著中學的往事。

升上大學之後,不會再遇到林老師這裡老師吧?

從一開始很討厭她,後來尊敬她,最後又不捨得她。

跟室友也不會親密得像何沬和程海那樣吧?

不知道那個他,現在在地球上那一個角落。



是不是跟她一樣,看著夜空靜思?

室友陳子欣說打開窗簾她會睡不著,沈雪只好把它拉上。

陳子欣的個性還有外表都跟何沬很像,好幾次她不小心把她喊作何沬,場面一度出現尷尬。

不過,陳子欣是個很照顧朋友的人,在她的身上,沈雪找到程海的影子。

這個假期室友們相約一起到韓國,但沈雪對那裡沒什麼興趣,所以只好問何沬打算去哪。



「你忘了啊?我上星期跟你說,我跟立智去日本啊。」

「我真的忘了!那算了吧,你們玩得開心點啊。」



一個人,要多寂寞才會有獨自去旅行的念頭?

看見旅行社出入的都是情侶和一家人,沈雪的心不禁酸起來。



這兩樣她都沒有呢。

在她最想躲起來的時候,就碰見了最不想見到的人。

胡嘉樂和她的女朋友手牽手走進旅行社,與正準備離開的沈雪碰個正面。

嘉樂對女朋友輕聲說了句話,她便走過去詢問處。

「好久不見。」沈雪微笑道。

「最近,我遇到你爸。」

這句話,對沈雪而言,比起髒話更難聽。

「他應該是想接你回去。」



「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想提醒你,就算你遇到他也不會過於震驚。」

「我明白的,謝謝提醒。」

嘉樂再次回到女朋友身邊,沈雪看著她們一副幸福的樣子,便想起以前曾經也這樣幸福過。

曾經幸福過,就足夠了。

沈雪知道,現在在他身邊的女生才是最合適他的。

她一個人,走了幾間旅行社。

最後,空手而回。





沈雪一夜無眠,不是在懷念跟倪鋒的往事,就是在掛念中六甲班的同學。

在她決定起床梳洗時,接到王宇天的來電。

「睡醒了嗎?」

「整晚沒睡,怎麼了?」

「快收拾行李,我們要去希臘了!」

「希臘?什麼時候?」

「現在!馬上!」



沈雪聽得一頭冒水,但王宇天的語氣不像在開玩笑,所以她開始收拾起來。

宇天早已預約了計程車,沈雪則帶著疑問上車。

「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當作我請你去旅行吧!」

「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想去希臘?」

「你手提電腦的桌布是希臘的愛琴海,我猜你應該會想去的吧。」

「哈哈,很聰明呢。」



事實上,沈雪真的很喜歡希臘,但是一直沒有一個悠長假期和願意陪她去的人。

光是陪她去希臘這一點,已經足以讓她對他完全改觀。

王宇天這個人,似乎挺愛即興活動。

屯門,南丫島和這次的希臘。

他也挺衝動的,就如當初他們認識的時候,他冒著被取消資格的危險把外套借給沈雪。

又在沈雪沒預備之下跟林綺晴說她是他的女朋友,不害怕被看穿。



愛一個人,才會出現衝動。



沈雪最期待的,是日落愛琴海。

她曾幻想過,會跟自己的丈夫來渡蜜月。

想不到,竟然轉眼間便身處在夢寐以求的地方。

從一開始便打點好一切的宇天在車上終於累得睡著了,靠著沈雪肩膀的他就像是個小孩子。

這次,是她頭一次覺得男生這麼可靠。

所有事情都不需要她來決定,她只需要回答喜歡,或是不喜歡就行了。

沈雪想起從前跟嘉樂常常因為晚餐吃什麼而大吵大鬧,為了衣服誰收拾而爭吵,便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成長了。

她,偷偷在他的臉上留下了唇印。

而她不知道,他其實是醒著的。

在等待日落來臨之時,宇天主動替沈雪拍攝相片,她對於會拍照的男生很是滿意。

但是,誰都沒想到,世界那麼大,卻偏會遇上不想見的人。

「芷芯…」

眼前的芷芯,對宇天來說是前女友,對沈雪來說,是曾經的好朋友。

她就是陳芷芯。

宇天和沈雪都各自想到了開場白,但沒料到她會當作不認識他們一樣,擦身而過。

她旁邊的人,大概就是她在外國認識的男朋友吧。

「你也認識她?」宇天問。

「嗯,不過不是很熟。」

「終於鬆一口氣了呢!」

「為什麼?」

「不跟你說!」

「告訴我啊!」

沈雪跟宇天在追逐著,時間好像又回到了中學時,跟好友在學校追逐。



日落來得有點突然,沈雪當時還在椅子上睡覺。

日落快結束時,宇天才把她叫醒。

宇天不斷搖動她的身體,五分鐘後,她終於醒來。

 

「哇,真的好美麗…」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帶你來嗎?」

「肯定是沒有人陪你去旅行啊!」

「哈哈!你猜中了!」

宇天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深情地看著她。

「我知道,你今天偷親我。」

短短一句話,足以讓沈雪害羞得臉紅。

沈雪定睛看著他,日落的配襯下,顯得他格外迷人。

宇天的臉越靠越近,沈雪心臟跳得讓她無法呼吸,她想要別過臉,卻被他緊緊摟抱住,無法動彈。

日落終於結束,天色昏暗得無法看清彼此的臉容。

但是能夠肯定的,就是對方的眼裡,只有彼此。

宇天終於鼓起勇氣,吻在沈雪的雙唇。



每一次接吻的感覺都不一樣,只因當時的心情都是獨一無二的。



沈雪感到雙唇發麻,大概是因為緊張。

與此同時,她的眉梢正在不由自主地震動著。

談過幾次戀愛的她,沒有一次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是因為他給了她最想要的東西嗎?

還是因為她最喜歡他?

有些問題,永遠都沒有答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