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的應考生擠滿了自修室,其中一人是程海。

她忘了帶文具,把背包翻過來還是找不到一枝筆。

旁邊的男生見狀,便把手中的藍色鉛子筆借給她。

或許這枝筆,能促成程海的終生幸福。





一家普通不過的小店內。

「恭喜你啊!程海!」何沬舉起可樂罐。

「真沒想到你也考上我們的大學!」立智與程海碰杯。

在場的人只有沈雪沒有說話,向程海報以一個微笑。

對她們而言,這樣所有事才真正的完結。



她們之間的恩怨,終於告一段落了。

店內的食物質素出乎意料之外好吃,大家都約好了要常常來吃。

青葉餐廳。

選這家餐廳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它有個「葉」字吧。

店內正播放著張耀安的新歌——童心。



大家幾乎忘了他本來的名字——張亮。

這晚,餐廳沒有其他客人,大家都覺得,老闆是為了他們而關門。

此時,餐廳來了一個全身散發著光芒的人。

準確來說,是在沈雪眼中散發著光芒的人。

到現在還沒有變。

倪鋒的出現,讓大家都目瞪口呆。

立智說是他請他來的。

「好久不見。」倪鋒看著沈雪說。



「嗯,好久不見…」

她已沒有心跳加速,她更不能心跳加速,只因她已心有所屬。

「我下個星期便要移民了。」倪鋒點了一瓶啤酒。

以前的他,滴酒不沾,現在的他還抽煙了。

這幾年間,不知道他在經歷些什麼,但無可否認的是,他滄桑了許多。

何沬提議大家一起去送倪鋒上機,沒有人異議。

整晚,沈雪都默默看著旁邊的倪鋒,聞著自己最討厭的煙草味。



他做了自己最討厭的事,成了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但是,她會討厭他嗎?

沈雪曾在宇天面前坦言她一直放不下倪鋒,雖然他口裡說不介意,但若他知道了今天倪鋒會出現,他肯定不讓她出席。

倪鋒說總有一天會回來與大家團聚的,心裡覺得不是味兒的就只有沈雪吧。

直到結束,沈雪還是沒跟倪鋒說上半句話。

只剩下二人時,倪鋒主動說要送沈雪回家,但沈雪以有約為由把他推辭了。

他知道,她在說謊。

她知道,他不相信。



「可樂味橡皮擦。」在沈雪快要離開他的視線範圍時說。

可樂味…

橡皮擦…

沈雪如夢初醒一樣,猛地轉過頭看向倪鋒。

多年來的疑問終於解開,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如果能早點知道的話,結局可能會變得不同。

一切都是註定的吧。



註定他們的緣份到此為止,像平行線一樣,不會再有交集。

雖然只隔著三米的距離,卻遠得像隔了一個大海。

沈雪對宇天的感情是真誠的,所以不會再對倪鋒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曾經相戀過,即使身份改變了,回憶卻是一輩子的。

對視的十分鐘,大家都各懷心事。

唯一共同的意念,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幸福吧。

誰都沒有再說話,伴隨著月色的照耀下,好好享受餘下的時光。

就用這十分鐘,回憶那一年吧。

就用一輩子,忘記這些年吧。

時候到了。

二人同步轉身,往各自的人生邁步。

從此不會再相見了吧?

所以連一句再見也不用說。

長大了,大家都不得不能分別。

青春,是我們的第一人生。

第二人生,肯定會更加精彩。



也許/平行時空/的他們,正幸福地在一起。

代替/這個時空/的他們,完整地愛著。

「幫我拍照!」沈雪拉著倪鋒的手,找了個她很滿意的位置,擺了個她的招牌動作——心心手勢。

「一,二,三!」倪鋒按下快門,向沈雪微微一笑。

沈雪一蹦一跳地靠近倪鋒,檢查照片後滿意地一笑,吻在倪鋒的臉上。

兩輛自行車並排在起點線上。

「你贏了,我給你獎勵。」倪鋒笑說。

「我肯定會贏你。」

沈雪和倪鋒看著手錶,三秒後,自行車已在路上奔馳。

沈雪一邊按著自行車上的鈴,一邊在高呼,倪鋒亦不時看向沈雪,好幾次都因為他的分心而被沈雪超前。

「哈哈,我嬴啦!」沈雪在終點線上嘲笑還有一段距離才到的倪鋒。

「你不要忘了是誰教你踏單車!」倪鋒邊說邊從口袋裡找東西。

他單膝跪下,向沈雪遞給戎指。

戎指枕上的鑽石戎指閃閃發亮,所有女生看到都絕對會愛上的。

向來不多言的倪鋒,這次說了好多甜言蜜語。

「沈雪,很感激你伴我過了大半生,你的溫柔,體貼,我都感受得到,你愛我的心情,我也一直心存感激,你的下半生,願意交給我嗎?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願意。」

 

也許下輩子,沈雪和倪鋒不會再錯過彼此。

也許下輩子,他們會學懂珍惜。
已有 0 人追稿